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2016-12-11 23:45:17|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长日久,方知世俗的行走,一天天日升月落炊烟飘散的日子,

也如同朝圣一样,是修为,是悟道,是启示,是奉献,是甘之若饴的不求回报。

即便求回报,那也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柔韧、淡然和喜悦。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4年5月7日黄昏拍摄于美国匹兹堡。


1.

近日每晚睡前都会听窦唯,他的新专辑《春分拾琴图》。

笛子、古筝、古琴、箫、笙,铃铛,如此多的民乐一并集中在一个专辑里,就像吹响了一个民乐集结号。一首首听下来,寂然恍然怡然,仿佛某个清晨一个人在森林里走,有数只小鸟一下子落在肩头。惊喜相看,在前在后,在上在下,在左右。

想象着专辑封面介绍的那个场景——窦唯在控制键盘,笛子、古筝、古琴、箫、笙,铃铛等,都由他的老爹窦绍儒以及莫西子诗、子枫、“不一样”乐队成员演奏。

1994年他的第一张专辑《黑梦》一直到今天,始终都在跟踪窦唯,听他的每一张专辑每一首歌,看他的各种演唱会视频。20多年了。

说不清我是在关注一路从激情澎湃到静若寒塘的窦唯,还是在关注我自己的内心,还是在审视那些曾经对未来的期待和迷茫。那些满怀信心又处处困惑的年少时光,淡然外表下藏着的海一样深情,既渴望亲密、期待关怀,又常常焦虑一些东西一些人的失去;既想坚守善良,又想超越当下和他人;既对别人真诚坦荡,又偶尔怀疑偶尔逃避。就那么疏远着又亲近着;皈依着又抗拒着;坚定着又徘徊着;自信着又自疑着。

20多年,从翩然少年到默然中年的窦唯,早已成为我潜在河底的灵魂歌者和亲密兄弟。

米兰·昆德拉特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反复描述了一个细节:特丽莎在六个偶然的召唤下第一次见到托马斯,托马斯的面前摊放着一本书,这本书成了“确认秘密兄弟会的暗号”,特丽莎感到她的灵魂从每一根血管和每一个毛孔中飞冲出来,要让他看一看。

每个人都是灵与肉、人与神的合一,每个人一生行走的路上也都会有一些带着神性意味的时刻——某个特定时候、特定场景、特定情怀下,与自己的灵魂兄弟不期而遇。就像上帝早已安排双方在同一个时刻走在通往秘密兄弟会相会的路上,在不经意间,凭着一个微笑,一句话,一本书,一首歌,一个表情,突然间就和对方对上了暗号。然后,相视而笑,默然确认,再缓缓地,执子之手。

20多年来,《无地自容》、《靠近我》、《艳阳天》、《窗外》、《黑色梦中》、《悲伤的梦 》、《上帝保佑》、《高级动物》、《别去糟蹋》、《别来纠缠我》、《Dont Break My heart》等,早已烂熟于心,可以脱口而出其中的任何一句歌词。

有时会兀自痴想——也许每个人也许最惊人、最真实的隐秘感悟,从来都没有在人与人之间言谈道白过,一些生命最真实的体验和收获,就像山间虹霓那样难以捉摸无法言传。墨落宣纸,挥毫写就的那些前尘影事、今生情怀,只是人抓到的一点儿星尘,一片彩虹。而音乐才是有大片留白的泼墨山水,给人预留了可以无限挥洒的精神家园,任你驰骋四维上下,宇宙八荒。

工作日偷闲片刻的午间,周末一个人逛街的路上,长途旅行飞翔的空中,静望窗外风景的异国大巴车上,听MP3里窦唯低吟浅唱,看夕阳西下时分沿途路边纳西族人赶着牛群回家,在内心布满落日余辉的和暖温馨;看美国西部旷野中的牧歌景象和偶尔闪现的印第安人,冉冉升起轻逸后的莫名沉重;看青藏高原初春返青的大地,联想起人类走向的不归之路……

有个雨夜,在贵州南部一个偏僻客栈,雨哗哗下个不停,窗外丛密的树被洗得发亮,映在灯光里。林中偶尔响起小鸟凄清的叫声,像是受惊呼唤亲人和兄弟,耳中恰好响着的是那首《窗外》,明媚又忧伤的旋律和歌词:

窗外 天空 脑海 无穷 绿色原野,你灿烂的微笑 我拼命的奔跑,远处飞过 无缘到村落 日落船又归。看那天边 白云朵朵片片,就在瞬间 你出现在眼前,还看到晚风在吹 还看到彩虹美……

赶紧切换到循环模式,沉入烟雨迷蒙的未知深处,视线逐渐模糊,和世界的边界也逐渐模糊,只剩下雨幕在窗玻璃上唰唰落下,愈发加浓了眼前的朦胧。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吸引也许是特质吸引。特质吸引就是通常所说的才情。

各种能够称得上亲密关系的,爱人之间,知己之间,灵魂伴侣之间,漂亮美丽的外表,权高位重的门第,应有尽有的物质,在真正的才情面前,都会退居在后,甚至不堪一击。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恺撒·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白朗宁与马莱特,萨特与西蒙·波伏娃,温莎公爵与辛普森,三毛与荷西,皆然。

才情四溢横空出现的窦唯,其歌吟的精神与灵魂特质,就是我最想成为却未能成为的一类吧。在他身上,我可以找到一定的身份认同,进而以其为坐标,去寻找为自我存在的方向,且在寻找的路上一直充满某种神谕的力量。

 

2.

