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空阶夜雨清绝,满窗暖风浑融  

2016-11-20 22:53:29|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冬阳斜照的明媚光线下,

煮一壶普洱,默想一些温暖的笑颜。

空阶夜雨清绝,满窗暖风浑融。

空阶夜雨清绝,满窗暖风浑融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6年11月5日拍摄于家中。

 

 

1.

深夜,雨落窗外,淅沥而大,盖过耳边音乐和手头书香。

放下书,曲肱而枕之,听雨,想起尼采说:“银白的,轻捷地,像一条鱼,我的小舟驶向远方。”

看一好友白天发来的微信:“明明知道一辈子最终的结局是何处,还是常常不知道下一步该走向何方。明明知道命运之神就在头顶上,还是时时刻刻想挣脱他的巨掌。明明知道溯游而上的终点是白露为霜,还是一路击缶而歌驱散行走的悲怆。明明知道哪些是想做的,还是一直没去做。明明知道哪些是不想做的,还是一直都在做。”

深知此君其实早已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如此微信,无关具体,纯属一时感慨,不必回复。

有一种相处久了的挚友,彼此在着的最大意义就是可以随时随地把各种心思说与他知。尽管平时各自独立,你的你着,我的我着,但只要心生情怀,喜怒哀乐酸甜苦辣,草长了,莺飞了,下雨了,落雪了,都可以随时随地说给对方。彼此那么远又那么近,那么清淡又那么浓郁,那么孤傲又那么亲密。于是就觉得平常日子里,苦乐有人懂,努力有人知,欢愉有人笑,悲伤有人晓。只要念起来,都是暖暖的味道。已经习惯了彼此的语言,彼此的沉默,彼此的肆意,彼此的惦念。在意,却不刻意;珍惜,却不执迷。情止于礼敬,思荡于天涯,神情朗逸,林下幽风,各自于对方而言,皆是十里湖中一叶舟,千里雪野一棵树,就那么静静在着。

“莫依偎我,我习于冷,志于成冰,莫依偎我。 别走近我,我正升焰,万木俱焚,别走近我。 来拥抱我,我自温馨,自全清凉,来拥抱我。 请扶持我,我已衰老,已如病兽,请扶持我。你等待我,我逝彼临,彼一如我,彼一如我。” 木心 在他的《大卫》里如是说。

而此君这一微信,不过是人类自诞生以来如影随形的根本追问——我从何处来,我置身其中而又赖以生存的世界从何处来?我往何处去,围绕我四方上下的大千世界又往何处去?此等发问并非人人都有。夜以继日为生存为一家老老小小吃饭穿衣睡觉而苦苦挣扎劳作的农人,工匠,苦工,哪有精力和心思去想这些?一旦从为最低的物质改善而劳苦勤奋的残酷境遇中挣脱出来,这些问题才会浮出水面折磨人。

人到中年,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得以安顿了,一些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想——青春年少时期非常羡慕的那类壮年人,是否就是眼下自己的样子?如果是,那很好,纵然心底还有很多遗憾。如果不是,甚至相距很远,就会忍不住升起些许的颓废和沮丧——恐怕来不及了啊,岁月绵长,可用来打拼的已经不多,如此怎会心安? 如若只一味说已经心安,恐也是无奈不得已的且安。

 

2.

人的外貌之美实在迷人,可以在顷刻之间牵住你的视线你的欲念,不管他是男是女。可是,居有顷,其人其行的种种恶劣一点点地露出来,直至无遮无遗,吃相、站相、恶言相、行为粗鄙相、心地不善相。从此外貌之美渐渐沦亡了,只剩下令人生厌的恶俗骨相,让你唯恐避之不及。

世界上最有检验力的就是:居有顷。

可是,还是恋恋红尘,还是喜欢一天天地在人群中明了自己也明了他人。有些人宽怀我,包容我,起初我以为是给我面子,尊重我,后来慢慢才明白,其实那是人家自己更要面子,人家更尊重自己。

狭路相逢,勇者胜?非也,狭路相逢,让者圣。

所以,不管有多喜欢美服,喜欢美景,喜欢美食,喜欢华屋,喜欢夏花绚烂,喜欢秋日田园。可最喜欢的,还是聪明睿智纯正的人。和他们在一起,即便是蓬户荆扉,天寒贫屋,千山鸟飞绝,也像是走向初阳朗照的凯旋门。

每一个圈子都有众多人,众多心情,也有诸种品质,诸种性情。或为工作,或为兴趣爱好,或为信仰灵魂,各自翻山越岭,过清幽小径,在起承转合中,一并抵达圈子里。有人温和宁静,如清风拂面;有人深秋溪月,杳然又明了;有人谨严如棋,章法井然。只要细细打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自己的暖,自己的安心,自己的沉思,自己的深远。即便有时会风雨如晦,静默如铁,还是有非如此不可,绝不别样也可的执着。

