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2013-09-03 16:35:02|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和音乐的存在,让我一直坚信这世上始终都有一方净土,安放着人的心灵,过滤着烟火杂尘,温润着有来无回的人生苦旅。

每一个夜深人静时的阅读,都是我生命中最纯粹最美好的时光。那些按照书写者独特的气场,以奇妙方式排列组合起来的文字,让我清晰感受着在浩浩苍天、茫茫宇宙中,人类作为一个独特的类别是怎样缤纷地存在着;如沧海一般的芸芸众生,其心灵又是怎样像指纹一样独一无二着,花开云落着。

尽管人和人心灵相遇的几率很小很小,小得就像深深山幽谷里通往山顶那仅可落下一只脚的狭窄山道,但是还是有文字、有音乐、有绘画搭建起了这样的山道,让我得以走向一个又一个灵魂。

记不得是哪一个晚上了,我在随意乱走中撞进了花开花落的博客。

那些自顾自的言说,自我到几乎到旁若无人的言说,让我想起了多年前读到的王小波的那句话:

“人在写作时,总是孤身一人。作品实际上是个人的独白,是一些发出的信。”

他那些以深刻思想洞视着经验之海的幽微深邃文字,那些在浑融交织的虚妄与徘徊中坚持生命意志的篇章,如同十面埋伏、汉宫秋月和广陵散自远而至,又如梅花三弄、渔樵问答与平沙落雁相继奏起。无涯的天水之间,有一叶扁舟,几缕箫声,几点渔火。

静静感受着,文字后背那种对美好和理想实现的深刻悲观,那种看穿之后不知意义何在的凄苦感伤,以及在每一个苦闷和彷徨后,又总是归向矢志不渝的正面热切,都是我想写却一直未能熨帖成文的。

穿过在他那编辑草率、甚至错别字不断的篇章,透过那些点燃着自我、激情、唯美却不讲章法的段落与标点,我看到了一份始终闪烁着明亮甚至妩媚的希望与梦想,一种凝固着永不言弃的灿烂与坚韧,一个如同荷尔德林雨后林中路的诗性境界。也触摸到了一种基于真率、真情、真我之上的对爱的追求,对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的锲而不舍、回环往复、一往情深。

这个已被当下8090后视作老男人、却依旧孑然一身的独行者,以他自我、本真到近乎于无视他人存在的文字,一路迤逦而行,策马千里,写夫妻情、父子情、母子情、兄妹情、舐犊情、男女情,写烧饭,做菜、煲汤、煮茶,写失意、叹老、伤春、路上的彷徨、横刀立马天下的无望,时时世俗着却又时时超越着。

他的笔下满是亲友之亲、一蔬一饭、恋恋风尘,却又不仅仅是亲友之亲、一蔬一饭、恋恋风尘。

这是一种沉重平凡生活中的诗意追寻,是平淡岁月里的星空仰望,是孤云出岫,是朗镜悬空,是一份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它让我想起玛格丽特·杜拉斯那句激荡灵魂的爱之宣言:“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而我,喜欢走近那些行走在各自朝圣路上的灵魂,每个灵魂。

 

挽一轮明月,追如风往事——

人到中年,越发理解王安石的“穷通往事真如梦,得失秋毫岂更嗟。邂逅故人唯有醉,醉中衣帻任欹斜”,隐含了多少沉痛和寥落。

在飘去如飞的日子里,穷也好,通也好,每个人都难挡往事如烟。

但是,在每一个心灵深处,往事却又并不如烟,所有的往事都会屐痕处处。

像所有的追怀文字一样,花开花落也在少年回顾、往事追溯、故人情谊、逝去的亲情中言说往事如风。写少年时光的《寻宝记》,写大学时代的《岁月如歌》,写故人情谊的《贺兰山缺》,追忆先父挚爱的《给父亲》,几乎篇篇回肠荡气、荡气回肠。

透过他笔下那些回不去的纯真无暇年少时光,那些散落在天涯甚至阴阳两相隔的大学同学,那些曾经肝胆相照、性命相托的哥们故友,那已经在那一方静静等他、如山似水的老父亲,我看到了他灵性深处闪烁的点点泪光,也看到了这点点泪光之下矢志不渝的情感追求:

互相扶着走出洞外后,被他们笑着又打又踢,看他们五人浑身透湿,狼狈不堪我却笑不出来了!也出不了声了!

