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素夜弦歌之25:《途中》)  

2015-09-26 23:08:09|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在深情中忘情,在忘情中深情,

如一颗树,圆融而坚定,沉默如天边的晚霞,这就够了。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素夜弦歌之25:《途中》)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386日拍摄于青海湖。

 


1.

有一种歌,你喜欢它爱它,惊鸿一瞥的那种喜欢那种爱,往往是因为你第一次听的瞬间,它的声音、它的歌词一下子触动了你诗化记忆的按钮,倾泻而出的东西随之把你淹没了。

这个周六的上午,把家里清洁一新后,正坐在阳光斜照的沙发上喝茶翻闲书,有好友从微信里发来陈鸿宇的《途中》,同时叮嘱:“这歌最近我一直在听,你多听几遍,它哀而不伤,空旷辽远。和《南山南》对着听。期待你能写出来。”

伊对音乐总是有不同寻常的感受,每次发来的歌与曲,都是深深触动伊且深深流连的。

凡精神层面的分享,都是带有私密性共振的意味,只有在彼此可以建立通道的人之间才能进行。

年少时不知其中奥秘,不知“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之言而与之言,失言”的真谛,有时会不看对象不分情境地把自己喜欢、自己钟情的东西说给别人。只有到了一定年龄,且具备一定阅历之后,才会明了分享中深刻的边界意识,其中的自尊与尊人,自懂与懂人。也才明白我们分享给别人的各种东西,一首歌,一件礼物,一幅画,一本书,一封信,都不过是标志物,背后传递的是情感和领悟。而其中的一些分享,具有唯一性,只给谁,只给某个人。你知道那人懂,和你一样懂。

就是有那么一些时候,天是黯淡的,路是黯淡的,大地是黯淡的,楼宇是暗淡的,花鸟虫鱼也都失了色。你却记得有个孩子和你一样,会和你一起从暗淡中走出来,穿着青花瓷缝制的衣裳。

 

2.

戴上MARLEY耳机,打开来,陈鸿宇那极富磁性的声音一下子铺天盖地漫下来,低沉,安然,内敛,类似赵鹏却又比赵鹏多了一份激情和穿透的那种接纳,包容,腾空,如道白,如自语,如一个人的禅定:

夕沉下 的飞鸟

影子 多细长

夜宿在 某山口

雾气 湿衣裳

挎壶酒 给荒野

饮酌那秋黄

不吁然 不吟唱

只拾掇行囊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日升抑或潮涨 

痛彻抑或善忘

你要去的地方

四野细雨春芒 

太轻 太急 恓惶

听街声 闻世况

或走俗寻常

经戈壁 过断桥

塌落泥土香

递根烟 给路客

解乏这星光

茧磨在 鞋跟上

无所谓远方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苦旅抑或迷香  

欢喜抑或坠亡

你要去的地方

遗情处有诗章 更行 更远 还唱

沿途避走齐脖的深草,和滚落衰亡的陡坡。

给蹭过车的老司机递烟解乏,不惦记竹筒盛雨露的事儿。

你要爱荒野上的风声,胜过爱贫穷和思考。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早春不过一棵树。

耳机建构的立体声流淌世界,把一直深藏在我无意识深处的一连串人在旅途的意象凸现出来——夕沉、飞鸟、影子、夜宿、山口、雾气、壶酒、荒野、秋黄、行囊、风起、水浪、日升、潮涨、四野、细雨、春芒、街声、世况、戈壁、断桥、泥土、烟卷、路客、星光、茧、鞋跟、远方、深草、陡坡、竹筒、暮冬、白雪、长信、早春、树林,随之,这一生旅途中所经历的种种情怀,诸如枯寂、虚妄、恓惶、伤怀、痛苦、隐忍、痴迷、欢喜、思念、爱等,也在陈鸿宇那极其男性的声音里一点点被打捞起来。

一下子想起2006年仲春时节一个傍晚,我一个人坐在美国南加州海边的情形——风很大,有点凉,面前是无边的大海,身边是辽阔的沙滩,四下里没有一个人。酡红的夕阳一点点下沉,涂满了惨淡和哀伤。空中,黑白衣着的一群群海鸥翩然起飞,时而冲向水面,时而高飞俯瞰。远处的大海上,隐隐约约有一叶白帆向岸边驶来,不知何时才可以抵达。

高天,凉风,阔海,沙滩,海鸥,归船,一下子孤立了渺小的异乡客,莫名的恓惶顷刻淹没了我——每一个我向往和抵达的远方也许并没有什么特别,梦想只能停留在梦想,奔过去你会发现它和你的所在地一样,你依然是你,孤独在着,走着,坐着,看着,想着。

也许是特定情境下的特定情怀,就是那个黄昏,我领悟到了人生中很多时候你都是一个人,天地之辽远,个体之渺小,夕阳之惨淡,归途之漫漫,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空里让每个向着远方独行的游子醍醐灌顶——走到哪里你都是独行客,孤单在人群里,也孤单在杳然无人处。

是谁在古老的虚无里撒下第一把情种,引得我们一次次上路,去寻找,去流浪,去朝拜,去旅行?

