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静默,是挚爱的笙箫——乱弹电视剧《何以笙箫默》  

2015-01-27 17:53:24|  分类: 文学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you are my pretty sunshine 答应我,

哪天走失了人海,一定要站在最显眼的路牌,等着我来。

静默,是挚爱的笙箫——乱弹电视剧《何以箫声默》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年1月23日手机拍摄于小区。 

 

1.

2000多年前,柏拉图曾经讲过这样一个寓言:有一群人固定在洞穴里,终生不能行动或回头。一生中他们只能看到外部世界投影到洞壁上的影像,也就把看到的,当成了所能看到的外部世界的真实。如果有人谈着话路过时,洞穴里的人就会以为声音正是从他们向前移动的阴影发出的。

包括电影电视诸种大众文化在内的文学艺术,与柏拉图讲的这个“洞穴”寓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人常常由于置身的缘故而把幻象当成真实,把表象当成本真。

对于当下挣扎奔波在红尘的芸芸众生来说,电影电视给人们提供了一扇窗户,让人看到这个纷繁世界,在平白如话妇孺皆知的艺术中各自消遣各自娱乐,暂时逃离呆板枯燥重重压力,化解琐碎疲惫,滋润精神心灵。

也许所有的幻象、表象都是梦之一种吧。有谁的一生没有梦呢?谁的一生不是由梦牵着走的?


2.

《何以箫默》表现的母题富于综合性:流浪,回归;爱情,等待;结仇,复仇;奋斗,成长;出生,死亡;罪恶,救赎;绝望,希望……

写什么,呈现什么,无可无不可。这些都不过是构成文学艺术内涵的外在框架结构罢了。文字,图像,音乐,画面,情节,都不过时枝叶藤蔓。在它们之下,是创作者精神深处的真、善、美。

“扁舟短棹归兰浦,萧萧竹径透青莎。”如果你只看到扁舟、短棹、兰浦,竹径、青莎,那就舍本求末了。

“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如果你只看到白雁一行,暮色满天,几株黄菊,那就太近视了。

有些真实,埋在土里;有些善良,长在心底;有些美丽,融在灵魂里;有些坚守,锁在骨髓里。

而每个人心里,都有别人不懂的远方。


3.

这是一个转身倍出,而坚守缺席的时代。

有铺天盖地的文字和图片,以劝归的口吻,以关爱的名义,以俗家、佛徒的身份,叫人要及时转身,在亲情、爱情、友情及各种江湖中及时转身。在失意时,受伤时,等待不归时,秋风吹起时,雪花飘落时。

也有再三再四的叮嘱:要懂得爱自己,暖自己,自己抱着自己。这个世上,最后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我们要在这个薄凉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难道,在这个薄凉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就该是这种深情吗?这就是人世间深情的最终意思吗?还是在薄凉的世界里越发薄凉了?

《何以默》亦真亦幻地告诉那些抱着自己肩膀,站在寒冬里不知向何处去的人:还有一个何以琛在,还有一个赵默笙在。

总有一个人,和你同一旋律,闻弦而知雅意。

有一个也是有啊!

一个也就够了。


4.

初恋,都是用来回忆的。而他们却是用来温暖一生的,为了那份温暖,他整整等了她七年。在彼此没有任何音讯的情况下,就那么几近绝望地等着,守着。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谁都曾等待过。可有谁在不知道什么是尽头的时候,还在等?

就是有那么少得不能再少的几个人,坚信一人花开,就有一人等待;一人花落,就有一人相陪。这种等,这种陪,会痛得让人在一次次噩梦中醒来,沉沉坠入印满一个人笑颜的巨大黑洞。然后,这痛慢慢变成顽疾,深入骨髓,无药可医。

这份决意要一等下去的斩钉截铁,让那要等的人有一种平静,平静得如沧海月明,蓝田日暖。也同时,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

这句话,说的哪里只是爱情?

现实生活里,处处充溢着将就。

当他知道她曾在美国结过婚。痛苦万分之后,他依然选择和她继续走下去。一句“我不在乎”,要多少爱啊。

有些惊鸿的归处,只能向着每一寸虚空去问询。

深爱,无言。他们之间的对话,总是那么简短。而他对她,沉默多于言说,注视多于询问。

古代山水画里,那些为云、为水、为气而作的大片大片留白,都是情之所牵,情之所系的心灵天地。

静默,是挚爱的笙箫。在虚空以东静默,在虚空以西静默,在虚空以南静默,在虚空以北静默。


5.

喜欢剧里的那首歌,《my sunshine,其中一句歌词道:

you are my pretty sunshine 

答应我,

哪天走失了人海,

一定要站在最显眼的路牌,

等着我来。

 

 

(补记:25日晚匆匆发出手头的报告后,当即如约和几个铁杆吃饭喝茶。席间知道闺蜜DL二人近期都在追看《何以默》。专业方向上,她们一个英语教学法,一个工商管理学,竟然一同追看此剧,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此后连续两昼夜,在爱奇艺PPS上看完所有35集。困了就睡一会,然后继续恶战。只以果汁、牛奶、锅巴、曲奇、巧克力、沙拉为餐。呵呵,如这般日夜兼程读“禁书”,是二十年前读金庸的时候了。快哉快哉!受DL之命,匆匆涂鸦此文。)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Scarborough Fair》(卡斯布罗集市)口哨版,韩乘光吹奏,出自专辑《心弦》。

 

  评论这张
 
阅读(4435)|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