那天午间和鲍、杜、沈闲聊,说起一个处处令人困惑的实况:是什么原因,使得很多朋友甚至是挚友,走着走着就散了,热着热着就淡了。

鲍说,是因为成长。

成长,就是站的地点越来越高,眼界越来越广,思域越来越宽,思维锐度越来越睿智。而作为朋友,或者其他各类亲密关系,步伐不同,速度不同,向度不同。一些人慢慢走在前面了,一些人则落在后面,还有些人躺下来不走了。

走在最前面的,一旦感到自己在原来的关系中找不到自己需要的,帮助自己成长的,对方不再能和自己进行能量交接的时候,就会以不知觉的方式进行取舍,舍去滞后的人和资源,去寻找新的滋养和动力能量。

我说,更深层,可能是人寻找友谊的本质所致。

当我们说珍视友谊,实际上珍视的是什么?是双方呈现的诚挚、信任、信息、相近的有价值的思想交流、动力能量,是寻找有效的帮助、支持、扶住,温润身心的善意、体贴、关怀。而互相呈现这一切的时候,是甘心情愿,是无形却存在的共同向前的同盟:为你,我愿意,也能够。为我,你愿意,也能够。

一旦这个同盟被打破,变成:我愿意,但不能;我能,但不愿意。或者:你愿意,但不能;你能,但不愿意,这支同盟军面临的结局只有一个:溃散。

战场上的溃散,其势一泻千里,除了指挥者玩命遏制退逃的枪杆子和利剑,谁也挡不住。

当你和你的圈子不再是他人的资源、能量、动能、知识、经验、方向、温暖,而是拖累、负能量、消极面、消耗器、漏油管,甚至是讽刺、打击、冷枪的时候,谁还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你这里?人生时间有限岁月有限,谁的时间和能量都没有多余到给不值得的人还甘心情愿。

那些渐行渐远的人,渐行渐淡的友谊和情感,实际上就是一方在惠及对方的层面上,渐渐不行了,甚至渐渐成为伤害了。

也许,所谓的纯友谊纯爱情纯义气纯仗义,原本就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

再隐秘探视一下:常常我们所珍视的友谊,绝大多数是因为那份情感那份关系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副产品——在困难时困境时风雨来袭时,对方给了我们物质的、精神的、情感的、智慧的、策略的、路径的、金钱的、雪中送炭的、一粥一饭的,帮助。除了这些,我们珍视的东西,或许所剩不多。

贺方回说: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哪里会有无来由的闲愁?所有不可捉摸的感情,都有可见可知的烟火红尘在背后。


3.

爱着的双方,友情着的双方,实在需要对等。如果彼此能力差距太大,你还可以有爱心;如果精神灵魂差距太大,你还可以有温情;如果不能成为对方的一只飞鸿,你还可以成为一碗暖粥。如果你啥也不能付出,灵魂也不再跃动,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注定要被舍弃。只因爱,友情,左边是号角,右边是温馨,情感只是个中间段。这个中间段,原本没有多少东西。让它出彩的,是智慧和品格,是能力和气韵,是一些脱俗和一些异样。这几样东西,一方有一方无,一方高一方低;一方衔枚疾走,一方原地踏步;一方上下求索,处处靠向灵魂,一方只向山下滑,处处只现肉体,哪里押得上韵?又怎能对仗起来?更没有什么起承转合了。

所谓听天由命无非就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绝望。

梭罗在瓦尔登湖岸边沉寂两年写下这样的领悟:

    大多数人在安静的绝望中生活,当他们进入坟墓时,他们的歌还没有唱出来。  

  许多人钓了一辈子的鱼,却不知道他们钓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鱼。

足够的能力,足够的时间,超群的智慧,别样的懂得,一个人要做到这样实在太难,于是有了神奇的二八定律:人总是用80%的时间和精力去与20%最重要的人们交往。

所谓最重要的人,就是那爱我助我护我者,资源持有者,能量传递者。

因此,每个人精神和现实的至亲挚友注定是一条流动的河。就像小学阶段、中学阶段、高中阶段、大学阶段、青年阶段、中年阶段,最有亲密度、互惠度的人一直在变动。每个阶段,随着我们各自地位、思想、精神、追求、灵魂的变迁,自然而然,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淡了,走着走就散了。

所以,如果一个人和自己的同伴没有保持相近的步伐,也许是因为他听到了另一种鼓点,那鼓点正在牵引他悄然远去。就让他踩着他自己的鼓点走吧,无论他走得多快、多慢、多远,那都是他自己选择的鼓点。

可是,不管人间有多少种道术,我可以只选择其一:以心相对,就好了,能量场交接,就够了。

努力成为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物质上的,精神上的,能力上的,在现代丛林生活中给别人以支持。要能够做到这样,就不能不让真与善在自己的精神深处修炼,让壮与力在自己的行为上积淀,让灵与神在自己的痛苦里呼吸。

每个人要成为有用的人,所走之途都是一条僻路,思索者、力行者多孤独,须拳拳一心,不倦上下求索之。天长日久,方知世俗的行走,一天天日升月落炊烟飘散的日子,也如同朝圣一样,是修为,是悟道,是启示,是奉献,是甘之若饴的不求回报。即便求回报,那也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柔韧、淡然和喜悦。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一叶扁舟,数声柔橹,就这样在红尘河上走。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王月明的《出塞· 青海青》。

  评论这张
 
阅读(3429)|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