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半轮月,数点星,疏寒都在夜幕  

2016-12-02 23:12:05|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已黑了,下着雨,我坐在水上给你写信。

窗外,半轮月,数点星,亦疏寒,亦近暖,疏寒近暖皆在夜幕上。

 半轮月,数点星,疏寒都在夜幕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6年1月22日夜幕降临时拍摄于马来西亚的兰卡威。


1.

微信是个奇妙的存在。在它和博客一样,可以让一群陌路人天各一方却慢慢成为相互关注渐成朋友,也可以让原本相互熟悉的朋友,聚在一起却渐成陌路。它既是一个虚拟世界,里面的人可以本来不相识,慢慢通过看文字,渐渐发觉彼此有很多志趣相投之处;也是一个现实世界,里面的人本来认识,也慢慢通过看文字,发觉你其实根本不了解这些人,或者还不完全了解这些人,觉得他比原来认识的样子灵动可爱了,或者笨拙灰暗了。

慢慢的你还会发现,不管原本认识还是不认识,因着某种机缘走到一起了,但很多人走着走着就远了,走着走着就散了,其情其状也和现实世界不差毫厘。

聚散如风,白云苍狗。凡事过头,皆不可久,一如成住败空,皆是自然发生。

起先还会为非常心动的相遇欣喜雀跃,脚底生风;为心仪之人的疏远黯然神伤,步履沉重,一切都现在脸上。慢慢的,一点点变得安然了,就像湖中锚定的一叶小舟,有风起时,还会不由自主会打上几个转,在阵阵涟漪中摇摇晃晃,但很快静下来,只在心底悲欣交集。

也许这就是最终要抵达的我们与他人的境地吧:知道莲心本苦,月意难圆,一切皆尽人力,然后顺天意。在时间长河的两岸相视而笑,应该是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不轻易转身,不选择遗忘,不后悔当初。所以每一次置身相遇的热切里,天涯变咫尺里,看到的却是来日不多的疏远,散去,咫尺变天涯。而每一次置身渐行渐远的疏远里,散去里,咫尺变天涯里,看到的却是前方依然还会有的相遇,热切,天涯成咫尺。

同时又明白,这段渐行渐远的聚散早已沉入自己的生命底层,对方的那些好,那些暖,那些犀利和指教,所激荡起的朵朵浪花已化作缀满星光的藤蔓,绕在自己岁月的石垒上,以看不见的样子静静蜿蜒着。

每个人的生活都一样吧,在那些近看细看是碎片、远看瞭望是长河的时间中,寻找着安宁、纯净、温暖、幸福,其实就是在寻找着能够让自己一想起来就会眼角眉梢扬起微笑的一切事物、一切人吧。

如此细想劳生,等闲聚散,冉冉轻似秋烟。

 

2

2013年京城在工作因张忆结识了小白、老玖,自那年年底离开京城回沪不觉已是三年。三年来,除了前年在新天地与小白相聚一次,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但是在凌虚的精神层面,有些人纵然相隔千里,却一直是在的,就像有些人纵然近在咫尺,却一直是不在的。

而小白、老玖对我而言的这种在,很大的因由是因为他们在微信发出的图文和行踪记录,是那些图文之下蕴含的向善、向真、向美,对生命真谛的领悟与智慧。

在许多繁琐忙碌的间隙,我会打开来,静静读,偶尔悄悄点赞,大多是默然无言。

很多东西的妙处,就在心领神会。一发声,就走样了,一写字,就失味道了,一解释,就跑偏了。

看他们去西藏朝圣了,去川南采风了,去某个边缘小镇了。赞赏某个画家的小品了,看某个英美片子了,听大提琴演奏会了。链接窦唯的新歌了,重温王朝的旧歌了,上传宗教音乐了。在快雪堂和友人聚会了,看小猫小鸟晒太阳了,古树发出新芽了。

看他们和一些藏民小朋友在一起欢笑游戏的照片,和一些僧人微笑对坐的照片,行车在大山深处静看山水的照片,安坐亭台船上对饮清茶的照片……就那么静静看着,极少询问他们——这是在何处?那些藏民小朋友是否在读书?与他们扺掌而谈的僧人是否是旧相识?只是静静看着,默默关注他们的行程,悄然心悦他们人在旅途的放松神情,从不轻易发问。只因心中有一种晨钟暮鼓般的声音时常在警示自己:识人不必探尽,探尽则多扰;知人不必言尽,言尽则寡味;凡事不必究尽,究尽则缘去。