我跳跃时下意识地关了电筒,我忘不了我打开电筒照到他们脸上时,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我忘不了他们的眼泪,我忘不了他们凄厉惶急的叫声……

跳跃时背包掉到水里了,听着声音,他们就以为我掉水里了!

到现在我都庆幸,洞里水只有120cm--140cm深。到现在我都庆幸洞里的水没毒,他们五人中只有一人会游泳。其他四人都被洞里的水呛到了……

也许,这次寻宝我到真寻到宝了!(《寻宝记》)

 

我们开始学着用这些乐器,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归去来兮》《假行僧》《一样的月光》《浮萍>,以及《阿尔罕布拉宫回忆》《致爱丽斯》。还有我们一起编曲编词的歌,去学着去和同学,表达我们最初的内心,去外校食堂,去那时还不多的酒吧、舞厅,完成了我们和社会最初的沟通。听着如雷的掌声,享受着无数女同学近乎崇拜的眼神和尖叫,还有一伙在一起通宵达旦练琴,和乐,一起笑闹同喜同悲,心灵相通象一家人的的队友,那时我就觉我似乎找到了我生命存在的意义和方式……(《岁月如歌》)

 

可是这样的朋友还是被我害了!工作几年后,我被人举报受贿挪用,被双规被关起了。9天后,我清白地被放出来却惊闻他被关进看守所去了,那时他已和那阿盟女友结婚并有一小孩了。他妻子告诉我他把举报我的那副局长绑到山上挖了个坑要埋,还打断了一只腿……

他丢了在公安局公职,被判了3年刑。那时我经经济很宽裕,他还是只许也下岗的妻子每月要我500元,他出监狱,叫人留了封信给我,就悄然带他妻子女儿回了阿盟。

他走的第二天我就去追,一直追到了乌索里黄河边,我再也没找到他们,从此我就再也没他们消息。3次去了阿尔善,3次无望而返……

我生死兄弟的阿拉善,让我泪流满面的阿拉善!阿拉善是蒙语贺兰山的谐音么?岳武穆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我也还要去贺兰山!(《贺兰山缺》)

 

今天是我爸去世的第35天了,叫57,今天去他墓前给他烧纸钱,衣服。我爸再也不会臭骂我了,我那怕是点感冒他再也不会夜里起来几十次地来问我病情了,再也不能和他唱京剧了,出差回家再也看不到他在大门口等我了。现在回家,再大声地叫:爸  我回来了。他也不答应我了……(《给父亲》)

在这个无限辽阔的茫茫宇宙里,在这个正在被人类自身一天天毁灭的地球上,人不过是走迷了路而走出大自然、走向荒凉的生物。当每一个人在寂静幽深的夜晚思忖人从何而来、去往何处的生存之根本问题时,除了怀着永恒的绝望外,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于是,爱成为人在这虚无世界中安身立命唯一根据地,我们渴念爱,亲人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渴望得到来自亲人、友人、爱人的呵护和温存,在温暖与互相温暖中寻找活着的支撑和意义。

世道糟透了,但仍有一种爱的追溯让你诗意犹存。

也许我们在追如风往事时,在缅怀过去、旧物、故人、故情以及逝去岁月时,都是在竭力保存一份失落的永恒,留住一份永恒的失落。

独自在那些寂无人声的深夜,挽一轮明月,让星光闪动逝去的岁月,追如风往事,回首处依然一往情深。时光不再了但伊人仍在,青春不再了但激情仍在,曾经的梦想并未碎成烟尘,尽管痛苦和迷醉一样深。回溯所有的旧爱旧欢,在心灵深处,时过境迁皆有痕。

 

煮一壶清茶,感人生百味——

孤独是永久的。大地不灭,我们的孤独不灭。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谁的一生不曾经过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离合聚散、坎坷多变、伤痛落失、挚爱背叛?无数次,我们站在人生的荒野里无路可走;无数次,我们独立情感沙漠中无人可助。

