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那些牌好、技高,且心怀悲悯的人  

2015-05-08 13:13:54|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牌好、技高,且心怀悲悯的人……

那些牌好、技高,且心怀悲悯的人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吾友南方行者2008年12月15日拍摄于云南滇池。 

 


1.

莫名的,从少年时候起,就对天地间的一切苍凉和寂寥格外痴迷。

落日、衰草、残叶、老树、断壁、破垣、孤雁、荒野、风烛、雪天,它们仿佛就是另一状态的我自己,是我的前生后世。只要和它们相遇,就有一种在至爱怀抱中泰然迎接死亡的安顿和温润。

于人,则一直对孤苦伶仃者、茕茕孑立者、举目无亲者、形影相吊者、无依无靠者、离群索居者、甚至单刀赴会者,格外关注。只要他们进入我的视野,都会莫名心疼眼酸,恨不得立即变成孙行者,把他们都领回家给其衣食住行所需,然后助其一臂之力,让他们迅速渡过难关,结束独行落寞与孤寂,尽快回家。他们总会在瞬间让我在这个世界中安宁下来,想要成为一个济世英雄,奋力打出一个世界,提供给他们安身立命。

我知道我不能。在这个广阔的天地,实在是太渺小,太无能,小女子我。

也因此,有一种冲动让我在远处静静注视他们,试图要看清他们的前生今世:他们从何处来?他们要往何处去?他们何以成为今天的模样?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以此想看清他们的灵魂,汲取一个小女子生存于世所需要的动力与养分。

巴尔扎克说:“精神生活与肉体生活一样,有呼也有吸:灵魂要吸收另一颗灵魂的感情来充实自己,然后以更丰富的感情送回给人家。人与人之间要没有这点美妙的关系,心就没有了生机:它缺少空气,它会受难、枯萎。”

2.

看窦唯当年参加香港红磡演唱会的视频。短发黑衣,沉着冷静,脸上散发年轻的光辉。

看他黑豹乐队时唱的《无地自容》,在梦乐队时唱的《高级动物》、《哦,乖》、《黑色梦中》。

那时的窦唯,瘦而清秀,沉静中透着子弹般的爆发力,不管是歌声还是舞蹈动作,都会在沉静中突然爆发一种穿透效应,如子弹穿越铜墙铁壁。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好一个干净纯正的少年郎!

看稍后他唱的《艳阳天》专辑,竟着上了几许缥缈几许空灵。

再后来的1999,他的《我最中意的雪天》横空出世。这是他给电影《我最中意的雪天》做的配乐。柔美的曲调中暗流涌动,燃烧着扣人心弦的激情,以一种空灵、唯美、深邃的浪漫和伤感让人淹没。唯美到让你甘愿沉浸其中直至灭顶,已具有灵歌的意蕴。

在这里你会发现,一个人的灵魂可以变成精灵,在它的魔杖指挥下,一个雪天能够变成水晶宫,一根雪地里的稻草会变成金钢钻,一辆在雪地里滑进的雪橇会变成欧洲中世纪的华丽马车,走在深夜悄无声音的街道上。那街道,通向一所永远安放着和平、爱、感恩、信仰,每一种声音都有上帝在聆听的教堂。

有飘忽之思,才会运空灵之笔。运空灵之笔,才有艺术的张力。

而空灵境界的抵达,必须具备一定的胸襟,莹洁的灵魂,辽远的遐想。唯有如此,也才能留给人一个清新跌宕的回旋世界。

可那之后呢?

06年他冲进某报社砸电脑,烧车。

08年他在接到北京市一中院二审判决时说:“如果往后再有类似的不公平事件在身上发生,我还是不会妥协,会抗争到底”。

他说:“真正有想法有能力的人,更多地是被压制。”

他说:“我总希望结善缘得善果。”

他说:“我对‘爱情’表示怀疑。在良性社会里,爱情存在;但在这么一个环境下,它一定是变了质的。”

他说:“录音棚最让我感到安稳。”

3.

反复听窦唯的《高级动物》,词、曲、演唱都是他的《高级动物》: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

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

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

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嫉妒 阴险 争夺 埋怨

自私 无聊 变态 冒险

好色 善良 博爱 诡辨

能说 空虚 真诚 金钱

哦 我的天,高级动物

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伟大 渺小 中庸 可怜

欢乐 痛苦 战争 平安

辉煌 黯淡 得意 伤感

怀恨 报复 专横 责难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

沉闷的鼓点,阴冷的气息,诡异的氛围,平静的独白。

48个两字词,差不多涵盖了人类这种高级动物所有的复杂和矛盾。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这哪里是吟唱?分明是质疑,抑或就是否定!

4.

