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霎那,永远,清明雨  

2014-07-14 20:32:19|  分类: 生之遐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霎那,永远,清明雨,那些我的清明雨。

霎那,永远,清明雨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本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今天我在郊区校园巡考。

雨不断,潇潇江天。

间隙里,安坐一隅,读《西班牙三棵树》时,又一次读到了木心的那首《哪有你这样你》:

十五年前

阴凉的晨

恍恍惚惚

清晰的诀别

每夜,梦中的你

梦中是你

与枕俱醒

觉得不是你

另一些人

扮演你入我梦中

哪有你,你这样好

哪有你这样你

如点击到链接一般,我又呆呆想起了你。

我这一生,没有谁如你那般娇宠我,任由我,不加任何遮拦的顺着我。

两岁多,我开始学认字。爸爸妈妈教我,我就是不愿意,非得你教。可你识字是爷爷教你的,本来就不多。为了我,你每天先让爸妈教你几个字,十几个字,你学会了再教我。妈妈不满我这样不讲理:“谁教你不一样?为啥非得让奶奶教?奶奶眼花了,先学会再教你,多吃力。”我蛮横道:“就要奶奶教!她教的字香,只有她教的字香!”此时,我看见身边的你,眼里分明有泪光闪烁。

三岁,我午间一觉醒来后没看见你,委屈万分——我睁开眼时怎么可能你不在?天塌一般大哭大闹。你迈着小脚奔过来,慌张,怜惜,一边为我擦泪水一边说趁我睡着的时候你去叔叔家了,就一小会。我不依,大哭不止,哭得连说话都断断续续:“你怎么能……一个人去不带我?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去?不行!就……不行!”一定要你带我重去一次。你似乎比我还伤心,眼角带泪,背起我又去了一次叔叔家。

四岁,看见邻家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上学,跑回家对着你发号施令:“奶奶,我也要上学!”你说你问过学校老师了,我年龄不够,学校不许。我哪管那些,一定要去。你背着我,拿着户口本走过长长街道去了学校。听到学校不愿接收我,当着老师的面我就和你闹开了:“你为啥让我这么小?为啥不让我今年就7岁?我不干,就要上学!”回到家我不吃不喝,只顾哭泣。那一天,你迈着小脚来来回回去了派出所三次。三天后,手里紧紧抓着改过我出生年月的户口本,我拉着你的手在学校报上了名。

多少年后的那个冬夜,90高龄、重病医治无效的你即将离世。看着你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叔叔说:“老娘啊,你这辈子最疼的就是小舟,偏的厉害,宠她超过所有儿孙,没见过像你这样宠一个孙女的。”你听了竟然口齿清晰地立即回道:“你们谁有她疼我?别的不说,就这20多天她放下工作,请假从上海回来守我,20多天日夜不离,你们哪一个像她?我宠她疼她,值!”只听此一句话,我心已泣血——奶奶,和你一辈子对我的爱相比,我对你的回报哪有万分之一?

 

你宠我爱我之点点滴滴,以及相关的一切,已经渗透进我的生命里,影响我的做人方式,待人接物,以及爱的极致状态。我从你那里学会了最大限度包容、悦纳对我任性的、撒娇的、不讲理的、撒野的人。那些爱我,我爱的人。我以为,娇宠与被娇宠者所有一切的发生、出现、绵延,皆有因缘。我珍惜那些基于爱和被爱,对我任性、撒娇、撒野、不讲理的的人,其行为背后对我的依恋、信任,率真率性、不设防。那是在我面前摘下了沉重的面具,任性自我一会。我珍惜我们能够这样相处之前,我们一起走过的漫长道路,珍惜伊人在我这里的本我自然。

这些,于我,比世界上的什么物质什么荣耀都珍贵。

它也让我坚信:童年享受的厚爱与娇宠,是一个人一生仁爱、慈爱、大爱、怜爱等诸种爱的泉源和宝库。反之,如果一个人在成人之后呈现出反抗、暴力、施虐,冷眼冷意,犀利透骨凉等倾向,一定是他(她)的童年受了相类的伤害。

 

但实际上自你走了以后,我就极少再有无遮无拦的任性了,极少极少。

有时我会静思自己为何过的不错,却还有那么多深不见底的失落。寻寻觅觅之后的发现之一,就是我长大之后的一路上,何时何地,都再也无法像在你面前那么任性了。和别人相处,我看似随意,却实际心存芥蒂,小心谨慎地把握着所谓的分寸,让自己更加所谓的懂事、理智、坚忍。

只因我知道,即便是爱我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那么你,只有你可以无边界无底线地包容我,接纳我,任由我。只有你和我的因缘是多少个百年之前就定好的,就像大地上的小河与大海,只有在你面前我才可以一任青山随云走,大地沿河流。只有你甘之若饴地在那个世界等我,不管我是清是浊,就像大海在等待它的小河,等待为我洗去满身满心的疲惫,融我进怀抱。

人,是不是都如此?离开了年少时的伊甸园、梦想、志向,自以为练达、精明、理智了,觉得以前多幼稚,现在总算看穿了,懂事了,通透了,实际却是变成少年时最憎恶的人了,变得苍凉,甚至接近绝望了?

那些忧郁、冷静、理智、坐看云起,背后藏着的是对人生、对社会,对他人赤诚的渐行渐远吧?是不是忧郁和理智有多广远,背后的赤诚就曾有多强劲?那种历尽世事苍桑的所谓平常心,是不是已经没有了心?

自从那个冬夜清晰地诀别你之后,我梦中常常有你,与枕俱醒。但很多时候梦中的人不是你,是另一些人扮成你。那曾经扮你入我梦中的人,一定是曾在某一瞬,一时、一段,如你一般让我任性过,给我娇宠过,对我怜惜过。虽然不是你,但毕竟相像你。我须回报以赤诚,以暖,以守候。这世间,竟然有人像你那样好,像你那么你!

“满恨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

霎那,永远,清明雨,那些我的清明雨。

 

                                                                                             2014年7月13日于郊区校园雨中。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在那银色月光下》,上海华夏乐团演奏,出自专辑《在那遥远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923)|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