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我只想看看你的纯真  

2014-09-03 19:45:46|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想看看你的纯真,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你依然持有的那份纯真。

我只想看看你的纯真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0年5月30日拍摄于挪威。



昨晚在微信平台上看到这个视频,正是秋夜大雨时。打开来,一遍遍听,依稀回到多年前第一次听到这个录音时的状态。

那是冬季接近阴历年底的一天,我独自开车送一个好友去火车站回来。漫天的灰云铺天盖地,空气湿冷地让人不敢深呼吸。节日里不能回故乡的淡淡忧伤,一年将尽的丝丝寥落,以及今宵别梦寒的缕缕怅惘,织成一张无形的大网似有若无地笼盖着我。

慢慢开着车,一任思绪流淌。在属于一个人的自我和纯粹中,孤独与凄清,如雨后枯树上攀沿而上的藤蔓,一点点在潜滋暗长。

车行四平路上时,但见街上行人寥落,平日的人头攒动已变得空空荡荡。一阵寒风过来,正有雪花从天空扑向车玻璃,纷纷扬扬。路两边,我最喜欢的银杏尚未全部落尽叶子,还有少数的叶片迎风悬挂在枝头。那撩拨人心的赭黄,小小的,如同一猎猎飘逸的旗帜,张扬着银杏在这个季节里的顽强,恰好和纷纷扬扬无声飘落的洁白雪花,形成了一幅绝美的反差图画。

那一瞬,心底涌起了万般的幸福与伤怀,似乎平生等待这一刻很久了,即便是随时死去也值了。

就在此时,车子的收音机里播放起了三毛的这段录音——

“冬天已经快要来了,那时候我住在一栋大学城附近修女办的一个女生宿舍里面,在那个地方我已经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他的名字叫何塞·玛丽亚,那么中文我就把他改成叫做荷西。当时我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可是就是上一首歌里面说的‘作一个花蝴蝶’的事件跟荷西还没有发生过,因为他太纯真了。那么在那个宿舍的大树下,几乎一个礼拜有三四次就会听到我们那边宿舍里的修女说:哎,Echo,外找。因为女生宿舍不允许男孩子进去,又说,你的表弟来了……”

 

我等如尘众生常常言爱,可是爱在何处?爱,是不是在对他人的护佑、帮助、提醒中?是不是在对他人的怀想、思念、回溯和追忆中?这样的回忆、牵念、怀想和倾诉,近在咫尺,或远在天涯,向对方,是不是都以前所未有的纯真?是不是唯有如此,爱才得以承载、激荡、流淌?

爱也是在确认了一个值得深爱的人时,看我们会以怎样的形式,怎样的守护,怎样的坚韧,怎样的义无反顾吧?会呈现在和伊人携手共度春夏秋冬虹霓雷电,直至生命尽头的一路上吧?而一个人具有怎样的爱的能力,也远远比具有爱的愿望更重要吧?

在三毛与荷西那一份旷世的爱里,三毛永别荷西后那些的回味,沉溺,伤心,明媚,就是一抹没有杂染的纯色。世上再也没有比他们更纯粹的爱了。纵使我们不能了解她的全部,但只是这一刻,已足见她烟雨平生的最纯真。

我们有多久见不到发乎情源于心的纯真了?那种没有任何遮掩、任何装饰、任何惶恐的,更没有任何炫耀的纯真?

只要有那么一刻,只从心的,只从空的,只从就在眼前的碎裂烟花,升腾炊烟处,而开怀笑,而放声哭的纯真,那般捶打灰墙壁,扯碎旧照片的纯真,也就足够了。

这渗入血液跃出灵魂的纯真,足以让一个人半生长久沉吟,让留白的余下时间,常常回思霓裳羽衣舞,回望秦时明月汉时关了。足以让另一个孤独在世的,将心化身为一株可以在任何悬崖绝壁上生根活着的常春藤,尽情高天蓝,深山青了。

 

遇见一个人,就可忘却全世界。当爱情纯到骨子里,就会痛倒无数人。三毛那最终一夜陪伴荷西的泪水,竟然让死去的荷西流出血来。人间自有纯情在,才会血泪相合流。

这段录音是三毛刻骨铭心的送君南浦。跟着她的如慕如诉,千回百转与倾情回溯,我看到,有春日的烟柳青青,千丝万缕。更有秋风里,满眼的残红吹尽。而叶子底下,有黄鹂自语。

人间最动人处,当数毫无定数的,突降而至的生离死别。落日楼头,水阔山远,今宵别梦,也许会不知不觉成永诀。曾经的竹里题诗,花边载酒,也都会在未来某个春暮,魂断江干。一个人和一个人,能够一起白发渐渐,星星如许,算是人生幸事了。也许昨天清晨,我和你还是同起同居,随鸡鸣起舞。而今宵夜半,也许只有其中一个去追问乡关何在,凭高目尽孤鸿一点点远去了。

人生的苍凉之一,就是你我都会有那样爱的祈求:漫留君住,漫留君住。而到头来,却总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只留下一个人愁绝西窗夜雨。

“暂分烟岛犹回首,只渡寒塘亦并飞。”我们生命历程中的有些人,有些事,离别只是个形式,他们一直都会在。时隔多年之后,只是黑白了,只是斑驳了,却从未凋落,从未残缺。它在历久弥新,在静静相随。是以永在,是以永年。

正是这样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一步一回头,这种愁绝西窗夜雨的纯粹和率真,才让世事难料、毫无定数的人间生活,有了微风掠过一泓止水的温柔。才让一粒粒尘埃般众生的寂静孤独人生,有了细浪追逐的声音。

也因此,耶稣、释迦、老子才始终保有对人类那份与生俱来的慈悲,时不时从彼岸世界的楼梯口溜下来,在人世灰暗的光影背后小立片刻,只为看一看太阳下班时暖红的笑脸,嗅一嗅下界飞沙与烟火氤氲的香气,吻一下顶着满天醉云归去的农家女的斗笠,听一听特别快车趋近解脱边缘时,那洒落的笑。

尽管许多人群都慌乱成杂草了,雾霾眯眼,忧惧的心,奔波的累,谎言的泛滥,名利的浊流,交换的爱情。似乎谁都在,似乎谁都不在。可我还是常常在暗夜里近在咫尺凝视你,抑或远隔千山万水瞭望你,就是因为你偶尔投向我的那天真眼神。我只想看看你的纯真,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你依然持有的那份纯真。


《三毛珍贵录音》(三毛关于荷西的珍贵录音)

 本视频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680)|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