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一龛佛火,隐隐在  

2015-10-07 21:49:19|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坐在落叶上,厚厚的赭色落叶。喝一口酒,看一眼雪山。

一龛佛火,隐隐在。

一龛佛火,隐隐在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听张曐的《南山南》之再记。)


1.

从天人合一的视角去审视中国文学艺术,常常会感受到一些超越时空而普遍存在的意象,如水、大地、太阳、月亮、森林、荒漠、海洋、花园、南山等。每每遇到它们,都会莫名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参与感,仿佛前生今世一直都和它们有斩不断的千丝万缕联系。

《南山南》歌曲中的“南山”为例。

在中国文化中,“南山”意象有一个庞大系列。

仅诗歌,古代具有南山意象的,就有 900多首。从诗经,一直到清末。

“每一个意象中凝聚着一些人类心理和人类命运的因素,渗透着我们祖先历史中大致按照同样的方式无数次重复产生的欢悦与悲伤的残存物。”荣格在论及心理学与诗的关系时如是说。

 

2.

远古先民的生物本能,在一定意义上决定了“南山”意象的产生。

万事都来源于经验,个体的经验。

但是,这不等于说每一新世代的每一个体,都在反复体验当前的经验,而是说其中一部分来源于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在进化过程中每一代祖先积累起来的经验。

它们,在口耳相传与无言体悟中,代代相传。

在古代先民的意识里,对于方位的“南”,实体的“山”,都怀有强烈的崇拜情结,这些,都记录在了古老典籍里。

“南”,许慎《说文解字》:“木至南方有枝任也。”段玉裁《注》:“当云南任也,与東动也一例,下乃云艸木至南方有枝任也,发明从木之意。”人们最早认识到的“南”,最早是基于日常生活中的感性认识:草木到了南方就会生长茂盛生机盎然。关于这点,《汉书·律志》、《白虎通·五行》、《春秋繁露·五行相生》等典籍都有描写。

它们表达的共同的文化信息是:先民们在感知它的方位意义的同时,也领悟了它的时间意义。

他们以为南方是充满阳气的地方,草木到了那里就会枝繁叶茂。而阳气滋养万物而至于繁茂昌盛之时,正值夏季。所以,“南”,既是人们意识里的南方之方位,也是夏天这个季节。

在此基础上,人们就把以南方作为阳气、光明、温暖的象征。

 

3.

 “山”,在上古先民的感知世界里,是“土”的变体,是“土之聚也”。

如同认知到土地是生命的依托和栖居地一样,他们把“山”当作生命的繁衍和依托之所,赋予“山”以强烈的生命意识。

《说文》:“山,宣也,谓能宣散气、生万物也,有石而高,象形。”《释名·释山》:“山,产也,产生物也。”《书·禹贡》、《周礼·地官·大司徒》、《易·说卦》都有这样的表述。

日积月累的感知力,大自然的“山”几乎具备人类生存繁衍所需的一切物质,在“山”里,人们完全可以生存繁衍下去,周而复始,代代相接。

所以,他们以为“山”具备了生与死之地的回旋意义。

《尚书大传·略说》:“山,草木生焉,鸟兽蕃焉。出云风以通乎天地之间,阴阳和会,雨露之泽,万物以成,百姓以飨。”《国语》亦云:“夫山,土之聚也,薮物之归也,川气之导也,泽水之锺也。”

对先民来说,“山”是大地上的另一个大地,是大地怀抱中的独立天地,在那里可以一如在大地上繁衍生存,生生不已。

又因为先民把死亡常常看作是生命在另一个世界的继续,所以他们也把陵冢也称作 “山”。

《广雅·释丘·疏证》:“秦名天子冢曰山。汉曰陵。”《汉书·地理志下》、《汉书注》都有同类文字。

任昉《为范始与作求立太宰碑表》:“瞻彼景山。”李善《注》:“景山,谓坟也。”

基于此,“南”与“山”这两个字的创造与蕴含,就已标明先民在造字之初,就把对天地宇宙的观察与感悟都融入了“南山”之中,体现了先民双重的精神境界,那就是:

对“南”这一方位的向往与崇拜,对“山”这一物象的向往与崇拜。两者融合,构成了一个既和谐统一又温暖坚实、充满生命气息的“南山”意象。

 

4.

在种族经验基础上生成的“南山”意象,作为一种精神被遗留并承传在艺术作品中。

从《诗经》开始起,古代诗人笔下的“南山”意象层出不穷,且越来越色彩纷呈。

人们在特定情境下关于“南山”意象的集体无意识不断被激活、变形、延长、加深,在不同情境下,人们用它表达不同的意义与情感:

有称颂江山基业长久坚固的,有祝愿寿命长久的,有表达男女爱情的,有人生与官场不得志的,有赞美安宁美好的,有祭祀天地、祈求福祉的,有张扬尚武精神与英雄豪气的,有吟咏隐逸之情与理想生活的,也有以“南山”表达死亡和生命之悲的。

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性格特征,不同的后天学养,不同的审美情趣,使得人们对“南山”各有不同的理解与表达。

即便同一人,由于感受“南山 ”意象的具体境况不同,其吟咏的“南山”表达也颇有差异。

 一个不为常人觉知的实际存在是:

“南山”意象和诸多意象一起,作为一种集体无意识,常常以不为个人所觉察、所意识的方式,不同程度地隐性影响着人与之相关的精神、心灵和行为方式。人们写它,看它,听它,之所于心有戚戚焉,只因为它与个体的某种人生经历、特定情感,相契合。

每个人对“南山”意象的不同感受,是一种类似本能的精神现象。

而每每出现的南山“意象”,其实不是一种图像的重现,而是一种在瞬间呈现的理智,与情感复杂经验的交织。

隐隐的,它被不同的人转换成一个隐喻,一个象征。

与之产生关联的,是每个人的人生经验、经历、感受、情感、领悟等,诸多因子。

也许关涉到生死寿命,曾经爱情,或生活重压,隐退愿望,或宁静理想,彼岸他方。

 

5.

因此,听《南山南》,不同的听者所积淀在意识与无意识底层的,有关南山的认知与感悟,都会被不同程度的打捞起来,荡起不同的情感涟漪和审美波澜,或深或浅,或近或远,或广或窄。

万物与人,凡独立的,都有自己的天籁。

每首歌,每首曲,每幅画,每段文,每个人,各有各的音,也各有各的知音。

一定会有,哪怕,只有一个。

而听歌,读书,看字,看画,都是一种私人化的心灵行为,具有唯一性。别人难以企及,更难以合一。

所谓的懂与不懂,也各有各的懂,各有各的不懂。

若有契合,全在神冥,全在机缘。

有前生几世的因,有今生今世的果。

 

6.

倾听《南山南》,张曐的,一遍又一遍。

恍然有一群天鹅,正飞离白雪峰倒映的湖面。

湖水凄寒,太阳却暖。

安坐在落叶上,厚厚的赭色落叶。喝一口酒,看一眼雪山。

一龛佛火,隐隐在。

一半在我的行走里,一半在我的沉默里。

 

注:本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久石让的《The Rain》,出自专辑《菊次郎的夏天》。

  评论这张
 
阅读(2996)|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