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2013-11-22 00:03:14|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再读庄子《人间世》

 

《庄子》诸篇,最让我神思飘逸激情澎湃的,是《逍遥游》,而最让我深思凝重理智清醒的,则是《人间世》。

在许多心中溢满孤独痛苦和悲观虚无的时候,我都会翻开它,慢慢咀嚼细细体会。尽管“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的道理一直在,但有些烦忧痛苦却必须在以毒攻毒、以暴易暴式的大泼墨中才能得以宣泄和消解。

且,往往一场铺天盖地的极力浸染和沉醉之后,都会比之前更清醒、更通达一些。

 

身处无道社会,只要精神和灵魂还未彻底麻木,只要还有一些敏感度,即便是没有金木外刑加身,内心的焦虑和不安也会常常像沉渣,从浑浊的心池之底泛起来。

环顾周遭,大到国家政治经济法律,小到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有哪一样是让人觉得安全可靠的?生灵涂炭,时时刻刻都在进行时。

而纵览古今中外,人类又何尝真的从这种困境中突围出来过?回首漫漫人类昔日走过的有所谓文明以来的路程,最让人痛彻心扉的往往不是自然灾难,而是那些人神共愤、伤天害理的人灾。几乎每一天,都会有那伤天害理的人,对着草根民众,干着人神共愤的事;也几乎每一刻,都会有那人神共愤的人,对着草根民众,干着伤天害理的事。

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理解春秋时期的宁戚之《饭牛歌》沉痛与无奈有多深远:“生不逢尧与舜禅,短布单衣才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也许,人之一生,总是这般在沿着宿命的无形之线,一点一点走向前方,不知道何处是光明何处是黑暗。

洞悉这一切的庄子,满怀着一腔源自心底的悲悯,写下了他那在《庄子》“内篇七”中举足轻重的《人间世》。

 

《人间世》之意思为何,如鹅毛雪片一般纷飞的庄学诸家对之有着太多解读。我最认可的解读是:这人 · 这世界 · 这人和这世界之间。

它每一个字所指的意义都是独立的,三字之间又是密不可分地构成了一个意义整体。

尽管庄子非常关注万物天地,可他最倾心而视的,还是我们人类生活的这个世界,人的世界。所谓“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存。”

而人的生命问题,如何在乱世中安放人的生命,一直都是庄子哲学的核心。

在《人间世》里,庄子借孔子之口道出了人的悲剧形成之根源:“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于心;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命中注定,每个人从出生的那天起,就被套牢在两大桎梏里,高高在上君主、时时在侧的双亲,无可遁逃。

如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必须生活在这个世界中。这个世界也因此不是身外之物,而是和肉体相连的无法割舍的存在。

于是,和世界相处就成为每个人的必须之选。

 

在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平等到来之前,人类生活世界的色彩,很大程度上是由君主决定的,就像《人间世》开篇三个故事中的卫君、齐王、卫太子。

自然界的黑夜与白日可以均衡地交替在大地上,但是以个人权力为统治状态下的社会黑暗和白日之分布,却从来都是黑多白少,甚至是白少之又少。

因为,政治的本质就是一朵“为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另一部分人就要作出牺牲”的恶之花。

“乱世人命如草芥。”在每一个黑暗世界里,生命都是卑微的。

那么,渺小若尘埃,飘忽若羽毛的每一个卑微生命,该如何进入这个世界?又该和这个世界如何相处?每个人又有着怎样的入世之行踪轨迹?

总以为《人间世》开篇的三个寓言故事其实是共同构成了一个象征,象征了庄子心目中有良知的济世者走在入世与出世之路上的心理历程——从满怀希望激情昂扬地走向世界,经过几番苦苦挣扎和道道磨难之后,到痛下决心走出这个世界,和它保持足够的距离。

也许这也是无数人走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道上的总结性写照——少年时不知世事艰难,总以为只要有豪情万丈就会江山可待,目标一定就必然会唾手可得,一身武艺就可以仗剑走天涯,搞定天下不平事,功名大业就在那里等着你去博取,一如《孟子 · 公孙丑下》所言:“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可是置身江湖,在沙海泥浪中摸爬滚打多年之后,才发现你的江山大业目标只不过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身心疲惫尘满面鬓满霜地归来之后,只感到人生不过是梦一场。余下的岁月,你只想跳出圈外,远远地看这个世界,直到自己灰飞烟灭。

 

更远一点,退出九丈之外,你再静静看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真的可以挽救吗?或者说,这个世界真的可能会因为一个人(比如你)的竭尽全力介入,而改变吗?

更何况,在此之前,你有真正可以介入这个世界核心的途径吗?尤其是当利益集团已经结成无形的同盟,虎视眈眈敌视着每一个企图介入者的时候,当他们已经占据每一个利益山头的时候,已经堵住了每一个介入路径的时候,你真的能够在保全自己还是一个“人”的情况下找到介入的途径吗?

想一想孔子一路进军的惨象吧,“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以汲汲于功名始,以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终,呜呼哀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既然如此,何不“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五代吴越国创建者钱镠早已深情款款地劝言:“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再读庄子《人间世》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3年8月6日拍摄于从青海湖回西宁的路上。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  <A Gift Of A Thistle>(经典影片《勇敢的心》主题曲)。

  评论这张
 
阅读(2138)| 评论(1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