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下辈子我要做一棵树”  

2013-09-30 06:15:48|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持续瞎忙多日,累得几乎找不到北,躺下之后即沉入睡眠海底。

凌晨4:11,手机响了。

从老妈去世的那年起,已恐惧深夜电话。

迷迷糊糊中一个激灵,赶紧接听。

“知道你在睡梦中,可我一定要打这个电话,你好吗,一切都好吗?168个月26天了,你都好吗?此时我这里正是黄昏,看着夕阳西沉,忽然难过得像是要死了,就是要打这个电话给你。”

声音是陌生的。我拧亮床头灯,看电话号码。

嗯,是美国的。

“我就是想告诉你,就是因为你,下辈子我要做一棵树,不再为人了。”

伊人在继续,声音低沉,明显带伤,经年老伤。

知道他打错电话了,趁着他的一个停顿,轻声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可能打错电话了。”

“哦,是吗?我看看。嗯,是,是错了,错了一个数字。对不起。对不起。”

忽然想起鱼也说过这样的话,她下辈子不做人了,要做一棵树,心,一下子软了: “没事,打错电话是常有的事情,我也有过。晚安,晚安。”

这世间,有那么多人期待来生成为一颗树,是源于自己今生今世的薄凉,还是源于他人来生来世的温润?就像网上那句引得无数人共鸣的诗句——“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颗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正呆想着,却不料手机又响了。看号码,还是那个。

“呵呵,先生,刚才告诉你了,你打错电话了喔,又拨错了吧?”

“是,请原谅,刚才听你说话的声音,知道你可能是个南方女人,就想和你多说几句,请海涵。有句话你听说过吗:‘不管我们相爱不相爱,下辈子我们都不会再遇见。’这句话此时可以修改为:‘不管我们相识不相识,下辈子我们都不会再遇见。’请多听我说几句行吗?”

这话……

一时无语,仿佛看到一个遥远的深情凝噎,在一个不知何处的晓风残月夜。

“我在美国十几年了,当初来这里,不是为了所谓的发展,也不是为了享受美国的自由空气。我是为一个女人来的。我深爱她多年,和她结婚的男人却不是我。我无法像金岳霖对林徽因那样不离不去,我受不了就在眼前的伤心绝望,就去国来美。美国是我当年读书学习的地方,很熟悉这里。我想在这里忘掉一切,疗伤。可是我发现自己错了。十几年来我独自一人生活,满眼的美国秋色,满心都是她。

“很久以前,我以为在情感世界里,哀鸿遍野的,都是女人。后来从自己、从几个好友才明白,因为爱,哀鸿遍野的,男人也很多,我就是一个……嗯,好了,不多说了,太打扰你了。谢谢你,谢谢!晚安,哦,该是早安了。”

“鸿雁于飞,哀鸣嗷嗷。”原以为哀鸿遍野这个词,从来是都是借用自然界中鸿雁找不到安栖之所,到处飘飞,不知向何处去,不知何处可以落脚安身,那么悲哀地叫着,来形容乱离时代难民流离失所、呻吟呼救的凄惨景象,没想到有人会把它用在爱之殇上。

在人类的情感世界里,哀鸿遍野之象,悲也?喜也?凉也?暖也?

                                                                                                                                    草就于2013930日凌晨


“下辈子我要做一棵树”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好友G先生2012年拍摄于新疆沙漠地带)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邓伟标的《空 · 无知》。

  评论这张
 
阅读(2410)|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