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素夜弦歌之三(《The immigront》)  

2013-09-26 08:41:02|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夜弦歌(之三)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深夜,倾听The immigront》)


理查德·胡克说:“音乐是唯一的宇宙通用的语言。”

无论置身于怎样喧嚣的世界,音乐都可以迅速让我进入自我时空,建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有时会跳出音乐叩问自己:为何会对音乐这般迷恋?那些古典名曲、浪漫与乡村经典,或爵士、摇滚、重金属,抑或朋克、电子,甚至灵乐,为何总是让我驻足流连,痴迷忘返?音乐,在全世界为何一直让那么多人追逐沉湎?

 

大千世界,众生芸芸,虽然有着民族、风俗、文化、男女、老幼、衣食、住行的巨大差异,但却共同拥有着属于精神层面的共同东西——激情、灵性、想象、爱恋、悲哀、欢乐、苦恼、希望,以及个人的命运、遭遇、苦难和追求。

这些,几乎都以隐形的方式存在每个人示人的面孔后面,很难为人所知,甚至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明晰它们的存在。而对这些形而上的诸等神秘地带,音乐,总是能够以其超语言的属性触摸到,如风吹涟漪起一般唤出我灵魂中最真的部分,让我得以知晓自己和他人的截然不同之处,自己的心灵层面是什么样子。

在各不相同的音乐中,和自己隐藏着的激情、灵性、想象、爱恋、悲哀、欢乐、苦恼、希望相逢,和自己的命运、遭遇、苦难和追求相遇。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少苦,有多少甜,有多少伤心,多少欢悦,多少爱恋,多少厌倦,多少挫折和失败,多少梦想尚未实现。

而这些,又都是孤独与短暂生命最需要的东西。

正因如此,每一次的音乐沉浸,都让我静思、凝神、明觉,给我温柔、安慰与寄怀,也让我感受天意、仁德和化境。那种只有心灵才有的温润安适之感,就像回到久违的故乡。

我明白,没有什么比音乐更能穿越我心灵的旷野,就像阳光穿透水晶一般。那些通向灵魂的最幽深部分,都会被音乐的光芒照得通亮。在那里,音乐幻化成了一种最温柔亲切的慈爱语言,抚慰我心。

 

一个人对一种东西的痴迷,有时候是源于某个震撼的契机出现。

大约从多年前看到经典大片《勇敢的心》和《泰坦尼克号》中的风笛音乐系列开始,爱尔兰风笛就已令我一往情深,这么多年来它一直让我着迷。

喜欢它那6管相连的有点古怪的朴实样子,更喜欢它甜美舒适的音色,宽广悠远的音域,混合圆润的音质。倾听之中,会明晰感受到在营造飘逸又哀婉的氛围上,在表达散漫慵懒、纯朴和野性的意趣上,无论是高地大风笛,还是爱尔兰战地风笛,还是意大利风笛,都无法和它相比肩。

总以为作为一种音乐话语,爱尔兰风笛是一种处女的语言,纯净透明到似乎不沾染一点杂质。它最适宜纯粹又孤独的吟哦,最适合倾诉纯洁洒脱的流浪和寂寞。相较于高亢振奋、鼓舞人心的苏格兰风笛,爱尔兰风笛带上了我喜欢的明显的哀婉忧伤,忧郁缠绵,似乎更加贴近我认知中的人生在世的本真状态。

在爱尔兰风笛营造的诗意时空中,我会更深切更清晰地感悟柴科夫斯基的那句经典描述:“音乐是上天给人类最伟大的礼物,只有音乐能够说明安静和静穆。”

 

喜欢那个胖胖的爱尔兰女笛手Joanie madden,就像喜欢深情绵邈又激情洋溢的女歌手韩红。Joanie madden专辑《A Whistle on the Wind》中最令我倾心的又是那首如诗如画、如怨如慕的《The immigront(归去)》。

拉开序曲,在清澈又哀婉的笛音里,有温婉的倾诉响起。《The immigront(归去)》所呈现的,像是在无边无际的草原,又像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又像是无人涉足的幽静山谷。四下里是泥土的芬芳,空中是微风的低语。太阳透过树冠树叶筛下的斑驳光影,静静掠过树梢草丛,滑落在遍地的落叶上。

依稀可见,晨光照耀里,几缕阳光正轻移越过树梢、草尖、藤条。晶莹的露珠闪烁着,清澈纯净如孩童的眼睛。

爱尔兰风笛在荡开一个个明媚之后,有明丽又伤感的画眉在鸣叫,有钢琴、木吉他、竖琴声等,单个儿的或三三两两地出入着,如划动两桨穿越在水面荷花丛的小船令人向往和感动。

悄然中,有寒塘雁迹,让我空灵清虚;有激愤遐思,荡我生气远出;更有鸿雁高翔,促我性灵发露。兴象风神中,似乎回绝了世尘的繁杂和凝滞。

凝视静想,会在古代以庄禅哲学为理论基础的性灵说和禅境说里,找到与The immigront微缝隙连接一般的契合——在凝神寂照中澄怀忘虑,在泊然无染中超旷空灵,最终抵达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然而在此之外,它似乎又不仅仅是清虚隐遁的,更兼有空灵动荡又深沉幽渺因子。那因子一点点在生根发芽,一点点变得郁郁葱葱。宁静的穿透里,烛照的光与影和谐中,分明又有对人生和世界的一往情深。它时时地在超出现实,又时时地诗意返回现实;执意地要脱出人生,又诗意地返回人生——

风沙漫漫的红尘岁月中,当沿着若有若无的记忆之河,回望那曾经的纯真,曾经的相遇,曾经的风华时,渐渐远去的乡音乡愁中,一颗颗落寞的心随着风笛的流转和超逸,在风中执意的飘荡着,寻找最终的归向之所。

一个声音总是若隐若现若断若续地响起:归去,归去……

 

阿·西蒙斯说:“音乐有血一样的炽热,有无以言表的激情。我们聚坐在一起,领悟自己的心声。”

在这深秋的客居北国之夜,煮一壶普洱,放一曲《归去》,沉浸一个晚上,让无名的忧伤静静流淌,在清空与冥想的世界中让自己更行更远。

然后,轻轻回身,缓缓迎接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2013925日深夜于北京客栈)


  评论这张
 
阅读(2092)|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