他们对我发的每条微信也一样,偶尔点赞,偶尔写上片言只语,带着特有的体恤温度,谦和亲切又宽厚包容,即使不赞美不逗乐,也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他们发的微信圈子不多,大约几天一个,密度较小。但宗教信仰带给他们的笃定、安详、慈悲以及涌动在心底的对尘世的温情,让他们截然有别于我所处的世俗圈子,如大殿明烛灯影下静坐蒲垫时不时轻敲木鱼的童子,送来微雨清音,也燃起炉烟轻袅,让我恍然如见半窗月影,天色将晓。知尽管一切都是幻境去来,不过是胶胶扰扰,但败荷衰草,一枝一叶,个中皆可得趣。而他们,都是比我的精神大一号的、高能量的人。他们知道岁月本来就悲喜交集,所以学会了坦然面对,也分得清世界的黑白曲直,一般不会在生活的道路上跑偏,不会随波逐流,更不会在灰暗中颓废自衰。

昨天看到小白发的微信,是一个图配文。图,是他和一个胖胖男士并肩依靠在沙发上,似乎是轻醉后的安定,深谈后的凝坐。他着米色套头衫,依旧一脸佛相,安然慈然,有微笑。胖子的套头衫则是橘红色,目光无神,像是受挫之后尚未完全走出阴影,稍有颓然之状,双手被小白轻握在手里。

图下的文字出自宗萨仁波切:

“每段关系最终都会结束,即使不是别的原因,也会由于死亡。如此一想,我们对每段关系的因缘就会更珍惜与理解。没有了天长地久的幻想,反而有意想不到的解脱,我们的关怀与爱心变得没有附带条件,而欢乐会常在当下。”

默默看着那图,读那文,静思图文背后的情状,是何种前因后果,独个儿呆了很久。不觉链接起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相遇一些疏远,一些至亲一些至交,恍然又有了几分黑白水墨山水一般的清明与醒悟。

 

3.

有次看老玖推荐的一个文,记不清题目了,但其中的几个句子记忆深刻。

所谓“自我”,是被你自己虚幻出来的。有一天你跳出自己的壳,你就会发现这个自我有多虚幻。静心,就是把真正的自我找出来,然后找路径安放它。

你来到人间就是一个参加大派对,这个派对很好,很热闹,灯光旖旎,美酒微醺,你想永远派对下去,但这时候有人叫你回家了。你虽然还想继续派对,但回家也同样美好。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倾听你内心最狂野的梦想,最静谧的安详,而同时还赞赏着你,尊敬着你。这样事情是太罕见了。

于是想起在西安读书时,常常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算命打卦摊子,知道一些人稍读易经就琢磨如何掌握命运。

命运哪里是可以掌握的?想起老子一面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面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让人看到希望,因为那是他眼中的自然规律。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又让人看到绝望,因为那是他眼中的万物命运。因着有规律在,人必须奋力而为,一点点向前精进,勤勉。而又因有命运在,人必须修得抗震抗灾能力,直至终点来临。就这样老子让人既热望又绝望,让人既相信规律又深知命运不可抵挡。

也想起一华师大教授关于身心灵的文字——这个世界上某些人之间就是存在着一些奇妙的东西:比如彼此瞬间被认出来的感觉;相爱的人之所以相爱,是因为彼此有共同的生命感;灵魂伴侣,就是在最重要的方面能和我们共享生命感的人。

记得那晚读完老玖推荐的文,竟然触动心弦翻出家里书橱底层抽屉那些一直珍藏的旧信笺,昔日好友以钢笔、毛笔书书写的,折痕清晰、折叠雅致、装在不同信封里的来信,然后在灯下慢慢看,又全部看了一遍。

在暖暖的灯光下,记起了海子在《遥远的路程》写下的句子:

雨水中出现了平原上的麦子

这些雨水中的景色有些陌生

天已黑了,下着雨

我坐在水上给你写信

然后想象那往昔给我写信的人,每一次是在怎样的情形下,在怎样的灯光下,在怎样的的晴天,雨天,就着炉火的温度和雨雪的澄澈给我写信?

忽然觉得似乎遥远的过去又回来了。

看一眼窗外,半轮月,数点星,亦疏寒,亦近暖,疏寒近暖皆在夜幕上。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评论这张
 
阅读(2570)|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