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千山外,一轮斜月孤明(素夜弦歌之26:《南山南》)  

2015-09-29 22:53:06|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风杜鹃来了。窗外正雨。寒烟外,低回明灭。

透过薄薄的雨幔,千山外,一轮斜月孤明。

千山外,一轮斜月孤明(素夜弦歌之26:《南山南》)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31020日拍摄于圆明园。 

 


1.

看见一个人笑,会跟着一笑而过。看见一个人哭,却忍不住驻足,或为之久久怅惘这是谁?怎么了?为何伤心有无陪他的人?

大学时读《世说新语》,读到“伤逝”里记录的故事:王衍丧子,山简前往省之,见王衍悲不自胜,就道:“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衍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山简闻言,慨然大恸。

那时太年轻,尚未能体会出其中深情。

而后又读刘鹗《老残游记》,在那自序里看到了同样的悲叹:“哭泣也者,固人之所以成始终也。……盖哭泣者,灵性之现象也,有一份灵性即有一份伤泣,而际遇之顺逆不与焉。”

慢慢悟得,对王衍那一群生活在魏晋时代落寞失败的人间群像而言,对历经颠沛流离的刘鹗而言,哭泣是人灵性的展现是对生命的普遍关怀。所谓“《离骚》为屈大夫之哭泣,《庄子》为蒙叟之哭泣,《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

也许,正因为有这份人间的爱,才使得变幻无常的人世有了意义。

虽然明白未经历过长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语人生的道理,可还是不忍心看到伤痛哭泣的人。

深深知晓,别人的哭,别人的笑,之所以动我心,是因为作为人之同类,那人不过是笑一次我自己的笑,哭一次我自己的哭。

有一种吟唱,长歌当哭,远望当归,如张曐翻唱的这首 《南山南》。


2.

吉他这东西妙不可言,在歌唱里,在乐曲里,伴奏,合奏,独奏,它可以舒缓写意,隐泛田园原野,也可以银瓶乍破,一涧激水轰鸣;可以柔扬如云,含蓄如烟,也可以长河落日,大漠孤鸿;可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也可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张曐弹着吉他在那里低低唱,静静听。没有旋律的跌宕起伏,没有音高的绚烂高亢,也没有转音的华丽迂回,只是安如磐石的娓娓道来。那嗓音质朴而沧桑,宁静而辽远,似是无法回归故乡的绝望无奈,又似伤后不得不滞留异土的扣人心扉,方知道有一种旧伤欲哭无泪,有一种过哀一默如雷,只在心底无声无息: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 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 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 晚安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 荒唐了一生

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秋悲

北海有墓碑

北海有墓碑

莎翁曾这般论情爱:“这里没有仇讎。只是天气寒冷一点,风剧烈一点。”

岂止是情爱世界,整个生存天地也一样吧?

或困居闾里,夜半弹鸣琴,或异乡倦旅,琴剑空随身,谁人不是独行客?如花美眷,功名富贵,哪一样不让人伤痕累累?李杜尚飘零,陶潜亦悲辛。

繁华、惊艳、潮声、远梦,当初引着我等为之癫狂,为之奔波,为之一往无前,甚至鱼死网破,但是有一天待你再回头时,却看到它们已化为飞灰了。

曾经有多少个暗夜,多少个雨天,你荒野独行,只为去听哪隐约在自己之外,也分明在自己之内的五月的潮声。皎然,又寂然。

几番疾风啸吟发梢,也许极少人间四月天,更多的是岁月沉着脸。天外是有天,可那是别人天。云外也有云,但都是乌云。

行到水穷处,你或许才发现,并不是山岩间都有泉源,并不是泉水都能聚成一池,并不是池水都起涟漪。

而你曾流连徘徊的玫瑰,又黑又瘦。惊喜相窥之后,也许是一失足便成千古。

昨日是积雪,你的心成了积雪下长不高也死不了的秋草。

于是你铸永夜为秋,铸永夜为冬,不再向往冰雪消融。你的泪已散尽,滴滴泪珠都幻化成一株白莲。

而后,你把白莲做成一个大大的纽扣,缀在你黑色的宽大衣衫上。

一粒舍利子里面,暗藏了多少坚忍多少隐遁?

 

3.

廖一梅编剧的话剧《柔软》里,有一句台词印象深刻:“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张爱玲之爱胡兰成,之所以那么惨烈,惨烈到离开胡兰成之后她再也没有了创作上的绚烂,是因为她其实爱上的是一份理解。看他写评张爱玲的文章,就是钟子期遇俞伯牙,白居易遇刘禹锡,纳兰性德遇顾贞观。没有人比他更懂她,灵性,天赋,才华。她贵族家庭出生的高贵,她童年不幸的烙印,她的厌世更爱世,他都懂。

在这深夜里伴着万物的幽明静静谛听这首《南山南》,听它的千岁一日,咫尺万里。可最终我听到的只有沉默。

在虚空中无语,在无语中虚空。它,我相信我懂。

宗教的情操,让人纯净;哲学的风度,让人高蹈;艺术的姿态,让人在洒脱中安静。

有的歌,就是森林深处的小木屋,在我遭遇风暴雨雪天气的时候,进屋去避一避,坐一会,喝杯热热的普洱。

它不是给我一个怎样生存于世的彼方世界,此方现状,比如现实多残酷,理想多美好,而是要我在残酷世界中持有一种怎样的精神、情怀和沉静。

一个人一生怎能呆在一个地方不去看世界呢?怎能固步自封不去涉足那些灵动雀跃的灵魂呢?怎能不跨越山河的阻隔和岁月的距离,去浸染一点水墨丹青呢?怎能不在雨夜倾听一曲哀而不伤的歌,如《南山南》呢?

台风杜鹃来了。窗外正雨。

寒烟外,低回明灭。

透过薄薄的雨幔,千山外,一轮斜月孤明。

注:本篇主题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张曐(xing)的《南山南》。

  评论这张
 
阅读(3493)|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