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夕阳山外山  

2013-11-28 21:56:51|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大学一次读书时偶然读到了“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一句,觉得深情婉约到极致,自己却说不出好在何处,就顺着藤蔓追踪到了其出处王士祯的《香祖笔记》,想把写出这句妙文的那个钟情男人吴越王钱镠看个究竟。

但见老王这般赞道:“钱武肃王目不知书,然其寄夫人书云:‘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不过数言,而姿致无限,虽复文人操笔,无以过之。”“‘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二语艳称千古。”

且由士祯笔下得知苏东坡、晁补之等人的《陌上花》亦是由此演绎而成。

至此还觉得意犹未尽,又去翻阅有相类记录文字的《永乐大典》、《西湖二集》等,最后找到了《新五代史·吴越世家》。

 

于是,那个钟情男人吴越王钱镠写出此句绝唱时的大致状态水落石出了——

吴越王钱镠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乃横溪郎碧村一农家女,是乡里出了名的贤淑女儿。自嫁到钱家之后,就跟随钱镠南征北战,在惊魂不定中过了半辈子才成为一国之母。成为国母之后的戴氏依然不舍故乡及故乡已经年迈的双亲,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侍奉双亲住上一段时间。本是性情中人的钱镠虽贵至一国之君,却最念糟糠结发之妻。每次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思念、或问候,自然也暗含催归之意。

那时候临安到郎碧要翻一座岭。路上,一边是陡峭的山峰,一边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钱镠担心戴氏夫人沿途不便也不安全,就专门拨出银子前去铺石修路,路旁边还加设栏杆。

又是一年戴妃回娘家的时光,有一日钱镠在杭州料理政事稍觉疲惫,就走出宫门转悠一会。此时却见凤凰山脚及西湖堤岸已春光烂漫,不觉念起戴氏夫人回娘家已多时了,当即回到宫中提笔修书一封,其间有这么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意思是“那小路上的花都开了,你可以回来了吧?你回来的时候不要着急,慢慢走,慢慢看啊”。

据说戴氏夫人在读到这句时,竟落下泪来。

 

但是,我在深为之感动的时候,却也同时知道了出身贫寒、能征善战、诗文俱佳、亦善书法尤其是草楷,在位四十一年的开国君主钱镠,仅有名录在籍的儿子就有37个。

这些儿子为多少个女人所生?有那么多女人的男人,其男女情感要分割成多少块?能留给夫人戴氏王妃又能有多少?

这样想来,那个因“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钟情者钱镠,就像由春至秋又至冬的大树,在我心中黯然失色,由绿而浅灰,乃至深灰了。

联想到一次看到一生物学家,在网上挂了一张照片让众人猜。最后他把谜底揭晓:看上去俨然是高低起伏、坑坑洼洼、丘陵沟壑描绘图的照片,原来是显微镜下一张绝代佳人的脸。

也许,这世间的诸种物象、诸等英雄、诸等美丽、诸种爱恋,都是这么不堪细睹吧?

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诚笃又逸飞的心,不觉亦随之暗淡下来。

甚至,有了很多很多的“不信。”

 

在如此茕茕孑立一般的索然中,恍恍惚惚过了一些年后,有一日因为一首诗,才豁然走出了这团云雾。那首诗是我一直倾心的台湾诗人周梦蝶写于“二○○四年甲申端午节后十日”的《我选择二十一行──仿波兰女诗人 WissLawa Szymborska》:

我选择紫色,

我选择早睡早起早出早归。

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

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

我选择非必不得已,

一切事,无分巨细,总自己动手。

我选择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

我选择以水为师──高处高平,低处低平。

我选择以草为性命,

如卷施,根拔而心不死。

我选择高枕,地牛动时,亦欣然与之俱动。

我选择岁月静好,猕猴亦知吃果子拜树头。

我选择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

我选择不妨有佳篇而无佳句。

我选择好风如水,有不速之客一人来。

我选择轴心,而不漠视旋转。

我选择春江水暖,竹外桃花三两枝。

我选择渐行渐远,

渐与夕阳山外山外山为一,

而曾未偏离足下一毫末。

我选择电话亭:多少是非恩怨,虽

经于耳,不入于心。

我选择鸡未生蛋,蛋未生鸡,

第一最初威音王如来未降迹。

我选择江欲其怒,涧欲其清,路欲其直,

人欲其好德如好色。

我选择无事一念不生,有事一心不乱。

我选择迅雷不及掩耳。

我选择最后一人成究竟觉。

而其中最让我惊醒的句子是: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不妨有佳篇而无佳句;好风如水,有不速之客一人来;选择轴心,而不漠视旋转;春江水暖,竹外桃花三两枝;我选择渐行渐远,渐与夕阳山外山外山为一,而曾未偏离足下一毫末。

这状态,多么吻合《易经》坤卦之宽以待人、厚以待物精神——“坤,元亨。”,又,“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坤厚载物,德合无疆。 含弘光大,品物咸亨。”又,“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也许岁月和天地之于人,都是均衡的,不会特别厚待谁也不会刻意薄待谁。且,作为血肉之躯、食五谷杂粮的人,谁也不是天人,谁也不是完人。明与暗,功与过,成与败,虚与实,毁与誉,长与短,曲与直,总是交织在每个人的身上。个子有多高,影子就有多长。有多威猛的豪放,就有多阴柔的婉约。只是有些层面一眼就看得见,有些层面一眼看不见而已。就像春夏的一方池塘,你眼中所见,红的红,绿的绿,葳蕤的葳蕤,也狼藉的狼藉一样。即便是时光中的年份月份,还有缺斤短两的闰年呢,还有只有二十八天的二月呢。

 

“夕阳山外山,春水渡旁渡。”元代人薛昂夫在他的散曲《楚天遥带过清江引》如是说。

每一个“不堪细睹”的索然、寂然甚至凄然之后,是不是都该尽快走出去,走到夕阳山外山那边去,渐渐的与夕阳山外山合一,而又未曾离开过脚下一步呢?

我问自己。

 

 

渐与夕阳山外山外山为一,而曾未偏离足下一毫末。

夕阳山外山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好友LY近日拍摄于东北。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邓伟标的《色 · 在云端》。

  评论这张
 
阅读(2376)|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