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薄命的不只是红颜(素夜弦歌之十九:周峰《梨花又开放》)  

2015-01-12 21:30:36|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满了山岗,我的小村庄。

 薄命的不只是红颜(素夜弦歌之十九:周峰《梨花又开放》)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此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午间休息时,俩同事过来喝茶。

十分忙碌却又讲究拎得清的上海,在疲惫午间能够想着一起喝茶的,不多。

本想独自待会儿的,可对着想在一起呆会儿的人,独乐乐,孰若众乐乐。

玻璃窗外的太阳极好,暖得快把人化成棉花了。

自动煮茶机上有始终保持97度状态的茶壶。

人手一杯热腾腾的普洱在手。茶水氤氲起的淡淡烟霭,微微湿了额上的发。连累着的心也跟着湿了。

散淡的情状下,什么都能聊,聊什么都温暖。

聊起韩红的同性恋。顺着聊起她的歌,她在“我是歌手”第三季的《梨花又开放》。 

兴致顿起,三个人索性闭门听起歌来。

虽然韩红、陈明,孙楠,李延亮、阿宝、黄倚珊都曾唱过这首歌,但我一直觉得还是原唱周峰唱的最好,最感人。起句,就已催人泪下——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满了山岗,我的小村庄,

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呜呜响,我爬上梨树枝,闻那梨花香。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落在妈妈头上,飘在纺车上。

给我幸福的故乡,永生难忘,永生永世也难忘

 

重返那故乡,梨花又开放,找到了我的梦,我一腔衷肠。

小村一切都一样,树下空荡荡,开满梨花的树下,纺车不再响。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两行滚滚泪水,流在树下。

给我血肉的故乡,永生难忘,我永不忘,永不能忘

故乡,母亲,往昔,这个古老的话题,经久不衰回荡在人间,一如这首《梨花又开放》。

而同一首歌可以翻唱,风格可以推陈出新,也可以复制,但用心灵唱歌的人是孤本,无法复制,就像已经消失在我视线之外的那个歌手周峰。

 

那时候电视还很少,听他的歌是听磁带,在学外语的复读机上,一遍遍播放,听得如醉如痴,如梦如幻。《梨花又开放》、《与我同行》、《夜色阑珊》、《我是一只孤独的小船》、《我祈祷》、《季候风》、《游子心》……,每一首都听了无数遍。

不知有多少个寂静无人的时候,独自听他——当时还没有耳机线这小东西,要想不惊扰别人,只能自己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门窗紧闭。或者悄然到一个少有人至的偏僻处。细细体会,一句句歌词,慢慢咀嚼,那华丽声线背后的表达,情感和灵性。

周峰的歌有极强的节奏感,声音里有一分才情少年,丰盈少年才会有的忧郁,湛蓝色的忧郁,像是深秋的天空。他的声音里夹杂着稚气,稚气中却又有着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沧桑苍凉,混合着奇妙地糅在一起,声线华丽,以不可遏制的旋律流淌出来,凝成了一般少年难以企及的高雅气质。没有一颗少年维特的贵族心,深味爱之温婉凄美的善感心,唱不出那味道来。

仿佛一个受伤的天使,因着什么原因折断了翅膀降临人间,在凌波之上纵声歌唱,唱的都是天上人间的爱与恋。

那会儿外语没有什么长进,却熟悉了他的每一首歌。在一些特别轻快的时光,一个人洗衣服的时候,独自在月下闲逛的时候,周末骑车奔向郊外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哼出来。

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每一个少年的心事,都会有与之吻合的歌吧。

 

依稀记得,大概是80年代中期,有一期的《大众电视》封面人物就是周峰,那样子和他的专辑《玛俐》上照片差不多。他个子不高,看上去很灵活,目光纯净,像是有湖水在里面漾着。

我心中有天分的艺术家大多都个子不高,贝多芬,达芬奇,莫扎特,梵高。个子高的不是艺术家,是将军、骑士、武士。

清晰在心的是,有次一在电视里竟然看到了他,正在演唱《朋友》。一曲终了,台下的观众把他抱了起来,是几个男观众,场面非常感人。

那时候还没现在这么开放,女粉丝可以热吻、硬拉、狂抱男偶像。看着那场面,当时感动得要命,在心底一遍遍想:喜欢一个人喜欢至极才会要抱他吧,忘记性别地要抱抱他,像拥抱自己的灵魂,拥抱失散多年的亲人或情人。

好像是1988年春节期间,又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周峰,这是最后一次见他。中央台的一个晚会,主持人是当时央视的台柱子之一刘璐。他唱了两首歌,一个是《朋友》,一个是《十亿皇帝》。台上台上互动热烈,场面动人,那感觉就是:我的天才歌手周峰要大红大紫了。

谁知之后他却移民英国,悄然从中国流行歌潮流中消失了。

每一个华丽的转身,是不是都藏着别人看不到的情深?

世事无常,每一个给我们带来欢悦,带来感动的人,都可能在某个转弯处迅速消失,再也寻不见。不管他是我怎样喜欢、怎样懂得的蓝颜。

薄命的不只是红颜。

蓝颜也一样。

 

再之后又是许多年,时而还会听周峰的歌。每一个听,依然感动于他那纯真稚气的声音,干净华丽的音质,幸福温暖的忧郁。每一首,还是那么熟悉又陌生,那种淡淡的离愁别绪,深深的怀思怅惘,一次次唤回年少旧梦。只是,已不再为之流泪。

如今意气尽,泪已入流泉。

在扎根上海之后,有一次路过体育馆,不知怎么一下子想起了周峰,想起了他的那首《梨花又开放》。因为他1988年出国之前那几年,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上海,演唱会又大多是在体育场举行。当时的《文汇报》时而会报道他。

那一天在体育馆外徘徊很久,踟蹰而行,心中涌满了莫名伤感。

你在上海时,我在远方。

我在上海时,不知你又在何方。


注:本篇主题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周峰《梨花又开放》。

  评论这张
 
阅读(2713)|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