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快雪时晴  

2015-01-07 11:59:12|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雪时晴。佳想安善。

快雪时晴,佳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1.6向晚拍摄于快雪中。 


昨天傍晚下班,一走出办公大楼就感觉到了别样气息:寒风凛冽,天空满是铅色的云,空气湿冷,像是要滴下雨珠儿来。刚从空调暖气里奔出来,却在禁不住微微颤抖的同时心生欢喜——要下雪了哟!。

步履一下子轻盈起来,直奔停车场,一瞬间竟忘记了身着丝袜裙子薄大衣的悉索寒,像是要去赴一场心仪已久的约会,或者去机场去车站接某个想接的人。

坐进车子,发动,稍稍停留。然后婉转出车,蜿蜒上路。

车外,暮色已铺天盖地。华灯初上,一片繁华如天界。车流缓缓,去的方向,车尾灯一色红;逆来的方向,车前灯一色白,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连环与悠然,煞是壮观。忽然悟得红是色中领袖,白是色中帝王的味道来。

车内,此刻已温暖如春,皮手套下握着方向盘的手,握着的似乎不是方向盘,是满把的温柔和幸福。音响里流淌着小倩的歌,是那个谁数月前精心刻录寄来的。

仿佛天随人愿,车子刚刚驶上回家的路,就看见有雪霰儿噼噼啪啪落下来,随风扑向车灯车玻璃。只一会儿工夫,就留下薄薄的一层白了。

看着那层薄薄的白,竟然如孩子一般自顾自地无声笑起来。

所谓温情,就是这样在上天不经意间赐予的时空里,把自己、把他人当孩子来温存着吧。

 

一路慢行,始终没有打开刮雨器——舍不得刮去那一层薄如丝帛的白雪。

驶进小区停好车,却不急回家。关了车灯也关了发动机,在一片暖中静静坐着,听雪落车上的声音,看路灯下雪落车玻璃的样子。仰望高空,但见万里彤云密布, 瑞雪片片飞舞,如风乱梨花,飘至路灯光里,似银烛生辉。

因着车内的暖,薄薄的落雪已开始融化,那细细缓缓流下去的雪水痕印,像是深哀中的女人或剧痛中的男人,在夜深无人处的软软落泪,哀极,亦暖极。想起“杨柳风清千里梦,梅花雪落五更船”的句子,心中不由一震:无声无息寂然悄然中的风清千里和雪落五更,其实蕴藏着魂牵梦绕的等待和期盼,灵光乍现的清灵和温暖。

小寒一过,就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光了。黄河以北,常常是冬云暮惨,北风凛冽,让人伸不开手脚。可永远温婉的江南,却有早梅绽开,小区的园中,房前,窗后,溪边,一枝先发,引来两枝三枝,时有香来,明艳如雪,晶莹如玉。周末时光,悠然徘徊树下,看朗日光照一花一枝,心仪那份玲珑绰约,旖旎清绝。就像艰辛岁月里历经风霜、浸透苦寒之后依然还在的什么人,疏影横斜在细细碎碎的日子里。凝神倾听,有远音;驻足眺望,有笑意。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自有人类以来,秋收冬藏就是天道之大经。严冬夜,亮起青灯,炉边设香茗,窗下听雪落,亦人生快事耳。仰望寒天,杳远高空连无边人生都淡远了,澄明中有通透达观的暖。

原来天地间的冬天也可以只是一团温润,也可以有一腔冰封不住的安宁和欢悦萦怀的。这时候哪怕到处是落叶遍地,满目枯枝,苍凉如大荒之北的不毛之地,也依然能感受到万物在沉默中奋力扬起,在静静等待春来临。

 

万籁俱寂中,只听得雪落车顶打在车玻璃上的声音,心头萦绕着那个永恒的场景——房间壁炉里闪烁的炉火,噼噼剥剥燃烧的声音,茶壶里煮着滚烫的红茶,氤氤氲氲绕在人发际耳边的热气。

谁能分清它们是出自人的手,还是出自人的心呢,就像谁能分清冬日的凄冷,哪些是由于天气哪些是由于内心呢?车内听雪,似梧桐露滴的声音,落叶飞檐的声音,声声入耳,粒粒入心,像是有谁来探视,又像是有谁来陪伴;像是正去探视某个人,又像去陪伴某个谁。

且说这人之一生,韶华易逝,流光催人,几十年的流转也似乎是转眼间。人与事的聚散离合,很多也是像这季节的流转吧,去的去着,来的来着,一些别离杳无声息,一些相伴也寂然无痕。来的,去的,别的,在的,其实都是恰切的好吧。很多时候,远望胜过当归,微吟胜过高歌。相约冬季,不如无约散淡,把相见的日子交给上天。

只因为,任一个人再怎么奋奋奔突,汲汲皇皇奔走,一生也注定要错过很多,诸如未成形的长旅,远方的风景,难得一遇的经历,在意在心的人。自春花烂漫发端,至冬月静贞绵延,在迢迢河汉里,何不顺着上天之手,慢慢挥就那一幅生命的泼墨山水?

冬来水无痕,冬深山无迹。不着痕迹的妙处,在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透澈玲珑。一季的繁华过后,是一季雁过池塘不着痕迹的情深意长,如此时的雪落时光,才是真的好吧。

这样呆呆着,猛然间却发现飞雪不知何时已悄然停了,天空中似有星光,一两颗。

好一场快雪。

呵呵,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谁——

凌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

 

注:本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陈志远《如果》(口琴版)。

  评论这张
 
阅读(2487)|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