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初识小白  

2013-06-01 23:54:37|  分类: 友情温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白,张忆一好友兼同乡。北漂十几年,已经在京城打出了一份小小天地。

虽然我进京快三个月了,但一直瞎忙,穷忙,未能遵张忆之嘱去探望他。昨日下班后倦极,在一星巴克发呆,忽接小白电话,相约今日在他的快雪堂相会。

说到具体时间,我道:随意,由你定。

他稍稍顿了一下:这几天北京中午太热,你若是出来早,正是太阳正毒的时候。三点到四点之间,如何?

呵呵,好细心!我想了一下:四点吧。

下午3:30出门,一切顺利,打车,行车。

到北海公园北门,需购票才能进。他昨天已经嘱我:你不必买票,就说是到快雪堂即可。

在入口处,一女工作人员道:要买票!我:我是到快雪堂的。她:快雪堂还未开放呐。我:知道,我是小白的朋友。

此一语出,她立即放行。

看天空,此时的太阳似乎格外照顾我,隐在云层里了,且隐到很深的云层。

先是不慌不忙绕着快雪堂大院子转了一周——它在曲径通幽处,且地势很高,矗立一个小小山丘上。左右各是一个寺院,前面是北海。

心中叹:依山傍水,且曲径通幽。大隐于市也。

回转到东门,电话小白:我到了哟,在你东门口。

只两分钟光景,一老管家模样的老者打开沉沉大门:白先生在等你呢,请进!

刚进得门,小白已经迎上来。

他,高个子,身材凝练,面带佛相。

淡蓝色纯棉休闲衬衫,米色休闲裤,深蓝色休闲鞋。

微笑。握手。递上一盒新出的白茶,算是张忆给他的小礼物。而后,自然随意跟他走向后院快雪堂。

快雪堂是乾隆十一年(公元1746年)初建时,仅有激观堂和浴兰轩两进院落。后因乾隆皇帝在得到浙赣总督献来的历代法书石刻数十方后,龙心大悦,随在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又增后面一进院落,贮存石刻法书。又因法书首列为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遂命名为快雪堂。

 

在快雪堂门口,但见大堂墙壁上挂着一个巨幅书法,乃苏东坡《前赤壁赋》,我之最爱。立即欣喜趋前。落款处,原是苏轼第三十八代孙亲笔。纵览一遍,感觉无论是章法、句法、字法,皆无真正书家风采。

小白道:我不太能识别书家的层次,但是我那些懂书法的朋友都说,这字一般。不过是名家之后罢了。

我说:张忆说起过你的快雪堂,我知道你是想把这里打理成一个类似精神朝圣地的小小地方。但凡能够成为这种地方的,可能需要具备三个要素:这里有过不寻常的人,或者发生过不寻常的事,或者出过不寻常的物。简言之,就是有过那人,那事,那物品。否则就很难让人去精神朝圣。

看着我,他立即道:厉害,你对文化。

我笑:没有,家庭妇女认得几个字。

闻言他笑出声来,却只摇头不说话。很快,空气中满是主宾熟悉后的自在气息。

见我继续凝神巨幅前赤壁赋,小白道:先喝茶,等会儿我陪你慢慢看。

此时方觉自己有些孩子气,只顾看自己喜欢的,忘记了初次相见的礼节了。

 

楠木廊柱楠木门窗的快雪堂走廊上,有长方桌,两把太师椅,似乎也是楠木的。桌上有沏好的绿茶。沏茶的壶,盛茶的壶皆为青花瓷,唯茶盅是白色。

一下子想起了方文山的那句“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松柏森森,清风阵阵,高大的树梢之上,时而有鸟鸣啾啾。麻雀、灰喜鹊等几种不知名的小家伙,落在我们面前的草丛中跳跃觅食。斜阳移动着,照着太湖石,照着绿树叶。

