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小园深夜听络纬  

2014-05-29 02:27:13|  分类: 生之遐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有阵阵草虫声,风声,有树影摇曳,舍不得这样就睡了,尽管夜已深。极轻极轻地出门,着最舒服的丝麻单衫,静静走到园子里。

敞开式的园子,依着小小石山,傍着小河流水,在淡淡地灯的映照下,格外安宁,温柔。

石山前月亮型的水池里,有夜的光与影。池边不知名的柔软青藤,灌木丛,黑魆魆的,带着点碧翠。小鱼儿,小乌龟似乎都睡了。偶尔有一只敏感的青蛙,因着一阵风,或者因着我的身影,受惊了,咕咚一下跳进水里。

只有各种草虫在吟唱,纺织娘,蟋蟀,蚱蜢。它们的生物钟和人是正好相反的吧?白天是人类喧嚣与舞蹈时光,夜晚则是它们的。不管有没有看客,它们只顾自地绽放。

一只极小极小的流浪猫从小路上蹒跚到我脚边,喵喵的叫着,蹭着我的脚腕。可是我除了钥匙和一只微型手电筒,什么也没有。抚摸着它的小脑袋,我低声哄着它:“去睡吧,我什么吃的都没带,你看看,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摊开两手在它面前,“乖乖去睡吧,去吧。”它又在我的手指下依依待了一会,才蹒跚走了。

我知道它不一定是饿了,也许仅仅是想和人亲近一下,享受一下温暖的抚摸,甚至仅仅是享受一下人柔和的气息。

一阵阵风来,混合着小区里的泥土味,青色的枇杷味,杏子味,桃子味,各种各种的花香,草香。

也许因着这风,草虫的叫声更响了。

想起李贺在秋天里苦吟梧桐风、壮士苦,点一盏衰灯,听窗下络纬啼寒,叹世无知音、英雄无主,忽觉执之苦实在是太深太重。我执,执我,都是身在迷河。知音本绝少,何必一定要?英雄自是主,何必另寻主?

可是转念间,想这聪明的李贺,绝世的天才,难道不知晓这类千古之悲?一定知道的。可是他为何在短命的一生中,对用世的怀抱矢志不渝求索?为何还要一叹再叹三叹天荒地老无人识?

也许在他叹世无知音、英雄无主之背后,心底求索的,是天荒地老有人识的正道吧,;是雄鸡一声天下白的惊鸿之遇吧,是少年心事当拏云的那份豪壮吧。 人间所有的求索,都像世间情痴的爱情追求,会渴望海枯石烂、至死不渝。海枯石烂之时,人的肉身早就毁灭了,不存在了,怎么可以还求索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又怎样可以见到海枯石烂、至死不渝?人之所以在爱情中渴求它,是因为心底真正要的,是爱的本真样子——彼此无条件地接纳,无边无堰地包容,无时空界限地相守。

静听,这深夜小园的络纬声。

 

 

深夜。地灯。小园。络维声。

小园深夜络纬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深夜手机拍摄于小园。

 

注:本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爱尔兰风笛《The South Wind》(南来风), Joanie Madden 演奏。

  评论这张
 
阅读(1959)|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