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穿过身份的烟霭  

2013-12-30 16:27:49|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十九世纪英国著名的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笔下最著名的女子简爱就曾经激愤地说:“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每个人与生俱来存在的焦虑之一,就是身份的焦虑——一种我们对自己在这个世界中地位的担忧。

只要稍微留心一下,就会发现我们都有这方面的深刻体验:一个人身份的高低决定了人情的冷暖。你平步青云、春风得意时,很多人都对你笑脸相迎;而你江河日下、跌落低谷时,人人都恨不得立即离你而去,甚至会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

基于此,身份问题成为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让人寝食难安的烦恼。身份低的,为提升自己不惜头悬梁锥刺股,乃至抛头颅洒热血;身份高的,一面要竭力保持自己现有的地位,唯恐失去,一面还想更上一层楼,走到更高的层面去。

社会心理学家揭示身份焦虑背后更深刻的背景是:人对显赫身份的苛求,是为了赢得更多的泛在意义上的“爱”,即来自家庭、两性、社会三大层面的人们对你的关注、倾听、宽宥、照顾,让你有一种沐浴在爱河中的温暖感受。

而设定我们身份的,不是我们自己,是社会。当下世俗社会通常用来衡量你有无身份的几大标尺,是看你拥有的金钱、职业、权势等诸多外在的光环,而非你的灵魂。

 

自从人类步入所谓的文明社会以来,我们就如风之不得不吹、水之不得不流一般,跟着社会的大风车一起,被人们设定着身份,也设定着别人的身份,深受设定被设定之苦。我们十年寒窗苦读,我们几十年置身江湖,我们一辈子汲汲索求:我要成为有身份的人,身份,身份!我们被不断提醒、也不断提醒别人:注意你的身份,身份,身份!我们始终再被人耳提面命、也耳提面命别人:别丢了你的身份,身份,身份!

在身份的笼子里,我们悲哀嘶鸣,左冲右突,头破血流,伤筋断骨,精神萎地,魂不附体。

身份达摩克利之剑似乎时时在我们头上高举。为此,我们变得越来越贪婪,越来越势利。我们过度给自己提出期望,也过度对别人提出期望。我们拿刀子不断切割自己,也不断切割别人。以至于很多时候我们看上去那是那样面目可憎,把全世界都看作敌人;很多时候看上去却又那么面目可怜,仿佛完全被世界抛弃。

张爱玲曾经满怀苍凉的感叹:“有几个女人是因为她的灵魂之美而被爱上的?”

反过来也一样,在这样一个越来越物质化,爱情和婚姻越来越趋于双边贸易化的当下里,有几个身份低下的男人是因为他的灵魂之美而被爱上的?

 

作为一个自然的、原色的人,一个人之所以成为他自己,成为独一无二的一个,不是由于你获取了什么样的身份,而是他的灵魂——他的生命存在感,他的精神、思想,他的人格、良心,他的童年与成年,他的追求与梦想,他的虚妄与徘徊,他的悲观与感伤,他的苦闷与热切,他的激情与坚韧。

在跨越时空间隔的状态下,传达这些超越物质和功利层面东西的路径之一,是文字,是语言。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和洪堡特,曾经分别如此强调语言之于人之精神与灵魂的重要性: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

“语言不仅只伴随着精神的发展,而且完全占取了精神的位置”。

德国诗人盖奥尔格亦云:“语言破碎处,万物不复存。”

就像日常生活中,我喜欢静静在人群背后或在一个个圈子之外,透过人的外表、头衔、职业、地位以及行为,倾听和注视一个又一个的灵魂一样,在博客中,我喜欢透过博友的文字注视他的灵魂,而极少看他的个人资料。我试图在穿过一个个博友身份的烟霭,在其性别、地位、职业、头衔等等诸多身份标识的状态下,辨识TA的灵魂。

“生命──

所有的,都在觅寻自己

觅寻已失落,或

掘发点醒更多的自己……”

有一首题名《默契》的小诗开篇这么说。

而我,则是想通过博友们那些类似于个人独白的记录,那些已经发出或者尚未发出的信,看到他们在一个个夜阑人静时空里,是如何寻找他们自己的,寻找他们已经失落、正在失落的自己,如何发掘、点醒更多的他们自己,被世俗尘埃遮蔽了的他们自己。

与此同时,我也在努力穿过身份的烟霭,寻找那散落在尘世的、和我相似的灵魂。找到TA,确认TA,然后认领TA,告诉TA在这飘忽若烟尘的世界上,TA不是一个人。再然后,我会携着那个灵魂一起回家——那存在于广漠之野、无何有之乡的我们的精神之家,那片相隔天涯却近在咫尺、四季葳蕤的,只属于我和TA的芳草地,在行走世界的岁月中,和TA彼此时时回眸。

至于这灵魂所属的伊人,在现实生活中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丑是俊,是俗不可耐的还是高雅超俗的,是扫大街的还是扫地雷的,是政府官员还是一介草民,是衣衫褴褛的还是华服美饰的,是卖茶叶蛋的还是造原子弹的,又有什么关系?

 

简爱说: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穿过身份的烟霭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3年7月7日拍摄于圆明园

 

 

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爱尔兰风笛《幽谷》。

  评论这张
 
阅读(3138)| 评论(1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