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所有的树都是你的我的,影像  

2015-04-07 20:06:00|  分类: 天地人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的落叶都将回到树上,而所有的树都是你的我的,影像。

所有的树都是你的我的,影像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吾友XY2015年2月8日手机拍摄于南国。


1.

每个人前行的沿途树林里,偶尔都会飘起一杆白旗吧?然后林子里窜出一只灰尾巴的松鼠,就像就像冷不丁冒出的投降念头。

缴械认输这事儿弄好了,是不是就叫陌上花开缓缓归矣?

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苍白,在上面涂上点灰色,那种迷人的永远灰,是不是就叫放手?

心如止水再无波澜地枯萎着,盖上脸遮住眼,是不是就叫淡然?

爱无止境,心还会时而隐痛,却懒得呼唤懒得探班,是不是就叫天涯各安?

伤痛久治不愈,结痂了还会流血,留下亲情友情恐惧症却死不认证,是不是就叫一个人的精彩?

打着灯笼上山,拎着一包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的害怕与祈愿,是不是就叫一些人的烧香祈愿?

心无宕动,自然就风烟俱净了。静心想来,这世上总有些我们管不了的事,顾不到的人,说不出的话,其实这样也是好的,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由它去吧。至于你我,只要有光,就向着光的地方走。一味沉浸黑暗里的人,连影子都不愿跟随你。


2.

你有多高,你的朋友和圈子就有多高。你是什么样的水,就有什么样的云在水面徘徊。你有什么样的气场,就有吸引什么样的人到场中来。

因为人所愿望的,都是自己没有的,是一直缺失的。

看叶芝的《当你老了》,是暖房里安然相伴的温馨,是爱一颗老而弥新的灵魂。而我们写《当你老了》之类,常常还是二亩田,一条狗,老夫妻俩一起种菜种豆。

那是因为西人有房就有地,地是自己的,法律规定它不可侵犯;西人有上帝,相信人有灵魂;西人有充分的社会保障,退休有养老金,病了免费医治,不管你有无儿女,都可以老有所依,可以安享晚年,在宽大的房间的炉火边相伴,带着愈老愈纯净的灵魂。

可是我们,一生一世都没有自己的方寸之地,累了一辈子买下房子只有70年的使用权,房子下的土地也不是自己的;我们心中没有上帝,很少真的相信人有灵魂。我们终其一生无可皈依,然后从物质到精神的老无所依。所以不管多老,我们都想着要三分地一亩田耕种衣食所需,以获得一点点的安全感,安顿感。

人,被剥夺久了,就自然而然把自己当局外人了。被剥夺的太多之后,最想要的,只能在梦里获取,在文字里表达了。

文字,也是一种家园,是梦的栖息地吧。


3.

苏曼殊《燕子龛随笔》云:他一日在远离喧嚣的山寺中,北风甚烈,读放翁之“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时,泪痕满纸,令人心恻。

这世间有一种人,眼极冷,心肠却极热。眼冷,所以不管是非,尤其是小是小非。心肠热,所以又常常悲慨万端。面对人间艰难苦恨,悲悯至极致处,甚至会泪痕满纸,心恻不已。

但理智告诉这类人所有的悲慨万端都是虚空,落在红尘里,没有实际用处。他们冷静告诫自己:人生何必时俗喜,何必鬼神怜,但得一二快处,倾泻肝胆,发摅瑰奇亦足豪也。

可是虽知无用,却依然不能忘情,心底还是一直被热肠挂住。

于是,就那么悬着,苦着,痛着,冷眼看穿着。

在一棵树的枝头。


4.

日月循环无定止。春去秋来,多少荣枯事。

 “野鹤无粮天地宽”。圆因法师之此言,与其说是生命的另一种绝处逢生,不如说是另一种生存状态的散淡旁逸。

如果在某个琥珀色的傍晚,我此生的时光移到了尽头,不必挥手作别,不必收拾行囊,如同月影轻移而去,就像来时一样。

所有的落叶都将回到树上,而所有的树都是你的我的,影像。

 


注:本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The Fallen Leaves》(落叶),出自专辑《Forest Cello》( 森林中的大提琴),演奏者: Dan Gibson(丹·吉布森)。

  评论这张
 
阅读(2866)|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