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我们最好去麦田  

2016-02-05 14:08:02|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在兰卡威平生第一次起个大早去看海,为拍清晨的大海,为在清晨时分独自待在大海身边。

着人字拖,缓缓走在通向海边的湿润润洁白沙滩上。有沙子多多少少的挤进脚丫里,湿润而调皮。

夜晚的海潮把整个海湾的沙滩荡涤地平平展展,就像在此之前的亿万年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人都没来过。

大海的神奇之一就在于海水,它可以风波荡薄,鱼鸟无依,邓林惊风,大鲸沉底,也可以天随泽广,水共灵长,不挠鱼乐,一苇可航。每个夜晚来临,它能让海滩拂去往昔痕迹,让它所到之处洁净如初恋,坦荡了无痕。

缓缓地,却带着朝圣一般心境的,向着无垠的海岸线,在无边的宁静里向大海走。脚下的拖鞋,随着轻微的踩在沙滩上的窸窣碎响,在身后留下一行浅浅脚印。

那时天刚亮起来,宾馆外的四下里没有一个人,除了鸟鸣,连风也是微微的。

转过通向大海的那个弯,瞬间惊住了:那一望无际的蓝——海天相接,浑然一体,到处都是一个蓝色世界。纯净,安详,神秘,广阔。也许这就是在人类文化中蓝色之所以代表永恒的缘由。

间或有轻得几乎听不见的鱼跃出水面的声音,远处海面上船经过的声音,偶尔一只海鸥起飞的声音。一切,化作一种静谧,甚至有几分神秘,在若有若无中呈现着我心中的天、地、神。

大地承受筑造,滋养果实,蕴藏着水流和岩石,庇护着植物和动物——海德格尔在他的笔下这样阐释为何人会依恋大地上的一切。这就是人独坐敬亭山,相看两不厌的缘故吧。

想起梵高笔下那些神奇的天空,天空下大片延伸的麦田,金色的蕴满生命力的麦田。他画布里的太阳,笔下的苹果树。那种生机勃勃的景象,唯有深爱自然、深爱绘画、深爱人间的人,全身心投入一种迥异的爱的人,才可以画出来。

记起他说: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

一个人如果没有异乎寻常的爱,怎能做到这个?

人们心中的梵高可以是疯的,颠的,狂的,可以是穷得一无所有的,但绝不会是老的。就像梵高生前说“女人是不会老的。这并不是说没有老女人,而是说她爱着别人的时候与被人爱的时候,女人是不会老的”一样,爱绘画,爱自然,爱滔滔人生的他绝不会老。

大海亦如是,大海不会老。纵然爱大海的个体的人会老,但爱大海的整个人类,代代无穷相接不会老,那么张开怀抱迎接奔赴者的大海,就不会老。

静静坐下来,看着远方的海岸线,笔直横在远方的海岸线。

身后不远处是依然在沉睡中的豪华酒店,左右和前方皆广阔到无垠,静谧到原始。四下杳无人迹,杳无人声,有一种无以言表的神圣升腾在空中,连同我自己。

忽然觉得每一个飞越千万里奔向各处圣地和大自然的人,与其说是一个朝圣者,不如说是一个辛苦求爱的人。求爱者比被爱者更加神圣,因为天和神自古以来倾情而助的,从来都是求爱者,而非被爱者。

这一念头引得我自顾自地莞尔。

就在此刻,有一片树叶无声无息落在我坐着的白色沙滩木椅把手上,那种细细小小的类似松树针一样的树叶。

手搭在把手上端详那树叶,又觉得自己是在某个大得惊人的剧院座椅上——曲终人散,台上灯光关了,演员、观众、剧院管理员都走了,偌大个剧院里只剩下我自己在静静看着一切,感受一切,万分安详,万分轻松,犹如回到远古时代,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在运转,星辰列当空,只有我一个人在寒来暑往,秋收冬藏,看着这一大千世界有云升起,有雨落下,恍兮惚兮,窈兮冥兮。

在生活中插入一些远行,或者转入一段截然不同的状态,也许是对人的生命力的某种激荡,使人短时间内滑出按部就班的轨道,添进一些完全是他者的东西,在置身其中的别样场景里,让人有一种全新的体验和感受,如一溪活水入静池。尤其是某种静谧安宁的自然和环境,可以给持续性的忙碌奔波加一个铁锚,让人暂停漂泊,休止片刻,清洗内心,然后再开始上路。

想到彼时彼刻的上海正值几十年难得一遇的酷寒,气温降到零下7度,到处都结了冰,一些小区的水管都爆裂了。我们一行人却可以在飞翔一夜之后,抵达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在温暖甚至炽热中意兴阑珊,看山、看水、看花、看异族的人、看大海,然后带着一堆看得见看不见的明媚返回上海返回家。

每个人身上都有向日葵种子一样的生机吧,只要有一点土几滴水,就可以发芽生根滋长,且天赋使命般地跟着太阳走,由此生发出生生不息的自然和生命。

“我们最好去麦田,即使是画中的麦田也行。”梵高说。

 


1.那一望无际的蓝——海天相接,浑然一体,

到处都是一个蓝色世界。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有轻得几乎听不见的鱼跃出水面的声音,远处海面上船经过的声音,

偶尔一只海鸥起飞的声音。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3.静静坐下来,看着远方的海岸线,
笔直横在远方的海岸线。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4.犹如回到远古时代,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在运转,星辰列当空,

只有我一个人在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5.每一个飞越千万里奔向各处圣地和大自然的人,与其说是一个朝圣者,

不如说是一个辛苦求爱的人。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6.大地承受筑造,滋养果实,蕴藏着水流和岩石,庇护着植物和动物

——海德格尔在他的笔下这样阐释为何人会依恋大地上的一切。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7.某种静谧安宁的自然和环境,可以给持续性的忙碌奔波加一个铁锚,

让人暂停漂泊,休止片刻,清洗内心,然后再开始上路。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8.每个人身上都有向日葵种子一样的生机吧,只要有一点土几滴水,就可以发芽生根滋长,

且天赋使命般地跟着太阳走,由此生发出生生不息的自然和生命。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9. “我们最好去麦田,即使是画中的麦田也行。”

我们最好去麦田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My Deep Heart 》(我心永在),演奏者:Robert Bonfiglio出自专辑《Harmonica Sound of Hong Kong》。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