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2013-01-29 00:12:33|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闭门在家赶写北京的课题。才接手时就被要求:必须月底交稿。

起居无时,饮食无序,不分昼夜,猫在书房里,写,写,写。

初稿出来的此时,才觉已是疲惫不堪。起身,伸伸腰,泡上一杯红茶,打开杰奎琳·杜普雷的大提琴。

电脑按照收藏夹中编辑好的顺序,缓缓播放着她的那些曲子。

台灯的灯罩,在书桌上画出了一个温柔的椭圆,明亮,寂寞。

高高玻璃杯中的红茶,把杯子浸成了深秋落叶一样的浅褐。几缕细细的茶水烟霭,氤氲着,恍如古代夜读墨客点燃了一柱檀香。一点点,一点点,氲满书房。

总觉得最能慰藉人心灵的音乐,不是那些各种各样的欢乐颂,而是满是伤感的悲情曲。当悲伤的曲调响起时,内心各种各样的爱恋和怀想,暖心和伤心,辉煌和悲凉,就会一齐奔涌,如潮水。

在听到那首《光影/殇》时,不禁联系起了杰奎琳·杜普雷这个英国天才大提琴家的爱情悲剧——

这个五岁即展现过人禀赋女子,十一岁即嬴得the Suggia Award,成为全英国最受瞩目的演奏家。十六岁开始职业生涯,从她出道的那一刻起,就因才华与年龄的落差倾倒众生。她总是用生命在演奏,演奏着她对世界,对天地,对生活,对爱,鲜有人可以匹敌的理解和诠释。

一九六七年,她和阿根廷籍钢琴家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结婚。对这个一九七五年担任Orchestre of Paris指挥的人,杜普蕾倾心付爱,从此和巴伦博伊姆共谱恋曲,两人多次合作过艾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而他们合作灌录的许多唱片,都成为当时最常被人聆听与谈论的,为当时的古典乐坛留下一个令人羡慕的佳话。

在那段辉煌至极的年代里,他们看上去,不论在生活还是音乐上,彼此都是最佳的伴侣。她觉得,她和对方都是彼此的最佳合金。

可惜到了一九七0年,杜普蕾的多发性硬化症迫使她不得不中断演出活动。一九七三年,廿八岁的她在伦敦最后一次公开登台,而后,挥手从此去。

绚烂的烟花逐渐散去,生命的本相开始显示出真面目。

此后杜普蕾的生活中,慢慢就只剩下医师、护士和几个老朋友。

而与在这种沉重的打击同步来临的,是巴伦博伊姆的渐行渐远。

一开始,他还能每隔一段时间来探望她。到巴伦博伊姆很快又在巴黎另组新家之后,生活差不多就只有她一个人了。最后,她一个人在慢慢地孤独中死去。

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奇绝悲苦的情形。

只记得后来人们在表现她一生的电影《Jackie and Hilary(她比烟花寂寞)》中,有过一段她和巴伦博伊姆的对白:

“如果我从此不会拉琴,你还会爱我吗?”

“不会拉琴,那就不会是你了。”巴伦博伊姆说。

看上去是所答非所问。细细琢磨,又是所答是所问。

人世间的爱,就是如此变幻莫测,能让人焕发无限光彩,又能如此催人变老,甚至催人至死。

爱有承诺吗?爱可以承诺吗?即便承诺了,又能算数吗?哪里又有长久和永远?

有人说,一个人若是找不到相知爱人,就永远不会找到内心的那个家园。

可是,谁能知道这样的家园最后几乎总是会荒芜的。荒芜到,伊人远去,只剩下你自己,每一天瞭望远方:“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哪怕你聪颖深刻,一如冠绝当世的杰奎琳·杜普蕾。

就这样痴想着,从沉思中醒来时,发觉那杯红茶早已凉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41)|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