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安放,一生爱恋  

2014-06-07 01:03:16|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3日(当地时间)。俄亥俄州,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一整天。

这博物馆在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内,是当今美国最大的航空博物馆。由航空广场、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与试验机展馆、早期与二战飞机展馆、现代飞机展馆、冷战时期飞机与导弹空间展馆五个板块组成。展品以美国空军航空飞行历史为线索,以飞行器为点面,在宏大的场景中展开。

和欧洲的博物馆艺术馆适宜怀旧、消闲、沉思、享乐甚至颓废不同,美国的此类东西恢弘、奋进、流转,其精神和气韵,在整体不在细节,在利用不在诗性。所以只要一进入这样的博物馆,你就会被它的气场吸引,沉浸到由灯光、物体、文字、音响解说等凝成的隧道中去,走近那个时代,那些人,那些往昔时事。

但出其不意的,在二战馆,我却被那一个特殊观展者所震撼——

当时我看完一个国民党与美国人并肩作战过的大飞机慢慢向前走,迎面遇到一个轮椅上的老妇人和我打招呼:

“Hi!”

“Hi!”我微笑回应。

“你从日本来吗?”她用英语问,笑容开朗,年迈的脸上依然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漂亮与风华。

“不,我从上海来,中国上海。”我亦笑。在国外,时常会有人问我是不是来自日本。“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吗?”看到她在轮椅上,我猜想她是否需要帮助,比如去洗手间之类的。

“不,谢谢,有人陪我来的,我儿子,他去洗手间了。我看到你在那架中国飞机前站了很久,我想知道是不是它让你想起了什么?”她问。

我立即意识到她可能与这个场馆有着某种密切关联,才会这样不辞辛苦而来,而且她很期望有人能知道她此时的心境,就笑着说:“没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游客,随意来这里看看,你呢?”

她马上回答:“我是德国人,我丈夫是二战时的一个飞行员,他在和美国人作战时战死了,尸骨全无。我和儿子不只是来看飞机的,更是来看我丈夫的,我相信这些飞机上有他的影子。”

“对不起,我触动你的往事了。”我觉得自己有点失礼有点冒昧,歉意道。

“不,不,呵呵”,她马上笑出声来,“和你说话我很开心,你知道吗?我丈夫战死沙场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很年轻,孤身一人带着三个幼小儿子。战后的德国一穷二白,生活极其困顿,我和我的孩子缺衣少食,几乎无法活下去。我意识到只有自己坚强起来,才能渡过难关。白天我出去做工,晚上也出去上班。呵呵呵,你知道我晚上出去上的是什么班,对吧?”

说到此处她停了一下,朗声大笑,我愣了一下,明白她的话意后也跟着大笑。她接着说:“我靠自己的艰辛和毅力挺过了那几年,一点点养大了我的三个儿子,自己也活得很好。后来,这里建起了这个博物馆,我就和儿子们移居美国,靠近这个馆生活,为了能够常常来馆里看看。我丈夫年轻时很英俊,帅极了,我们非常相爱。每一次来这里,我都觉得是一种安放,就像进了一次教堂,你明白的那种安放,灵魂的安放,对吗?”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凝视着我,充满了信任,更充满了渴望理解的期待。静静看着她,我不由得深深点头。

到此时我才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的观战者,大多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

他们是二战的老兵吗?抑或是他们的弟兄吗?是他们的遗孀吗?是他们的挚友吗?或者是对二战怀有某种深切情感的老人吗?

教堂是人们前往倾诉、祈祷和心灵哭泣的地方,许多人就那样在神的怀抱里寻找爱和被爱的感觉,那么诸多如此一样的博物馆艺术馆呢?

 

想起小时候读《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刚流完泪就去找自己藏在爸爸书桌底层的小盒子,那个我自己的百宝箱。铁皮的,上面画着两只熊猫在吃竹子。黑白的熊猫,翠碧的竹子。打开后,一一翻出里面的那些宝贝,铜钱,精美糖纸,扎头发的绸子,发卡,微型连环画,雨花石,坐到院子的树下慢慢看。

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这样的收藏盒吧,或大或小,木质的,金属的,塑料的。那盒子也许是一个饼干盒,糖果盒,巧克力盒,或者是妈妈衣服箱底的小木盒。

那盒子大多从小时候就有了。最初可能是几颗小石子,一叠彩纸条,一副弹弓,一枚蝴蝶结,一把木质小手枪,几个玻璃球,几枚旧古钱。而后,加进了几封信,一个项坠,戒指,手链,一片枫叶,一粒红豆,一缕头发,一枚奖章之类的。

盒子里每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小物件儿,对你自己却有非凡的意义。它背后,都藏着一个又一个让你一想起来就凝神的故事,记录着你的人生际遇,缔结的友谊,青涩的爱恋,个人的品味,那些和你共享困顿与成功的亲人、爱人、友人。

长大后才发现,人类这种珍藏自己喜爱东西的天性,也会呈现在国家层面,那就是博物馆艺术馆。所不同的是,个人的秘密盒子深藏的,是每个人自童年开始起的诗化记忆,而博物馆艺术馆珍藏的,是民族和国家的心灵史,追寻史。

也因此,每次走出国门我都尽量多的去那些带有他者意味的各种藏馆。在馆中的每件作品前驻足,用心感受它,透过它的文字,图像,音像,试图触摸到那来自非我族类的、某个时代链条上某个族群,某个族群中的一群人、一个人的开天辟地,以及成为人类标识的思想、精神,他们对这个滚滚红尘的体验、贡献,并从中寻找与自己精神血统相近的人,让自己在这个飘忽的尘世里安身立命。

也许就像那个老妇人所言,博物馆艺术馆也是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那些让人们可以追念往昔,追念亲友,追念爱情的地方。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世界,谁不需要安放自己的灵魂呢,谁不需要安放自己的一生爱恋呢。

 

 

1.  哪里有驻足,哪里就有追想。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沉浸,忘记了知今夕何夕。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3.这里记录的多详细,那时那地。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4.妈妈,慢慢看,慢慢看,我和你一起。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5.  让我再拍你一次,我亲爱的昔日战机。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6.  这是我熟悉的那副螺旋桨吗?嗯,是!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7.  你们用你的双眼,我用我的摄像机,我们一起,回到往昔。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8.  如何来这里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来了。

安放,一生爱恋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原为<Love of my life>(一生爱恋),<Bandari>之专辑<Breezy Valley>,看了博友老颂的帖子后,改换为<There You'll Be>,Various Artists(Faith Hill)演唱,出自专辑《The Platinum Love Songs》,电影《Pearl Harbor》(《珍珠港》)的主题曲、片尾曲。

本篇照片拍摄于2014年5月3日(当地时间)俄亥俄州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

  评论这张
 
阅读(2978)|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