那些荷戟独彷徨的时光,说不清是我们遭遇了伤筋动骨的离弃,还是我们被自己那份执着的理想放逐。

对这些难以言传的人生体验,花开花落都有他熨帖人心的表述。

阴雨连绵日期盼云开日出,伤心落寞时渴望愉悦温柔,孤寂无方时渴念慰我红颜,失去挚爱时期望峰回路转。

他在《望老之年之生日周年》中感慨独行在世的重负,在《岁月无痕》中写人生苦短,在《遗忘和记得》中写漂泊的无奈,在《迢迢新秋夕》中写伊人何在,在《念奴娇》中写对婚姻不守的悲厌,在《最怜无地可埋忧》中写心灵孤苦无依的寸断肝肠,在《清明怀想》中写怀念父亲时的深哀巨痛,在《无法看破》中写生命的无可奈何等等,遍涉叹老、伤春、伤情、忧时、在路的彷徨、壮志的难以实现,像一个夜半的行旅诗人走在漫漫前行的路上:

※那条由爱开始的来路,总是消逝在蒹葭苍苍的前途,很多爱情结局都只是有位伊人,在水一方。那些斗草阶前的初见,雪月风花的相逢,都只是一场酒醒长恨的锦屏空,想要相寻梦里路,都只飞雨落花中了。想想吧,有多少人曾经的最爱,现在还陪伴在身旁?

 

※现在终于明白,原来流浪不是身体漫无目的的行走,而是心里没有一个让你停下来的人。所以还不说是旅行和客居,即使就是定居在了一个地方,没有这么一个人,走得再远,也只是流浪。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黄景仁的问题,一问就是几百年,婉转心伤剥后蕉后,念兹在兹的那个人,原来在这样一个日子,会让人难过到绝望。

 

※独跌席坐,恍惚若寤。感时念亲,愁魄肋息。神凄肌寒,恻恻然有霜露之感矣!俯窥旁嘱,几稀可闻。穷愁忧惶间,黯然消魂,悲哉永诀。

老父才逝,皓友又失,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哀痛如斯,难与断绝!

某生平廓落迂疏,当其默然间,胸中未尝有不可轻言之言,及其既同之言,智乏周身,以草木贱躯,,凭天而斗,倾身之财,尽失姻情,竭膏石之药,枯刀圭之术,奈何回天无力,顿成终局!新交故旧,亦成飘零。

 

※有些缅怀是黄昏里的落日泣血残阳。慢慢地陨落,慢慢地透骨彻寒漆黑一片,又偏偏地仿佛历历在目,从遥远天边漂到眼前,那些哀痛那些太多的来不及终于成了扑面的劲风,一不留意就呼吸不畅,呛咽气嗓,让泪,也随着夺眶而出。

 

※也许,生命也只是场无可奈何的旅程吧,不停的奔波劳累,不停地放弃不停地隐忍,然后最终也就无奈地到终点了,就结束了,就象页书,一翻就过去了,但是因为有了其中的酸甜苦辣,因为有了自己的行进使亲朋和一些人的旅程绚丽多彩了些,想必这辈子的旅途就不全是毫无意义的吧!

肉身置于闹市和红尘,灵魂却追逐自然和率真,这样的心灵在温润了一颗颗心的同时,是走向人群的开始,还是更远孤独无伴苦旅的继续?

也许,所有的人生百味之慨,皆是由于激情、爱情、理想在现实生活中的缺失,以及由这份缺失所造成的人生情感大面积苍白和无助。

向往理想生活,追求质感有血性的生命探索,追寻自我作为一个自然之子的本真率性,虽荒芜但充满人生的坦荡与激情,也许这就是他在那些落寞时空里煮一壶清茶、感人生百味的内驱力所在。

海德格尔说:人作为天地之间的暂居者,要诗意地栖居才能超越作为暂居者的悲剧和痛苦。人,这个天地间的暂居者,居住于天空之下、大地之上,与诸神共在。只有如此,才能领悟得到自然大地才是人真正的家园。因此,人应深切地看护着自然的自然性,而不能让自然彻底消失在数字的计算和欲望的打量之中。

 

燃一支红烛,问红颜为谁——

拥有纯粹爱情的艰难和秋水伊人的遥不可及,从来都是古今中外爱情话语的永恒主题。

颇具意味的是,在花开花落的爱情咏叹调中,几乎没有那种有所指的特定对象存在,仿佛都是一种具有普意义的泛指。

何以至此?是深情绵邈之下的欲说还休,还是识尽愁滋味之后的却道天凉好个秋?

