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慈莲  

2013-11-05 19:48:46|  分类: 情感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值得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只要不出差在外,每个周末我都会和家里伊人一起去婆婆家看她。小叔子和小姑子两家也会同会聚在这里,一起吃饭一起聊聊。

8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我回上海,照例去看她。午餐后,婆婆拿出这个项链(几年前我从芬兰给她买回的,海水珍珠的),问我:“孩子,你大哥家的孩子考上了多伦多大学,他们特地从加拿大回来了,明天晚上请大家吃饭。你看我戴这个好吗?”

婆婆所说的大哥,是家里伊人的堂哥哥,全家已经移民加拿大数年。而公婆家族三大家余下的好几十口人全部都在上海。他们整个家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谁家有任何喜事快乐事,都要请大家一起聚聚,而出席者无论长幼一律不许拿礼金礼品。也许是上海人的生活习惯,这样的聚会大家都会盛装出席,男女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都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

我看看这个项链,对婆婆说:“这个项链适合白天戴,配亮色衣服。你明晚戴我给你从日本买回的那个白色的,带耳钉的那一套。”

“好,好”婆婆欢喜地笑着,连忙去拿那项链了,乖的就像个孩子。

近几年,我发现往昔个性要强倔强的婆婆越来越像孩子了,对我的话,几乎句句听。

片刻之后,婆婆又走到我面前,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孩子,等我死后,你把你给我买的所有首饰都拿回你家去,留着以后对你的后代们说,哪一件是老太太戴过的,哪一件是老老太太戴过的。”

一瞬间,我的心像电击了一般难受。却很快镇静下来,强打起笑颜抚着她的肩:“妈妈,你身体这么好,你的时光早着呢,咱不说这话。”

接下来我差不多就处于莫名伤怀的半混沌状态,到底又说些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嫁到婆婆家这么多年,一直享受着婆婆的呵护和慈爱,那种超乎一般老太太境界的呵护和慈爱。那些刻在我心底的点点滴滴,早已化作滋养我的一缕缕慈悲之光——

不管在我自己的家还是在婆婆家,只要有婆婆在,每一次我从外面回家的那一刻,婆婆都会为我开门,先是递上拖鞋,然后接过我穿的鞋子,擦得干干净净,放好。

待我走进客厅,放好包包,洗好脸洗好手,就会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洗干净削好的水果,或者是才泡好的茶,或者是刚盛出的鸡汤,骨头汤。如果是鸡汤,里面一定是有两只鸡爪、两个翅尖。因为她知道我吃鸡肉只吃这两样儿。

只要她在,我没烧过一次饭,甚至连一次菜,一次碗都没洗过。每一次她把我从厨房向外推的时候都会说:“孩子,知道你在外面工作很累,回家来你只要要好好休息,好好吃东西就行了。”

在我妈突然去世,我奔丧回来的那一天,婆婆流着泪握着我的手,一次次哽咽:“可怜的孩子……”

在听到我破格评上副教授的那一天,婆婆拥抱着我,轻声说:“孩子,你吃苦了。”接着拿出一根金项链放在我手心:“拿着,孩子,做个纪念。”而那时,她自己什么金首饰都没有。

知道我破格评上教授的那一天,婆婆又一次拥抱着我,轻声道:“你不容易,孩子。”而后拿出一条白金项链:“孩子,这个给你,做个纪念。”而此时,她自己一件白金首饰也没有。

这么多年,婆婆家族几十口人一直夸奖我的好,这在以挑剔闻名的上海人里少见。我知道,每一个婆婆,都是一个媳妇在家族名声地位的喇叭口。可我做人家媳妇,烧饭做家务都不太行,不知小青菜多少钱一斤,也不知大房子多少钱一平,拿的工资奖金多多少少都在年底一把交给家里伊人,从不操心任何事,怎么能算是好媳妇呢?而婆婆总是在人前人后说我的好,说我给她买的衣服首饰,说对她的孝顺关怀,说我大气乖顺,从没说我一个不字,也从未对我提过关于做媳妇的任何要求。

我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因为我的好,而是婆婆有一腔慈悲,有一旷胸襟。她最关注的,不是我飞的高不高,而是我飞的累不累,苦不苦,疲惫不疲惫。 

当知道我儿子要出国读书的那一天,婆婆拉起我的手,塞给我一个大大的红包:“孩子,你又得辛苦几年,难为你了。”声音里满是怜惜和歉意,好像我送儿子出国读书是为她做的,为她受委屈了。

就连我长年穿丝袜裙子,婆婆也会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抚着我的腿劝我:“这可不行,孩子,你要是腿受凉生了病,到老时会受罪的。”

对着这份慈光,我常常会听见佛祖在彼岸的那句低语:“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我知道自己此生无法报答尽婆婆的宽厚和慈悲,她那来自天性和骨子里的宽厚和慈悲,我只能尽心尽力去做点滴的小事。

婆婆出身江南的一个世代大家,解放前家里在武汉有自己的兵工厂,有往返于上海和武汉之间的运输船队,有自办的学堂、讲武堂。因此,解放初期一直到文革,整个家族都遭受过非同寻常的苦难,受过数不清的委屈。但骨子里的那份不屈不饶精神,那种造福乡里、普世济世的情怀,始终流淌在他们家族的血液里。

为此,我一直努力上进,勤奋敬业,以汗水和精进之后的成就,以及由此获得的报酬和待遇,尽可能买大点的房子好点的车子以安居乐业,也实现一点婆婆的家族振兴梦,哪怕只有一点点。

对于婆婆家族里任何一个人遇到的困难,只要我可以帮助的,诸如孩子上好点的幼儿园,上好点的私立中学,找工作等,我都义不容辞,全力以赴。我知道,那都是婆婆期望我出手相助的。而很多事情,如果为我自己,我是绝不会去找人求助。

我也尽可能多的给她买衣服首饰。我知道举凡世家的女子,都有着美服首饰情结。一个世家女子怎么会没有几件好衣服呢,怎么会没有几件可以拿出的首饰呢。她可以不穿,不戴,就那样放在衣柜里放在首饰盒里,但绝不能没有。有与没有,给她的感觉绝对不一样。我就要看到婆婆因为有而心满意足、而坐看云起的那份淡定和微笑。

我也知道,每一个老太太心中都有一个少女在,就是到了八十岁,她都期望自己能够拥有美服美饰,像小姑娘一样美好。

我所做的点点滴滴,都在试图实现自己的那个心愿,那就是让婆婆觉得她对我的呵护与慈爱有或多或少的值得。

张爱玲说:“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可实际上,除了处于爱情痴迷时期的晕晕乎乎阶段,可以豪言“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之外,在我们的情感深处,在我们的心灵天空里,永远都有一杆无形的天平在衡量着,一双无时不在的眼睛在打量着我们和他人之间的相处——对那些爱你呵护你的人来说,你所做的一切,是否对得起那份深情和关怀,那份付出和温暖。爱,是会问值得不值得的。

让那曾经护我佑我、爱我怜我、助我惜我的人因我的回报,而觉得他(她)为我做的一切都值得,这会让我活得快乐而安宁,自在而轻松。

回望来时路,处处都有鲜花和小溪。

而婆婆,就是一朵怜我惜我的慈莲。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李志辉的《小桥 ·  流水 · 人家 》。

  评论这张
 
阅读(2660)| 评论(1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