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14-05-14 23:50:30|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夕阳即将落下时分的俄亥俄河流之岸。

 

 

此时正是匹兹堡的夕阳西下时。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匹兹堡大学及它周围的大街小巷徜徉一天之后,傍晚早早乘了观景小火车登此高处,就是为了相约这个夕阳西下时,看俄亥俄河流两岸的黄昏,而后静静等待匹兹堡的夜色全景。

此时北美的凉风还带着淡淡的春寒味道,清冷逼人,犹如小雪落寒梅。可这春寒的味道让我清醒让我清泠,让我和我的灵魂紧紧携手,抛却滚滚红尘,并行而立站在清澈的俄亥俄河流之岸。

想起8年前(2006年)的这个季节,奉命参加北京单位组建的一个团队来美考察高等教育。那一个漫长的旅程,考察小组先后抵达纽约、宾夕法尼亚、弗吉尼亚、南北卡罗莱纳、佐治亚、密执安、威斯康星、蒙他拿、新泽西、佛罗里达、华盛顿、俄勒冈、加利福尼亚、阿拉巴马、马里兰等州,考察那些州区域内大大小小的高等院校,调研它们的教育制度与现状。

为不虚此行我提前大量备课:查阅相关大学的各类资料,每一所大学所在地的政治文化经济等资料,力图厘清大学在当地社会中的文化坐标系。查阅过程中,莫名其妙地在众多大学中对匹兹堡大学特别钟情。

是因为资料中呈现的它哥特建筑风格图书馆大楼,还是因为匹兹堡城区绝美的夜景,还是因为依傍城市蜿蜒而过的俄亥俄河?我说不清,就像有些爱恋的发生永远说不清,反正就是那样深深喜欢了,着意在心了。

但其后的实际行程中因故却没能去成匹兹堡大学,也与匹兹堡城擦肩而过。这让我留恋又失落,就像和动了情的伊人在相会的那一刻失之交臂一般,伤怀又怅惘,从此对匹兹堡陷入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瞭望里,年复一年,向往的隐痛与甜蜜混合在一起,历久弥新。

似乎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8年,2014的这个春日我终于如愿以偿在看完匹兹堡大学之后,站在俄亥俄河边的观景高地上。上苍悯我,在我滞留匹兹堡的两天赐我以晴空朗日,让我可以把匹兹堡的白天、黄昏与夜色全景纳入心底。

“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也许最好的景致与最好的时刻总是让人快乐又伤心的,就像魏晋时人夜里听人吹笛,曰:奈何奈何!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沉入俄亥俄河流的西方,看着河流两岸的所有景物的艳影一点点淡化,直至暗淡如暮色,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中竟然溢满了莫名的幽幽感伤。

此时此刻夕阳之美在于它辉煌与消失的交织吧。我爱它那种壮美与凄清的合一,死亡与新生的轮回,爱恋与诀别的共存。就像有些人的本色是黑色的灰色的强硬的,但是偶尔温柔一下慈悲一下,就别样了,犹如传统戏剧中张飞的黑脸,在腮边添那么一点儿粉红,看上去就有些妩媚了。

可忽然间却心生另一种迷惘:我真的懂眼前的夕阳晚景吗?真的懂俄亥俄河流两岸的夜色阑珊吗?就像我真的懂我认为懂的人吗?

我知晓如果一个人能懂得另一个异常深刻的人,那一定是这个人比别人更深更远的孤独过,并从孤独中努力超越过。只有过共同的从淤泥之深潭挣脱出来,在清澈的水面开出心之莲花的人,才会感受到彼此间相近的心之莲花绽放的节律与气息,彼此可以有荷香般的心心相通,灵犀相扣,你说的不说的,他能懂;他说的不说的,你能明白。但这种懂绝不是全懂。只是在某些时候,有刹那的懂,如惊鸿一瞥,电光石火;或者有一些懂,如曲径通幽,晓镜但愁;或者只是一种大概的、大方向的懂,如指北针的指针方向。

即便如此也很愉悦了。就像段位相近的棋手,彼此能接住对方神出鬼没的出招,也能破解对方出其不意的连环,属于高难度的人生境遇。而彼此间做到完全的懂,几无可能。因为每个人的心本身就是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忽喜忽悲的,就像飞翔着的伊卡洛斯。自己的心,有时候可能连自己都不懂。要别人完全懂,比登天还难。

一个人难以完全懂得一个人,是否就像我难懂此时的夕阳呢?尽管如此我还是万分珍惜此时此刻,这个让我飞越遥遥大洋之后,又一路驾车直奔而来的此时此刻。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回首往昔的纳兰公子曾如此哀叹。想想人之一生一世,真的能让你期待与之相约的风景并不多,就像能和你一起为某个黄昏静默或惊呼,和你一起携手漫步山间曲径,相对微笑而天涯共此时的人很难遇到。面对安然抵达的向往已久的某处风景,一如面对某个心仪很久的伊人,所有奔波而来途中的荆棘和尘土,都抛在脑后了,再怎么艰辛劳累,也都忽略不计了。人生中那些别人看上去觉得平平常常,自己却一直魂牵梦绕的留痕,哪一个不是在种种“赌书消得泼茶香”之后才感知到的呢。

所谓幸福,所谓温情,所谓爱恋,也许都是往昔的留痕与回忆吧,那些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留痕与回忆。

                                                                        

                                                                          (2014年5月7日(当地时间)夜草就于匹兹堡。)

 

 

闻名遐迩的匹兹堡大学图书馆外观。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图书馆一楼的自修室,执着与圆融完美合一的教堂式格调。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俯瞰,夜色中的匹兹堡。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为你而来,我不在乎穿越万里风尘和绵绵山脉。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Ralph Towner 的<Anthem > 。

本篇图片拍摄于2014年5月7日的匹兹堡及去匹兹堡的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92)| 评论(1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