远远的却又是静静的,我看他有关爱的谑浪和谑笑:

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一次爱过够?没有下次了?谁心会甘?那是一条道走到黑。自信心不够,其实就想走黑路也拉着个人陪。有保留的爱恋,是为了以后不留痕迹离散的聪明先见。每一天都是要当一日夫妻,连草都是一岁一枯荣,说不清那天就分手,到时也可长歌下大漠孤烟,互相道一声谢谢的秋水长天。爱情一直都在一望无际,飘忽不定中,几乎又过了一个秋天,又要过了一年。怪谁呢,谁都不能抱怨。(《谁都不能抱怨》)

看他对爱的世俗权衡和透析了悟:

对于爱情,我们往往有一种近于洁癖的幻想:一生只爱一个人,偕手共老。事实上,现实中少有这样干净利落、了无枝蔓的爱情。我们可能会先后甚至同时爱上多个人,也被多个人所爱;但遗憾的是,因这样那样等等方面的约束,我们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人,只能和一个人偕老。就像喝茶的方式,一方面是生活中的必不可少的内容,一方面又很少和很多人一起共饮。(《尝茶思酒更显情长》)

看他三步九折的对爱的追问和向往:

还会有多少人,为点蝇营狗苟小利,就抛妻离子的出行?还会多少出差前留话给妻子,告诉她,她在他心中的位置,告诉她,她对于他的重要,告诉她要照顾好自己,告诉她要为爱珍重,不要太过牵挂……还有么?现在还有多少人能这样?还会有多少人在利诱,在困苦面前,还能紧紧地握住妻子的一缕青丝,用一丝亮烈的柔情,让黑沉沉的天也清亮起来?也许,世俗,功利和现实,每一样都会让爱情落荒而逃。但总是有些忠贞,有些真情需要去相信,需要去经历,然后才可以今生了无遗憾的吧。在这样一个读念苏武诗句的夜晚,想着我将来和谁个女子的青丝成一束的结发成为夫妻,不需青史留名,只想一生一世只紧紧地握住一缕青丝。雾鬓风鬟,与何人纠结?头发,情丝,青丝就这样穿越千年,如此真切地抵达了我的血液和内心。(《花边雾鬓风鬟满》)

看他如劲风急雨一般宣泄失爱后的一地悲伤:

扼腕奋臂,抚胸欲狂的大痛之后,也许会期待一场大雨吧,毁天灭地冲刷中,想象着重新开始的再生。茫然无错,心灰意懒的大悲过后,四面的雨,凄声在耳,悲凉在眼,一件件的往事,隐约着一个人的脸,和着一句句浮在心头的宋词,似乎已不知无奈地飘落了多少个世纪。不绝的雨声中,辗转难眠,漫漫终夜,念兹在兹只反复吟哦着不堪一听的悲伤。今夜太长,徒劳的挣扎,已经疲倦,已经太疲倦了,连挣扎也疲倦了(《伤悲如雨》)

看他在《天涯各安》、《太阳每天都会重新升起》中千回百转的徘徊以及一份不可转移的执着:

这未免太复杂了。有多少人明明还爱着却已经分手了,有多少人明明还在爱着却说已经放下了,很多人明明心里很难受,却微笑地对你说我很好。那些人把心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也是因为爱着,那个人把你心都掏空了,你还假装不疼。

 

即使是曾经的爱情,都成了回忆的碎片了,还要坚持么?还要不想忘记么?不想忘记的结局就是变成碎片,碎片扎起心来,真的很疼啊!爱情,爱情有爱才有情吧,和留恋,和不想相忘的坚持无关。人也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典籍吧。岁月无情,人生易老,能温暖自己的心的,有时就只是一双淡淡微笑的眼眸。

看他在《今日谷雨》和《慢慢来吧》里那份只此而靡他的坚守与静等:

不是离不开,不是不知道应该相忘就该忘了,而是除了这人其实谁都不想要。不要天涯咫尺,只需大踏步地往前一步,牵挂就成了面对,哪怕是相濡以沫却厌倦到老,也是好的。

 

明知没有她你照样能活,但就是戒不掉,忘不了。纠缠入骨之时才会明白,原来喜欢一个人也可以咬牙切齿。恨一个人恨得牙痒痒的,其实不如说是喜欢一人牙痒痒的更加切合实际情形。波澜不惊,按部就班的感情总是太过庸常无奇,而碰到这类如烟的人,千折百回乍喜还忧的经历也算是不枉了吧。