如此种种,都给我以微涟微漪,以晓吟暮歌,促我在不同境况里尽可能地调息、止念、持戒、精进,让我一点点走向轻安和无碍。

平淡日子里,总以为来自一个人的款款深情最动人,可实际上置身各种人群的款款宁静才最安详。既能炊烟袅袅,犬吠鸡鸣,安在一茶一粥一蔬一饭的庸庸幸福,又能流水小桥、泉鸣山涧,畅往凭栏聆月听风声的悠悠远方。就是这般,独自在都市繁华的一角,静静地走,静静地止,在每一次风风火火之后,从容应对潮去潮来。

生命本来没有意义,因此才有了不同创造意义的人群。那些能够赋予自己生命意义的,才是不虚此行的人。

 

3.

近日购得集子:《陈寅恪集》(13种套装14册),哈佛中国史(全6卷),《马一浮全集》(10册),《平凡的世界》(3卷本)。

另有各类杂书:丹纳《艺术哲学》、格罗塞《艺术的起源》、凡勃伦《有闲阶级论》、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休谟《人类理智研究》、洛克《教育漫话》、鲍桑葵《美学史》、奥勒留《沉思录》、爱因斯坦《相对论》、莫尔《乌托邦》、萨特《自我的超越性》、罗素《西方哲学史》、《哲学大纲》、卡夫卡《卡夫卡中短篇小说全集》、阿来《尘埃落定》,等等共26本。

看到一个大学生网上群落讨论如何应对大学四年的痛苦。一个四年级学生发的帖子得到了最高的点赞:

“你到图书馆里找40本你非常想读也最应该读的书(就算你一年只读10本吧),然后把它们读完,你对大学的愤怒也就解决了,你也知道自己今后余生的路怎么走了。”

随着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技术化、工具化、实用化,随着人的孤独感、无家感的增长,人的精神与心灵突围问题就突出出来。

但是无论处在何种时代,人存在于世间,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我与自己、我与他人、我与世界。

读书,可以寻找到处理好这三种关系的路径。

物质财富的增长,技术知识的积累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只有让诗性精神来关心这一问题.

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在读书中寻觅精神家园,其实走的是三条路径。一是转换生存时空,让自己暂时放下现实的一切,都到作者建构的时空里去。二是摒弃一切不必要的元素,在白纸黑字中倾听高人,对话知音。三是在湖山一般静谧的状态中观照深刻的人生命题,在书海摇桨中,驶向心中的瓦尔登湖,驶向心中的桃花源,进而对生命的自由与真谛有异常深刻的认识。

清代才子袁枚说:“书到今生读已迟。”

人为了今生读书已经太迟了,今生要赶快读书,以便来生的智慧高一点。

每个人都要读书。往低了说,是为了让自己好受;往高了说,是为了让自己幸福。

 

 

4.

“肯信今年寒信早,老夫布褐未装棉。”600多年前的宋代诗人仇远,在立冬后的数日记下了这句温润清逸的感叹。

说是瘦硬的冬的清寂,但这个初冬季节,上海一直温润如兰,几天万里云蓝,几天小雨如酥,或晴或雨或阴的天气,青花瓷落进白玉盘一般地交织着。吹面不寒杨柳风,只要翠碧柔韧、垂丝如帘的柳枝儿还在,人就不觉得寒。走在人潮如海的大街上和校园里,可以依旧轻装简服,依旧舒展自如,让人有多好的心情。

每个冬阳朗照或烟雨朦胧的工作日,抬眼从办公室整整一面墙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赭红、本白、烟灰的高楼耸立,条状、块状的翠黛错杂其间,是另一世界的森林。视野所及,只要以黄浦江为纽带,浦东浦西的人文与自然景观可以尽收眼底,心总是空旷无碍的,可以刹那穿越千万里时空,抵达每一个想去的地方,那些有牵念之人所在的城市和乡村。

此一种美好,犹如行走中偶然侧身的一瞬间,看到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在不远处,一抹冬阳正照在那个男人或女人的身上笑颜上,那么暖。那个瞬间,何止一句思无邪!

想象和回溯都是最美好的事,就像雪之夜,坐在壁炉边灯下翻看旧照片、旧书信,在往昔那些美好瞬间和情节里取暖。很多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冬阳斜照的明媚光线下,煮一壶普洱,默想一些温暖的笑颜。

空阶夜雨清绝,满窗暖风浑融。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黄江琴二胡曲《青花瓷》。

  评论这张
 
阅读(3161)|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