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越过山丘(素夜弦歌之30:《山丘》)  

2015-11-13 01:10:34|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越过山丘(素夜弦歌之30:《山丘》)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年2月1日拍摄于从罗马前往佛罗伦萨的路上。


1.

第一次知道这歌,是在初识艾明的小小聚会上。

那一天C和白云事先告知我说要带某个大报报社的女记者过来,教育学博士,是她俩共同的好友,想叫我也认识,问我愿意否。

对人到中年都有点交友洁癖的挚友而言,如果你最好的朋友要把她最好的朋友介绍给你,必定是先斟酌过你与那人有一些相投相近,性情上,趣味上。

“当然愿意!”

相见后四个人聊着聊着不知为何说起了李宗盛,一直沉静的艾明马上提到了《山丘》,随之她坐直了,动情地脱口而出了这几句: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看她此时的神情,云蒸霞蔚一般,完全不是一见面时的波澜不惊。

就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有灯光打在一直黯淡不明的舞台上,圆圆的光晕下,一个静默无语的女子亮起来了。

又像是夏日的午后,有斜阳穿过窗棂,照着房间里柔软的蒲草席。草席上,正搁着几条折叠好的蓝绸子绿绸子丝巾。

抑或江南水乡的暗夜中,突然就跃起了一只萤火虫,嘤嘤地在带着露珠的草间飞起了。

我爱每一个灵性的女子!

那天小聚会一直绵延到傍晚。回程时刚坐进车子,就在手机上搜到这歌,带上耳机线。一驶入江湾湿地宽阔车少的大道,就开始播放。

犹如吃了芥末被呛到一样,挡不住地,流泪了。

 

2.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开着车,听着歌,沿着那几条浓密绿化带眼影的大道,转了一圈又一圈,仿佛游出了时光之外。

港台歌手,听罗大佑、童安格、费玉清、五月天、王力宏、张学友、谭咏麟、张国荣、刘德华、周华健、齐秦,也听周杰伦、陈奕迅、李宗盛。

听罗大佑和李宗盛多一点。

这歌,只有李宗盛才能写出这样子,也只有他才能唱成这样子。

在我心底,所谓大家,就是一只泡了多年香茗的紫砂壶,不管什么样的清水进去,倒出来的茶,都溢着清香。而写字作曲的人,什么样的生活经他的笔下流淌出,都是隽永的。

李宗盛的每一首歌,都是顺手拈来,却自然浑然,如同一个兄长和你闲聊,让而你一边听一边身着纯棉衬衫在家里随意行止,舒服自在。那些低吟浅唱,不刻意隐藏,也不故作感伤,每一句都能进入你的心底。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一首《山丘》,似乎整个人生都在里面了。

自那天之后,流行歌曲中的民谣,在我的意识里,就是一个有故事的李宗盛,身着随意的便装,胡子也不刮,在他宽大的工作室里做吉他,弹吉他,唱着他自己的人生。

如果你听着听着就流泪了,不是因为那旋律有多优美,声线有多迷人,嗓音有多磁性,而是因为你恰好也有相似的故事,相近的人生。

后来,有一次在电视上偶然看到江苏某个电视台播出李宗盛的演唱会。衣着简朴的他低调淡薄,现场有很多青涩少男少女举着牌子,写着“忠实粉丝,我爱你”之类的话,神情里满是不知世事艰的轻狂、混沌和惘然,没有一点那种有阅历之后惺惺相惜、感同身受的懂。

而李宗盛,在台上那么深情那么投入地唱着,目光里也没有那种和台下人情感对接相融激荡出的光亮。就那样孤独而寂寥,孤零零地站在舞台,在不相干的喧哗中。

一阵酸楚。心隐隐疼。

大河弯弯,各在一端。

没有阅历的人,怎会懂李宗盛?

 

3.

人生要翻过一座山又一座山,不管山那边有没有最美的风景,有没有人等。要坚持到最后,不迷失,不倒下,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没有你在乎的亲人,没有在乎你的知己,没有过深情相爱,没有过悲欢离合,没有翻过几座山,没有遍寻不见的失落,怎么能算是精彩的人生?

不过山,不渡水,不登高,不经历,不感悟,不情深,哪里有完整!

可是,慢慢地慢慢地你就会明白,很多想说的话过了那个特定的时候你就再也不想说了;你和一个人、几个人曾经交汇过,最后还是各在一端了;你经过的难处多了,自然就会笑对了;似乎什么彩页都还没画出来,你的头已开始白了;你还没来得及竖起一块你自己像样的路牌,你已找不到自己了;你一次次奔向下一个路口,却没有看到等你的人在何处;你还没发现自己成熟,却已挡不住地步履蹒跚了……

《山丘》,哪里是一首歌,分明一段喃喃自语,一个饱经风霜的成熟男人回首往昔时对自己的喃喃自语。

返躬自省,谁的人生不是一首挽歌?出生了,就哭了;会笑了,进学校了;有理想了,开始苦了;奋斗了,失败了;爱了,痛了;聚了,散了;在一起了,无所谓了;安稳了,心死了;坐看云起了,快到终点了。

无奈,悲叹,沉默,忍受,却依然在困难中前行,在束缚中挣扎。纵然很少快意,但始终不言放弃。岁月将老,心中仍有火花在跳动。这,也许每一代人的宿命——不自量力地还手,对着掌控你的命运之手!至死方休。

有的歌,就算其中所写的细微末节你都有体验,可是要想真明白言外之意、韵外之致,也还是要段时间。

而《山丘》的精彩之处在于,你随便从中拎出一句来,都够你琢磨很久很久。

这样戳心的吟唱,要经过怎样的孤独寂寥、抚今追昔、长夜静思才会有?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尼采在他凝重又穿透的诗行里这样写道。

记得他在一次鲁豫访谈的节目里说:“如果再谈恋爱,一定跟这个女生讲,我没法让你快乐。在这个时代,大家都累坏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问题,所以不要再奢求对方给你快乐。”

“人生最初的四十年得益于教科书,以后的三十年是注释教科书的内容。”叔本华说。

人人都有自己的山丘。

渡人,渡己,片片慈悲不可废。

越过山丘,淡定,淡然,谁的潇洒背面是否都有惆怅?

坦然,自然,对人对己渐入本色的背后,是不是另一种情深?

让自己舒服,也让别人明白,是不是最真的人生?





注:本篇主题音乐来自音悦台,李宗盛《山丘》。
  评论这张
 
阅读(3100)|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