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我早已忘怀,是从哪里来(素夜弦歌之二十一《窗外》)  

2015-04-29 23:38:03|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早已忘怀 是从哪里来  也只能相信 你比我明白

我早已忘怀,是从哪里来(素夜弦歌之二十一《窗外》)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窦唯。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1.

男性的体内也有母性吧,精神、肉体的母性皆有吧。就是那种柔情着、呵护着、微笑着、拥抱着、心疼着、含咀着、恨不得舍己为他人做一切的那种状态,那种东西。

听窦唯,听他的《艳阳天》专辑,听其中的《窗外》就是这感觉。

窦唯是灵性的,是当代歌坛最才气逼人的艺术家。他的词,曲,绘画,他的表达,都是极其自我的,唯一的。

他用自己的语言,任何人都听得懂却不轻易能抵达的语言,只有小众的几个人才能理解的语言。

王菲很棒。李健,孙楠,满文军,韩磊,刘若英,汪峰都很棒。

但不同。王菲他们是杰出的歌手和艺人,窦唯是艺术家,充满灵性的艺术家。

岁月里,有多少事情多少情怀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可理解的又有多少是可以说得出来的?说得出来的,又有多少是完全吻合我们内心想要表达的?

绝大多数的事,情,都不可言传,它们都在我们语言抵达不了的地方。唯有以心感之,以情切之,以灵魂触碰之,才能得其一二,然后浸润在那种温润中。

只有那些诗性的人才能呼唤出人性最真的部分,并把它们呈现在我们面前。

他们以天才的觉知和灵动,感知着,书写着,低吟浅唱着。认识,发现,创新,把一些人类共有的灵性传递出来,绵延下去。

我们的生命很短,但有那么多妙不可言的东西存在着,在我们经过它的几十年间供我们汲取,如山间之清风,湖上之明月,让我们沉重的肉身得以休憩,混沌的灵魂得以澄澈,在无常中永恒着,让一些人的光亮一直延续着,这一切让我如何不感激这个大美的世界、大美的人间! 

2.

最深刻的东西,只能经由最深的感情,在最微妙的时刻来回答。否则,就辜负了它,就弄弯了它,走形了它。

在最重要的生存感悟上,在最关键生命节点上,在最安静的时空里,我们总是莫名的孤单,永远只有自己。即使是万能的上帝,也不在场。

人在最深的悲哀时是沉静的,不会嚎啕大哭,哭天抢地,更不会诅咒谩骂,怨天怨地。心在此时明白的是——最不愿发生的发生了,生命中最黯淡的时光到来了。那些东西一直潜伏在日子里,不知何时就会浮出水面,此时终于来了。

每当此时,除了自己越发的沉静、忍耐、坦然,一一应对,还要别的办法吗?没有。

寂寞是可以打发的吗?是可以驱散的吗?不!

我们在人群里,在对话中,在热闹的酒会上,在某人的怀抱里,就不寂寞了?

最好的文字,图画,音乐,都产生于无边广大的寂寞。

窦唯的《窗外》,就是在深层寂寞里低吟出的玄歌吧:

窗外 天空 脑海 无穷 

绿色原野

你灿烂的微笑 我拼命的奔跑

远处飞过 

无缘到村落 

日落船又归

看那天边 白云朵朵片片

就在瞬间 你出现在眼前

还看到晚风在吹 还看到彩虹美

窗外 天空 脑海 无穷

我早已忘怀 是从哪里来

也只能相信 你比我明白

经过了无边无际的寂寞熏染,然后清晰地领悟到只有寂寞中才能深切感知到的美好,一个灿烂的微笑,一个不早不迟出现的人,一缕拂在空中的晚风,一段七色斑斓的彩虹,却欲辨已忘言。

悲凉里玩味出冉冉升起的欢欣,欢欣里看见缓缓弥漫的悲凉,这样的文字、音乐、歌唱,就是活着的深刻趣味了。

3.

勾魂术这东西是有的吧。

《窗外》最后唱到“槟榔,槟榔,你我早已哑巴”这句时,瞬间进入另外一个完全与前不同的天地,真让人魂飞天外。

是可堪孤馆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吗?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吗?是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吗?

是,又不是。

神来之笔,天籁之音,勾魂之唤。

《噢!乖》开篇处的笛子,《姐姐》的前奏,《钟鼓楼》的伴奏,飘逸、空灵、清澈、纯净,如禅宗的浅吟低唱,精妙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已经入境了。

就这一点,当下中国音乐人尚无人可与之匹敌。

勾魂术,在窦唯音乐,已炉火纯青。

4.

懂一个人,是人间最美的事情。但最美的往往都不可持续。

要持续,必须掌控边界。比如绝不涉男女之事,更不娶不婚那人。

否则就会如烟消失。世间的事,有些边界不可过,跨过去就是死,自己死在对方视阈里,对方也死在自己的心里。

大多的人与物与事,得到之后的悲哀,就是死。

花开半季最好。所以王尔德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另一个是得到了想要的。”

跨过界去,其结局就是迅速完结,就是死。

窦唯和那三两女子的悲欢离合就是如此吧。

其实相爱相知的双方,何必去对方身上执意寻找那种定义为男性的、女性的东西是否存在,是否浓郁?又何必像双边贸易关系那样去衡量各自付出的谁多了谁少了?视之如兄妹,如伙伴,如邻人,如一个并肩作战与子同袍的战友,也许彼此的天地都会广大起来,看对方的目光也会更多一些感激。

在情怀的世界里,一次次自死,也让人死。如此死的次数多了,就疲惫麻木,了无深趣了吧。

况且真正的遇见,多难。

不可轻易让它死了。

看着窗外的窦唯轻轻唱:“我早已忘怀,是从哪里来,也只能相信,你比我明白……”

那时候的窦唯,还年轻,现在呢?

 


注:本篇主题音乐《窗外》来自虾米音乐,出自窦唯专辑《艳阳天》。

  评论这张
 
阅读(2612)|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