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2014-12-28 12:29:01|  分类: 生之遐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图片来自微信平台。 



G,上午在学生论文答辩时收到你微信:

“正闲逛书店。深恶痛绝那些劝人要及时打住、及时转身、保持安全距离、拿捏好处事处世分寸之类的文字。荼毒灵魂!”

那一刻忽觉窗外的太阳一下子出离了冬季,炽热灼人,是很久很久之前夸父追赶的那个。

 

中国式生活里,自古以来就弥漫着悲哀虚无的情绪和人生态度。

一代人接着一代人,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样地活着,谨慎地守着规矩,不越雷池一步。从能看懂人的脸色开时,就在潜移默化中学会知道何时悬崖勒马,何时收手,如何掌握好分寸,拿捏好尺度。

那是因为只有不失掉为人处事的分寸和规矩,才能在世俗中安身立命,顺达和谐,保持住世俗利益的畅达得到与稳定持有。

世俗利益的算计,浇灭了人们爱恨的火焰,封杀了酣畅淋漓的情感,让人始终保持循规蹈矩。循规蹈矩地结婚成家,生儿育女,成为“老实人”,“好人”。即便偶尔脱离轨道一次,浪子一次,也会一觉醒来后改过自新。

永远做浪子,那得需要多大的心理能量?

记不得谁说过的了:中国缺少真正的浪子。浪子还没出发就已想家了,出门三步,赶紧骑驴折返。

岂不知,人生练达了,通晓世故了,也就缺少蛮野的鲜活了。沉稳了,也就暮气沉沉了。

浸淫在苍白、灰暗、乏味的日子里,痛苦也会偶尔噬咬内心。但马上会给自己塞上“知足常乐”的安慰奶嘴。

 

可是,身在乡国,心在何方?人的本性,是心从不安心在一个地方,不安心在一个人那里。它永远渴望上路,渴望在路上,渴望抗争,渴望做自己的王。而后做他人的王,做世界的王。

而本真的人的爱恨,是爱之必欲至极致,当即吃进肚里才保稳;恨亦必欲至极致,立即手刃那人才解气;迷恋之亦欲至极致,马上安营扎寨才安心。热爱却有所遮掩,仇恨却有所忌惮,迷恋却只能回头看,是社会各类套子约束下的人。

于是,心在来自古远的、来自当下的、来自他人的、来自社会的种种枷锁中,想突围而无胆,想破城而无量,欲深爱而不能,欲极恨而不敢。心,心就只能紧锁柴扉久不开,零落成泥碾作尘。

 

老老少少、真真假假的诸等达人,不断自己妥协,也劝说别人妥协;自己退让,也劝说别人退让;自己隐忍,也劝说别人隐忍;自己割舍,也劝说别人割舍。

这些智慧似乎确实能让我们有效避险,避免一次次极有可能的自行车掉链子事故,鱼死网破事故,沉船事故,让我们现世安稳,安步当车,向着寿终正寝地日子一点点趋近。

于是,在貌似亲和温柔、海阔天空中,人人都成为一条无形锁链上的一环。除了“好好活着”,“好好过日子”之外,看不到生存的视域里还有别的什么向度。每个人都成了人生旅途中负重前行的辎重兵和劳工,疲惫跋涉,不堪重负。听不到铁骑突出,刀枪和鸣,银瓶乍破,水浆齐迸,看不到撞金伐鼓,旌旆逶迤。也不知何谓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何谓远处蔚蓝天空下金色的麦浪,立马黄沙高岗处望中原。

满眼所见,稀缺生命的恣肆和绚丽,惊鸿和电闪。日子似一潭死水,水面上泛着虚假的安适、安详涟漪。

那些让人引以为自豪的所谓生存智慧里,落满了多少秘而不宣的猥琐、卑屈、胆怯、病态,只有天知道。

 

你说你一直记得多年前我们那段关于回归故乡的闲谈——最终的故乡,追根溯源其实与生我、养我、长我、成我的地方无关,它只与自然本有、清净无染、一任自我驰骋的心灵归依处相连。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有些瞬间的感触事过境迁就湮没了。午后1点的毕业生座谈会在即,匆匆为记。)


注:本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宗次郎《故乡的原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3117)|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