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素夜弦歌之一(《乘客》)  

2013-09-20 16:35:41|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日中秋,是放下一切工作事务的无所事事。温情满满地吃吃喝喝,和家人亲人在一起,品一蔬一菜,瓜果桃李,尽享小桥流水人家。

深夜,调暗灯光,拉开客厅落地玻璃窗帘,让月光透过薄薄纱幔一任照进来。

顿时,满厅的月华,如水的清辉,皆已弥漫秋的薄凉。望窗外远远近近的人家灯火,正渐渐熄灭,遁入似有若无的飘渺夜。窗下蟋蟀的欢唱,在周遭的寂静里如古代竹林的短歌微吟。自己长久奔波旅程的疲惫,也似乎一一沉入到外面的荒烟漫草里去了。微风过处,但见树影摇曳,凌霄花藤蔓蜿蜒依偎在窗棂上,别有一番情致,仿佛从遥远古代就一直在的那份期盼和守望。

光脚丫,着短衫,坐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一遍遍听王菲的《乘客》。

 

人食五谷杂粮,难免会在烟熏火燎中面目黧黑。况人生本来就如负重远行,常步履沉重,更兼时而有风刀霜剑严相逼,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鬓已星星也,堕入杂尘挣脱不出来。所以对那些能够时不时冒几缕仙气的人,偶露几分仙风道骨的人,就怀有了一份激赏和凝视。

我本懦弱,因此仰慕那一个个富于抗争精神、不屈于世俗个性的人。而对于那些傲岸不羁的灵魂,带上落拓不羁的内敛,或带上内敛的落拓不羁之灵魂,都会让我着迷,甚至无关男女,也无关风月。

也坚信,人类所有的文学和艺术,各个层面的,都是欠缺感痛苦感的产物,是追求升华追求超越的系列表现。

 

王菲的歌声之美,在于她那带着一丝沙哑的飘渺与穿透,更在于她那份仙气酿造的性感。女性,个性,诗性,超性。

《乘客》是她众多翻唱歌曲之一。翻唱的妙处就是能够让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立即在芸芸众生的歌唱中浮出水面,像浮雕一般特立而起。

这首《乘客》翻唱自瑞典Sophine Zelmani之《Sing And Dance》专辑中的“Going Home”,却比原创更有意蕴。

在快步舞一般恰如其分的贝斯中,点缀上乡野之风一般的萨克司,以及偶尔出现的长笛,是她飘渺得来自天外般的歌吟:

 

高架桥过去了

路口还有好多个

这旅途不曲折

一转眼就到了

 

坐你开的车

听你听的歌

我们好快乐

 

第一盏路灯开了

你在想什么

歌声好快乐

那歌手结婚了

 

坐你开的车

听你听的歌

我不是不快乐

 

白云苍白色

蓝天灰蓝色

我家快到了

 

我是这部车

第一个乘客

我不是不快乐

 

天空血红色

星星灰银色

你的爱人呢

 

Yes I'm going home

I must hurry home

Where your life goes on

 

So I'm going home

Going home alone

And your life goes on

 

倾听着,静静倾听着。

仿佛是暮色时分,车行在烟雾弥漫的公路上。

搭车的女子,有几分漫不经心,因为她的家快到了。驾车的男人,默然少语,但寂静的只是人。有暗流涌动,在心。

已经陷入不能自拔的深爱,他。

也许知,也许不知,她。

 

在他,她之于他,有那么多的难以置信。

她可以一语说中他的心事,连同他不说的,她也能懂。

像一盏灯,她似乎已经在了他所有的时空,点亮了他的心之夜空。

从她的笑,他已感知她多需要他的护佑。甚至,她的命中就该有他。

她就是他众里寻觅千百度的那片明沙,那湾碧水。他可以确认,她就是那可以一起沉默相守一生都不会厌倦的人,也是那会在灾难来临时,扶他助他的人,是永远不会弃他而去的人。

 

但是,她的家就要到了。

并且,她像是没心没肺,又像是遮蔽自我地问他:“我家快到了,你的爱人呢?”

痛痛的,一往情深。

谁要是一往情深,痛的就是谁。

这就是天理?那么天理何在!

 

这歌,也许还蕴着更多的东西。

生活中,生命中,永远有太多挡不住的留不住和不舍,比如飞去的时间,比如失之交臂的种种风景,比如流向终点的生命。

那些擦肩而过的惆怅,那些挽不住的忧伤,那种永不稳定的归属。

况且烂漫的绽放过后,无一例外浸透的都是苍凉。尽管情感的伤口可以在时间中慢慢愈合,但是一旦触碰到还是会带来彻骨的疼痛。

汉杂曲歌辞《悲歌》:“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这样沁凉萧瑟的音乐和歌唱,之所以如此让人难以自拔,是一种可以疗治我们伤痛的悲吟么?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照驿墙。”

白云苍白色,蓝天灰蓝色,天空血红色,星星灰银色——尽管人生世事难料,难料世事,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永离此世的伏笔就在前方什么地方,但是今晚能够如此在王菲《乘客》的女性、个性、诗性、超性的旋律中,赤足走在自己乡村已经结霜的路上,足矣。



听歌·夜弦(之一)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297)|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