我沉浸在这些文字中,远远的却又是静静的,看着那些有关爱情的谑浪和谑笑,那些了悟透析,那些追问和向往,那些徘徊和执着,那些失爱后的一地悲伤,那些坚守与静等。默默看着,怅然良久。

西班牙哲学家乌纳穆诺在他影响深远的《生命的悲剧意识》中曾这样写道:

“人类就像一个充满祈愿的少女,渴慕生命并且期望爱情,她把她的日子编织成串串的梦幻、希望,并且永不止息的盼望她那永恒的、命中注定的情人能够到来,而他,在她一开始的时候、在她记忆所及的最遥远的过去、在她还在摇篮的时光时,就已经注定是她的情人了,他将与她生活在一起并且与她共同走向无止境的未来,越过她所能期望的未来的境域、越过死亡的坟墓。”

爱情,纯粹到无怨无悔的爱情,是人类生活的现实,还是一个梦想?

在我们的一生里,是信仰和理想浇筑我们的爱情,还是爱情在雕刻我们的信仰和理想?是爱情永恒,还是对爱情的追求永恒?

燃一支红烛,问红颜为谁,是每个钟情男儿的终极追寻么?

男人所渴望的与红颜不离不弃,是不是就像刘牧那首豪情万丈又苍凉悲壮的《真爱》吟唱的那样——真爱总在寂寞中徘徊,真爱总是心潮澎湃,真爱总是无奈,真爱是无言的等待?

每次想起王小波《爱你就像生命》里那句豪放到妩媚地步的男人爱之宣言,就会忍不住心领神会地莞尔:

“爱到深处这么美好。真不想任何人来管我们。谁也管不着,和谁都无关。告诉你,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挑一盏青灯,看宝剑何在——

和平年代里,偶露峥嵘的男人很可爱,尤其是这个伪娘时代。

况且老男人本应如秋,有秋天应有的老辣和威严。

对天地之间所有的男人而言,表达建功立业的渴望,报效国家的豪情,为如画江山竞折腰的壮心,都是太中国了,也太世界了。

立马横刀天下,驰骋八千里路地走在博取功名的路上,心中想着老父老母,想着伊人应在、与我相知的红颜,想着将来一定要陪他长大的娇女幼子,这样的孤独行者,任是无情也动人。

花开花落在那篇颇具个人自白书意味的《亲爱的友您被点名了》中声称自己最大的梦想是:“将军一回,然后横扫千军如卷席。”

于是,他在自己的文字中不断以各种变体写横刀立马天下的襟怀,生不逢时的感喟,救时济世的强烈愿望,以及强烈愿望无法实现的深深感喟:

就是想痛快地拥有匹马,匹马仗剑,天涯任意弛骋……那该多美气啊!八匹骏马,九方乐土是谓“八骏九邑之国”这就是九洲华夏啊!春秋时国家的大小就是以千乘之国,万乘之国来区分的!马上看壮士,月下看佳人,也许男人就该有匹马的!“能引重致远,堪托生死者,独马可当。(《万山青到马蹄前》)

 

有时侯,也许一旦考虑多了,勇气也就丧失了,其实很多次以为快要塌了的天从来就没塌过!打过仗的老兵告诉过我,战场上怕死的人最容易先死!有时侯看一个人爱有多深,不是要看他能给爱带来多少荣华富贵,而是要看他有多少就能给爱情多少吧!没有钱,甚至没有米、盐了,但他还有刀,还有一腔热血,还有一条不管不顾了的命……  

因有了血性,有了不管不顾的勇气,有时候连一场温柔的爱情也让人血脉僨张起来了!(《天从来就没有塌过》)

 

汉武帝读《子虚赋》拍案而起,黯然怅恨:“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他只恨没及时看司马相如写出的那些华美的汉赋。看着电视剧,我却怅恨了1915191519161917年的湖南长沙,那个年代的这个城市怎么样地盛满了一群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激昂傲啸着划燃了一个时代的熊熊大火!

