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天涯有远梦  

2015-09-02 17:09:02|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有个小院子。院子在不闻车马喧嚣的城里或郊外。

青砖铺地。木雕窗格。有一株丁香树,遮蔽在房檐之上……

天涯有远梦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1.

那一年在月牙泉,一个人慢慢绕着它走,久久流连。

遍布泉水周边的音箱里,循环播放着田震的《月牙泉》,低低的,缓缓的。

8月的阳光直射沙漠,午间更是热气逼人,游人稀少。白云蓝天下,那低低的歌声不知为何凭空添了几分忧伤。

看着静卧沙漠的那一弯泉水,默想几千年来碧如翡翠的它, 是如何在黄埃散漫的流沙中干旱不枯竭的?如何劲风吹沙不落泉中的?又是如何养育了依偎它环绕它的那一圈茂密芦苇的?它是如何在风走沙移的环境下始终碧波微漾、纯净不染、不移不变的?

有泉若此,非神而何?

大凡达于至境的深刻孤独与纯净都这般具有神性吧,一如耶稣、老子和释迦。

不管耶稣、老子和释迦身边有多少信徒追随,他们都是独自夜行的寂寞圣哲,灵魂无所归依。

看看他们的面庞,他们说的话,常常溢满不知一归何处的无边寂寞。

 

2.

重看高仓健、倍赏千惠子、吉冈秀隆主演的《远山的呼唤》。

忽悟得,一切情爱的悲剧,也许根本在于呼唤与回声之间的不对应。

或一方呼唤,一方不懂;待被呼唤的懂了,那呼唤者却已转身走了。

或一方呼唤,一方应答了,但所答非所问。待呼唤者发现那一方并非自己要呼唤的人,自己认错了人,再也无心久留,转身走了。

或一方呼唤,一方应答了,所答即所问,问者答者欣欣然。但是其后一方以为船到码头车到站,不再练声不再养气,慢慢的无力应答另一方的呼唤。呼唤者渐生孤独,最后独自先行了。

呼唤与应答之间的不对应,哪里只是时间差呢?是灵魂高度深度的不对等吧,或者是灵魂和能量的没有同步提升吧。

 

3.

行车途中,广播台里忽然响起一首熟悉的歌:“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男声唱过女声唱,同样的歌词。

遇见可爱的人,男人女人也许都会一时情起而风起云涌,都会恳切在心里祈求:“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千呼万唤之后,那人走过来了,坐在你身旁了。

一时三刻,你觉得世界那么好,一切皆为君设——云悠然而出岫,鸟翩然而飞回。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竟然一起花落你家庭院了。

可是呢,日子久了,伊人如果一直坐在你身边,你就厌了,心中暗暗期望伊离开片刻,让你独自呆会儿。

再后来,伊人如果不离开,你就想离开了。

再后来,埋怨升级,心生厌恨,宁愿没有伊!

也许人生不过两大秘密,一是欲望,一是厌倦,如花开花谢,此消彼长,此长彼消。

当欲望升起时,不知不觉就贪了、馋了。求之不得,更进一步就倔了,拗了。

于是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处心积虑,千方百计,鱼死网破,不惜一切。

终于达成。好啦!

达成之后呢,慢慢熟了;熟了之后,不是落了,就是烂了;然后就腻了,厌了。再之后就烦了,躁了。连着就是一心要抛开,非割绝不可。甚至宁愿什么都没有,就让自己空着。

对物,对事,对人,皆如此吧。人性嘞。

几经循环往复,渐至至垂垂老矣或未可明晰此中就里。

 

4.

打开网上文字标题,点开链接,或翻开书页,到处是教人学聪明学智慧的所谓戳心文字。

叫人如何在职场、在朋友、在亲人中学聪明,教人懂得如何面对薄凉及时转身,叫人学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人如何厘清爱情婚姻中的双边交换关系。莫不振振有词。

暗藏着的,是不是看世界的阴谋论,处世的策略论?

这是叫人学聪明吗?明明是薄情寡恩。薄情寡恩到理直气壮,甚至洋洋得意。

是因为天下承平日久,人越活越没有豪气了吗?是因为受伤太多,人越来越谨慎了吗?还是因为胸襟丧尽,人越来越猥琐了?

到处都是算计,时时估算着值得不值得,丢弃了人之为人的真醇心性,面对亲人、友人、爱人、熟人、路人,无不怀揣着一个微型计算器,再也没有了拍案而起、舍我其谁的担当和壮气,没有了顶风冒雪、拾阶而上的凌然正气,只有相互邀约着、你扯我拉着,一起掉进狗苟蝇营、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深沟,在薄凉甚至冷酷中回环往复。亲人、友人、爱人、熟人、路人,所有人,都成了可能对我们心怀不轨、暗中图谋的人。

薄情的世界,源于薄凉的人。

也许无法让世界和他人不薄凉,可是让自己温暖一点厚道一点,总是可以的吧?

 

5.

想有个院子,很想很想。

院子在不闻车马喧嚣的城里或郊外。

青砖铺地。木雕窗格。有一株丁香树,遮蔽在房檐之上。

房梁上住着一窝小燕子,房门大开着,任它们一家老小飞进飞出,衔泥衔草。

丁香树上有一巢小喜鹊,筑巢鸣叫,一年四季它们都在。

树下有个木质摇椅,青砖缝里有柔柔小小的碧草。

摇椅旁有茶几,褐色,暗香浮动。

茶几上有紫砂壶,有钧窑杯。

杯旁闲置几册书,宣纸,线装。

院子再大一点,还有裸露的泥土,盈盈草坪,一串蜿蜒的杂色踏脚石。

随意院中。着淡蓝色牛仔裤或牛仔裙,配白色T恤,各种式样的白T恤。白色帆布鞋,系带,低帮,高帮。

即便一蔬一饭,也安然得山高水长了。

可拥有这个院子之前,必须有择一城而终老的能力。

而有这择一城而终老的能力,之前要经过漫长的跋涉路。

否则只能想想了。

时至今日,看来俺此生只能想想了。

天涯有远梦,归路未曾迷。

因为有一个远梦在,就可以静心等待。所以不论什么时候,能拥有那样一个小院都不算晚,余下的时光依然亘古绵长,还可以有充足的日子一起在小院里互相陪伴,看云飞云起,花开花落。而在尚未拥有那个小院之前,也可以常常设想小院的模样,青砖,窗格,丁香树,小燕子,喜鹊,木质摇椅,茶几,紫砂壶,线装书,砖缝里的碧草,裸露的泥土。心已相许,人不在也在小院了,光阴也可以一寸寸划过面庞而有了别样的风清月朗。

能这样,始终这样,心存一个天涯远梦,一直向着那个院子走,已足够美好了。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Endless Time》,演奏者:Tom Barabas  ,出自专辑《The Very Best Of》。

 

  评论这张
 
阅读(3654)|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