偌大个三进院落,只有老管家和我们三个人,简直是闹市一桃园。

听他聊在云南和张忆的相识相交。听他尊敬而自然地一直称呼张老师。听他得到快雪堂的前前后后。听他说因快雪堂而结识的朋友。听他说他的专业是大提琴。

一起说王羲之的文章,王羲之的书法,《快雪时晴帖》。说乾隆皇帝,说冯梦祯,说冯铨。说大提琴,说爵士乐,说他一个少年爵士乐天才朋友。

他说:我把外面的生意交给朋友打理,沉浸在这里进行土木等整理,四年了。以前,朋友都说我一脸匪气,现在,朋友都说我一脸佛气。呵呵,我又签了8年的约,8年之后,我真的会融进这个院子了。

 

说话间忽有一只灰喜鹊落在草丛中,却不觅食,仰着小脑袋冲着我们叽叽喳喳,紧接着又有两只小麻雀赶来,紧跟其后。

我见其状,笑问:这些小家伙为何不怕人呢,真的天人合一了,这里?

他笑:一是这个院子安宁,生态环境好,一是机缘,今天你来了。世间的很多,都是机缘。就像我年轻时一直在各处晃荡,只知道开餐馆,和朋友一起挣钱,吃喝玩乐。后来在云南遇到了张老师。当时是老玖带我认识他的,请他帮我出谋划策在昆明开餐馆。那段时间成天往他那里跑,和他聊。聊久了,他知道我了,有一天对我说:你不能只想着开餐馆挣钱,你得做点什么。这话点拨了我,让我开始寻找方向,做点有意义的事。后来到了北京,再来后就是有了这个快雪堂。

我听了也笑: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年轻时总在晃荡,觉得有大把的时间精力在。晃荡到一定年龄,自然就厌了,倦了,开始寻找园地了。

他说:我改变的机缘是因为遇到张老师。说到机缘,我还目睹过一个奇妙的场景——就在此处,一只灰喜鹊紧紧追赶一只黄鼠狼,黄鼠狼你见过吗?灰喜鹊可能觉得这里是它的领地。灰喜鹊身后呐,又追着一只灰花猫。之前灰花猫吃了灰喜鹊的孩子,曾被灰喜鹊穷追猛啄过。旁边,有很多小鸟在看热闹。我当时恰好出来接一个电话,正巧碰上,一下子就呆了,我。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右边的墙头上正有一只灰花猫昂然散步。不由站起来,惊喜指着:是不是那只猫咪?

他也马上站起来:正是它!

随即,他吹了两声口哨,很响,同时呼唤:嗨嗨嗨!

那猫咪回头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继续散它的步。昂昂然,就像是一个古老王国的国王。

我笑起来:它是男猫还是女猫?

他也笑:这个我可还真没考究过。

我道:应该是男猫。瞧那样子,一点不想理会我们。傲得吧,像自己是个成功人士,跟当下很多成功男士一样。

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打开相机盖和开关。可惜迟了一点,只拍下它的两张背影。

他看了一下那两张背影,又笑起来:机缘,机缘就只能拍到背影,以后会有机会拍到它的正面。

 

其后,他让老管家打开了两边走廊上所有书法石刻的壁灯,陪我一块块看过去。和我一起慢慢辨识,苏轼的,米芾的,蔡襄的,王羲之的……。

他时而有电话打进来。总是轻声接,轻声回。

在左侧走廊尽头的《快雪时晴帖》前停留时,正说着那二十四个字字字含情,笔笔有骨,忽又电话声响起。是老式电话铃声,来自iphone。我道:你的电话,快去接。

此时他的两部电话都在茶桌上,十几米远。他奔过去。

顷刻,闻他笑言:这次是你的。声音来自你包里。

我呆了一下,一边也奔过去一边笑:现在很多很多人的电话都长得一个样,电话铃声也长得一个样。

暮色将近时,因各自晚上都有其他事而告别。

我说:张忆说他可能8月回来一趟。

他立即快乐得像个孩子:太好了。那时候这快雪堂该收拾完毕,可以请张老师来好好看了,他喜欢的。

沿着他的笑颜,我看见他头顶上方的树梢上,正有一抹夕阳余晖挂着。

  评论这张
 
阅读(2656)|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