真是羡慕死了那个时代,那个城市的那群少年!(《真的羡慕》)

 

对付恶人,我们该不惜血溅五步的一拼!抗美援朝时,我们的国力比现在如何?那时我们准备好了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有时该是一种勇气!一味的退避三舍,一味的文质彬彬的抗议,或只是一味的来自民间的要求恶人承担道义,法律责任的呼声和行为力量太微不足道了!(《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  

 

每闻风云变幻之际,但见马嘶西风,剑鸣鞘匣,雄心骤起之时,边绕走通宵不能成寐!磨拳擦掌气酣血涌,只觉欲高呼:大好头颅,谁予取之?也是种酣畅的痛快!能不惜大好头颅地投身一场风云变幻之际鬼泣神惊的事业中,纵然身死也是死得其所壮哉快哉!可是哪有那么多壮怀激烈风云变色的事业等待我们的参与?(《简单的爱情》)

 

最好的厮守,不过是一命陪着一命,如此而已。为了相逢一场属于自己的快哉此风, 逆风而行,顶风而上又有何妨?(《风》)

 

面对低音炮,常常地就不由自主地悠游神外了。它总是很轻易地就唤醒了隐含在体内对战争,对鲜血对厮杀近乎本能地渴望和向往。真实残酷的翻天覆地啊!所谓君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真是痛快!(《真的需要还原真实吗》)

 

国家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打仗还得靠自己!怕狼畏虎瞻前顾后老去在乎别国的议论,这是市井女人,绝对不是男人中国!(《男人中国》)

语言,从来都是一个人的心灵家园,一如海德格尔概括的那样:“人活在自己的语言中,语言是人‘存在的家’,人在说话,话在说人。”

那些饱蘸了心之甘霖和男人壮气,书写着横刀立马天下的襟怀,生不逢时的感喟,救时济世的强烈愿望,以及强烈愿望无法实现的深深感慨的文字,是不是建构着他的精神之家?这家园栖居着的是不是一个心中藏着英雄,偶尔靠岸却始终飘泊着的灵魂?

清醒时寂静饮茶,迷惘时默然饮酒,夜半时挑灯看剑,夜雨时西窗燃烛……

仗一支无形之宝剑,行走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向前着却又回望着,执着着却又犹豫着,追寻着却又放弃着,自我剪裁着却豪情万状着,向着功名利禄和世俗精神靠拢着却又时时本我地抗拒着,这不正是所有在疲惫生活中向着梦想挺进者的共同特征么?

不管世界上发生了多大的巨变,只要仗剑走天涯的豪情还在,就不会老。

谁会觉得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周伯通等诸位英雄老了?

 

很多年前读过一本美国人R.W.康奈尔写的《男性气质》,印象深刻。此人是加利福尼亚大学SantaCruz分校教授,他通过与四组在各不相同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男性进行生活史访谈,研究总结了男性气质的一些特征。他的观点中最令我折服的对男性气质的几项概括是——过把瘾就死、理性、政治气质、实践与乌托邦。

在月圆月缺之深夜追怀如风往事,煮一壶清茶消解人生百味,燃一支红烛问何人共剪西窗,醉里挑灯看剑,梦想纵马驰骋取天下,不正是那种过把瘾就死、理性、政治气质、实践与乌托邦等男性气质的诗性呈现么。

陈丹燕在《起舞》里这样写着:“我相信女人的一生,也要靠某种梦想的鼓励生活下去,这种梦想有时伤害她,有时将她的生活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却仍旧是她内心的支柱。成长的过程本身就不是完美的,它包括在表达和体会纯真感情时最初的造作。要慢慢等你所经历的生活,来帮你洗去它的铅华。”

此处“也要靠某种梦想的鼓励生活下去”的一个“也”字,已经暗含了更确定的认定:男人更需要某种梦想的鼓励 !甚至是:每个人都需要某种梦想的鼓励

相对陈丹燕这理性的表述,王小波的话则来得更加感性明媚,更加自我率真:

“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他还应当有诗意的世界。”

“不断地学习和追求,这可是人生在世最有趣地事啊,要把这件趣事从生活中去掉,倒不如把我给阉了!”

我们的一生,其实都是追梦的一生,不管这梦想有时候会给我们带来多少伤害,会把我们的生活弄到多么不可收拾的地步,它都是我们行走在这个大地上的精神支柱。

体会我们那些丢弃梦想的日子,就会知道那时的我们活得多么了无生趣,多么暗无天日,多么行尸走肉,真是活生生的虽生犹死!

既然如此,那就和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紧紧相拥,唱一曲壮歌,走一路红尘,管它是对是错,管它事事非非。即便是头破血流,即便是伤痕累累,即便是泪枯油尽,即便是只能苦苦等待下一个轮回,又如何?


 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王月明的《出塞· 青海青》。


 

  评论这张
 
阅读(6244)|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