而所谓相遇,就是瞬间你看到星光一闪,一个人,一种情感,一种人类共有的体验和感悟,跨越时空、跨越山河、跨越岁月款款向你走来,沿着月下森林的那天人迹罕至的幽静,从此和你一起废除编年,对抗时间,一直永在。

风在空中吹,叶在树上绿,稻谷在抽穗,杂草也在田埂上结它的种子。就这样彼此相对着,或者并肩而立着,不说话也不携手,就已足够美好。 

 

3.

比喻具有勾魂摄魄的魔力。没有比喻就没有了诗性。

有时候对一个人、一个场景、一本书的爱,就肇始于一个比喻。比如失乐园,麦田守望者,萌芽,红与黑,比如一个人对你说TA决意与你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途中》吟唱的夕沉、飞鸟、影子、夜宿、山口、雾气、壶酒、荒野、秋黄、行囊、风起、水浪、日升、潮涨、四野、细雨、春芒、街声、世况、戈壁、断桥、泥土、烟卷、路客、星光、茧、鞋跟、远方、深草、陡坡、竹筒、暮冬、白雪、长信、早春、树林,是实景实况,每个出门远行甚至在家的人都会遇到。从童年开始的整个感性生活,所有人一生中的所见、所闻、所感,都有它们在。

但它们又不止是实景实况,一次早春送别的夕阳西下,一个独处深秋的雁过寒塘,一晚边陲客栈的薄酒自酌,一段无边荒野的慌张失路,一夜严冬的绵密大雪,一空仲夏的满天繁星……,都会隐进我们目光不能透入的情感深处,烙印落款。它们看似是一个个独立的物象,可是连在一起,已成了岁月流年,世界,万物,顺境,逆境,荒凉,坎坷,孤独,慰藉,相遇,彷徨,他人,障碍,活力,坚韧,知音,乃是涵盖了几乎所有形而上精神层面的喻指。

活着,就是一次漫长的人在途中吧?有来无回的在途中,你要找到自我,不迷失自我,一直走在自己的道上,就得负重努力,时刻辨别哪是自己的方向自己的路吧?特别是在歧路路口,就要静静在原地站那么一会儿,辨识未来该向何处走吧?

一切都将成为灰烬,而灰烬又孕育著一切。

趟出一片片枯寂,就趟过一次次生长。遭遇一个个的风起水浪,也就遭遇和领悟了虚妄。忍住一回又一回的犹豫回望,挺住了不后退,不委顿,就忍过了软弱和恓惶。其实青春不只是年龄,更是风雨侵蚀不了,磨折击打不倒的少年心。

即使沿途处处可见迷雾、断崖、荒野,你还是要继续向着远方走。

即使潮涨漫江,渡口渺茫,你还是要到对岸去。

即使竹杖芒鞋拨不开荆棘挡路,血染衣衫,你还是要劈开一条险径攀沿而上。

即使大雪封山,信使一时半时出不了门,你还是要书写长长的信,寄给等你的人。

即使眼前的隔壁叹枯树遍野,你还要植树造林,等待来春发芽长叶。

即使独行千里万里只为浪迹放逐自己,也还有半路上让你搭车捎你一程的好心人。

只因为,一直在路,一直走在生活生存生命的路上,就是每个人从出生那天起与生俱来的宿命。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你都在命运中。”顾城说。

既然如此,那就尽情向着一个个前方出发,或放浪形骸,或恣情山水,走尽天下山川,穷览世界朔漠,看山奔海立,观沙起雷行,听风鸣树偃,临幽谷大都,赏人物鱼鸟,领略一切可叹可惊可愕之状,陶然我胸中勃然不可磨灭之气,磨砺我渐行渐远、渐行渐坚意志。一步步习惯于独自听激水呜峡,看草种出土,聆乌鸦夜哭,观羁人寒起。既然独自行走注定是每个人一生的实况,那就让风雪归我,孤寂归我,在我归于大地之前。

不吁然不吟唱,只一次次拾掇行囊。

记录喜怒哀乐的毛边纸还在,但纸上的字迹已模糊,因为太远的缘故。

至于一生是精彩纷呈还是平淡无光,有何得有何失,成功还是失败,有华彩乐章还是无华彩乐章,都不重要。能够一路走到今天,走到我与世界、我与他人疏远着又亲近着,距离着又聚首着,抗拒着又皈依着,回望着又向前着,相依着又相对着,爱着荒野上的风声,胜过爱贫穷和思考,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在深情中忘情,在忘情中深情,如一颗树,圆融而坚定,沉默如天边的晚霞,这就够了。



那就向着一个个前方出发,或放浪形骸,或恣情山水,走尽天下山川,

穷览世界朔漠,看山奔海立,观沙起雷行,听风鸣树偃,临幽谷大都,

赏人物鱼鸟,领略一切可叹可惊可愕之状,陶然我胸中勃然不可磨灭之气。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素夜弦歌之25:《途中》)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85日于银川沙坡头。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途中》,陈鸿宇演唱。

  评论这张
 
阅读(8332)|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