这世间有一种灵性者,具备看穿世情、穿透黑暗的力量,能够抵达一般人所不能的高度、深度、广度。他们很容易就能看穿人性的卑劣,了解世间的丑陋。也能敏锐觉察人的柔善,人的宽厚。

为此他们常常对一切都抱怀疑态度,对所有的存在都表示质疑。质疑爱情的有无,质疑守信的长久,质疑人的善意,甚至质疑宗教的意义。他们会在瞬间明了别人言辞后的真实意图,感应到语气后的好恶,甚至笑容之下的谋划和恶毒。

同时他们也天生具有一种类似核能量的东西,永动机一般,在死亡之前,不会停下脚步。他们一生中不停地自我超越,不断地再生,一次次凤凰涅槃。

这一切,让他们高高山顶立,俯瞰人间;也是让他们深深海底行,独自痛苦。

也因此,他们的心灵如黑色金属,时常有一缕缕明霞掠过。他们孤寂地在最热闹的街市上流浪,满心不屑,满目荒痍,像一座孤峰,拒人以千里之外。

卡莱尔说:“在任何地方,人的灵魂都站在光明与黑暗两个半球之间,处在必要与自由意志两处永远敌对的帝国的边界上。”

5.

但实际上他们比谁都渴望温柔,渴望安定。只因为他们内心充满孤独者的恐惧,漂流者安全感的缺失。在他们反叛抗争的背后,是一颗易碎的心,一颗因为善感易碎而破碎了许多次的心。

世俗语境下的光环、荣耀、男女粘连,都不能真正弥补他们内心的空荡,只因为他们明了这世间最重要的是真情、是实义,是向真向善向美的灵魂。唯有这些,才是他们寻找的最后港湾。

可是这样的港湾本来就是人间稀缺,到哪里去找?“天长地久,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原本就属于理想国。

他们在目标、理想、情感上追求纯粹和百分之百,尽管他们自己也做不到纯粹和百分之百。他们会对哪怕是一点点的杂质、动摇、游移,心生冷寂,只是不说出来。

积淀久了,积累多了,总有一天他们会拂袖而去。所以你会看到表象的他们跟谁合作都不会长久,跟谁牵手都走不远。就算他们挥别的时候自己内心流着泪,滴着血,下着骤雨,挥别之后会依然放不下,时常回头,但离开的那一刻他们呈现的样子是只此而靡它的决绝,壮士断腕的果断。

他们也越来越难爱上一个人,越来越不相信爱情。

这不是因为越年长、越成熟就越难爱上一个人,而是越年长越成熟,就越能分辨那些所谓的情事是不是爱。

6.

茕茕孑立的之后,他们看上去孤独落寞,我行我素,独自仗剑行天涯,甚至是在一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地方,披蓑戴笠,独钓寒江。

但实际上他们从来不曾远离,他们一直在深切关注着过去,当下,未来,关于人,生存,生命。他们心怀悲悯,比谁都更爱这个世界,更爱人间。他们试图尽一己之力给这个天地一点抚慰,给人们心灵找到一个出口,一条绽放精神的道路。

人们常常习惯于嘲笑别人的不合群,陈腐地认为不合群的人是一种失败,是没有本事。岂不知自己早已变成世俗尺度的仆役,在不知不觉受着习惯和即时诱惑的影响,要么就是被他人的思想观念所扰,一直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且木已成舟,几乎永不再可能去做内心真正渴望的事了。

而自由,不只是说“不”的能力,更是说“不”的胆量。

不向静中参妙理,纵然颖悟也虚浮。

没有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也不问为什么,有一种人就是这样静静走自己的路,执意创造出一个人的艺术,呈给这世界。

7.

每一个特立独行者的命运和行动轨迹,都像一个谜,苦行僧般行走在大地上,有点荒诞地把一切扛在肩膀上。一路上有风有雨,也有岚有霞。但这一切对他们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走在他甘心选择的、只此而靡它的属于他一个人的路上。

那些幸福和悲伤,快乐和绝望,朝圣和领悟,都一一烙印在他们的作品里。那是他们的王国,他们的瓦尔登湖,他们的终南山,也是他们的桃花源。

在那里,他们总是默摒弃,质直其心。

在广袤的原野,无边的丛林,无垠的蓝天,无际的大海,无涯的时间,他们轻轻闭上眼睛,让灵魂因生命与宇宙对接而奏出自己的灵之颤动。

要听到这颤音,听懂这颤音,你也必需:默摒弃,质直其心。

8.

知乎上有句话深得人心,得网友点赞最多:

这世上什么样的人最让人敬慕,自己也最幸福?

就是那些牌好、技高,且心怀悲悯的人。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窦唯《我最中意的雪天》(track15)。

  评论这张
 
阅读(3429)|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