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生命深处  

2015-02-23 23:21:08|  分类: 感悟生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深处,人与万物原本就是共生共存一体的吧,

人与人原本就是没有种族没有地域阻隔的吧。

 生命深处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手机拍摄于2015.2.6从瑞士前往法国的路上。)



突降的灾难会让人措手不及,突降的亲近呢?

那是我从欧洲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坐在小区草地边上的木椅上晒太阳。着白色呢子短上装米色呢子裙,黑色礼帽黑色围巾。为防紫外线伤眼,墨镜着。

只要出家门,习惯了整整齐齐的。即使全世界都睡着了,也要整整齐齐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

不为谁,只是遵从内心,要如此。

木椅上放着我的黑色休闲大衣,黑色包包,淡蓝色热水杯。

耳中是音乐,膝上是闲书,《金岳霖回忆录》。

这样状态下的音乐就是咖啡厅里的背景音乐,不是用来听的,是用来遮蔽外界一切杂音的,是软软围住一颗安静的心的,是用来微吟此时高远天空的。

闲书呢,重在一个闲,不用劳神用心琢磨的那种文字,时而引得人莞尔一下,心有灵一下的那种文字。书的作者呢,偶尔会有精彩句子跳出来,仿佛一个早已同心默契的伊人,此时就在我对面近处的草丛中捉蚂蚱,时不时会捉住一个,回头对我举起手,轻唤一声“哎——”。然后我循声看过去,阳光下就看到了那闪着亮翅的蚂蚱,对着他欣然又淡然笑一下。

太阳极好。云白。天蓝。风轻。

这样的时光是悬空的,最宜远行归来在文字里休憩身心,消解疲劳,如绕空谷幽兰。

 

突然间,一条白色健壮的狗天降一般来到我脚边,摇尾摆首,无限欢喜,继而以头蹭我的靴子我的腿我的裙,热烈得像久别重逢的什么人。

“你是谁家的?”我认出这是品种叫牛头梗的狗。

谁知就在这一瞬间,它已不管不顾地窜上木椅,两只前爪一左一右搭在我肩头,毫无顾忌地在我脸上狂亲,因快乐而急促的呼吸铺满我的头发,我的脸。

“天啊!”

惊惧中我失声大叫,迅速拔掉耳机线,想挣脱掉站起来。

此时一年轻父亲带着他的女儿奔过来,叫着它的什么名字,命令它下来。恍然中我竟然没听清它的名字。

那男主人既而大叫:“你认错人了!”

牛头梗不买账,继续它的亲近行为,惊得我手足无措,又不好意思喊叫。

那男人举起手中栓它的皮绳子,要打它。见状,它只得讪讪地停下,跳下椅子。

“到草地上去!”男子对着它命令,女孩也跟着重复一句同样的命令。

牛头梗像是被胁迫着,几次回头,很不情愿跟着大小主人,走到草地去了。

留下我在那里惊魂未定,用湿纸巾一张张使劲擦个不停,头发,面庞,下巴,嘴,双手。

再看那男主人,30多岁,红上衣,女孩儿亦红衣,扎俩小辫,此刻和那牛头梗一家人正在草地上你滚我翻,亲热无间。

十几分钟后,那牛头梗又奔过来,回炉似的亲我的腿我的靴子我的裙。那爷儿俩几声呼唤,带着威胁的那种。它才不舍的离开我回到他们身边。

等我离开草地准备回家时,那狗狗又跟过来,一直跟到小河边,仰头看我,像个情深的孩子。

我说:“我要回家了,就到这吧,别跟我了,你到你家人那去吧,乖乖地,去吧,听话。”

像是听懂了,它看我走过河上小石板桥,才慢慢走回它家人身边,又回了两次头。

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忍不住沉思默想:我和这牛头梗是有缘的吧;动物的天性就是这样全凭一瞬间的感性体认,就立即无遮无拦表达自己欢喜的吧;生命深处,人与万物原本就是共生共存一体的吧。

 

这让我想起那天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君主广场的一幕。

着今天一模一样的衣饰,只是肩上多了黑色双肩背摄影包,胸前挂着沉重的佳能相机。独自慢慢看,慢慢走,慢慢拍完蓝天下广场上的那些雕像,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时起时落的鸽子,我站在那个主雕像前请同团的人帮我拍个照作纪念。

天蓝得醉人,像是画家画出来的,是大西洋深海的颜色。太阳暖暖的,闪着莹莹的水洗过的光。

我站着,看着对面拿着相机对着我的同伴。突然,一只手臂轻轻揽住了我的肩。

吃惊转过头,我看到一个意大利年轻男士站在我左边,墨镜,黑色头发,留时尚小胡子,咖啡色皮上装,黑色裤子,大大的黑围巾,斜背着考究的黑色皮包,咖啡色皮鞋,整个人从发梢到鞋尖一尘不染,正斜坐在一辆自行车上,左手握着车把,右手揽着我,是刚即时停下来的状态。我知道这有型的样子,就是时尚圈里最帅气的意大利单车男。他微笑看着我:

Sure?”声音浑厚,干净,像他干净阳光的笑容。

稍稍镇定一下,明白他是要和我合影,也微笑,轻而定地回答:“Sure!”

对着我们等待拍照的同伴笑了,很郑重地揿下按钮,然后对着那意大利人说:

Ok!”

谁知那意大利帅哥顽皮却清晰回道:“NoMore!”

同伴一愣,既而大笑,看着我。

我亦欢笑,说:“Go on!"

同伴欢快地笑着,对着我们左移右动,连拍数张。

之后我对那单车男致谢、作别,带着笑。同伴一边奔过来给我看照片,一边笑侃“艳遇艳遇!”

此时想来,我和那单车男也是有缘的吧,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我漂洋过海来到君主广场,看那里的雕像、那里的鸽子、那里的阳光,恰好他此时也在;人的天性就是这样率真又温婉的吧:冲着一个背影他就奔过来停在我身边,伸出手臂轻轻揽住我,以绅士亦感性的微笑,纯净亦快悦地和我一起站在这个背依蓝天的镜头下,以此表达对一个异乡观光客的欢喜和善意;生命深处,人与人原本就是没有种族没有地域阻隔的吧。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邓伟标《问道》。

  评论这张
 
阅读(3383)|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