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6-03-17 20:08:02|  分类: 感悟生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昨晚一梦:发大水了,到处是水,水中稀稀落落有芦苇,是我喜欢的。

我乘一条大船正要离开家,那种类似海陆两用战舰的船。

奶奶和妈妈站在家门口——房内的家门口(门外都是水,她们只能站在房内)看着我,默然无语,似乎没有以往看着我离开的依依不舍,很淡定的样子。

看着她们淡定,我倒是有些失落,一下子醒了。

醒着沉默想良久,忽然明白:奶奶和妈所在的地方,一直是我此生所有旅程的始发港,也是我一次次漂泊的回归地。

带着她们的期待和呵护,我始终走着。

总觉得奶奶和妈妈是隔在我和彼岸之间的一道厚厚帘子,沉重的时候欢乐的时候我都会掀起帘子去看看她们,像是问询,又像是寻找安慰,或者得到肯定。

她们挡在我和那个世界中间,让我深切感受到死亡是什么,却不觉畏惧。她们每次在我梦中出现的时候,都没有悲苦凄凉,总是安然静默,心沉气定。

记不清是谁说的了:最亲密的人会影响你的生死观。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的《百年孤独》里这么写着。

即便如此又怎样呢?这百年一生,无论在此岸世界还是彼岸世界,都有人在陪着我们,看我们出发,迎我们归来,能如此,夫复何求。


2.

太阳照进来的时候,安然于白色沙发,白色墙壁,白色飘窗栏杆,有稳稳的幸福。

匆匆奔波这么多年,似乎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把房子涂成喜欢的白色,连同飘窗的栏杆。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独立的小院子,择一幽静地和家里伊人白头的小院子,一定会拾掇成白色木质房子、白色家具、白色通透围栏的那种小院子。

不只是中国人,全世界各族人都有庭院情结吧?

庭院深深深几许,一门一院更安宁。独立的庭院既是一个物质空间,也是一个精神空间,尤其是中式庭院中的那些迷人元素——中庭、花园、露台、天台,承载着几千年天地与自然的融合期盼,对小院子的期待不仅是一种代代相传的传统,更是一种天人合一的血统,渗透在精神里。

每次悠然走在小区蜿蜒的鹅卵石路上,沉浸在泥土、树丛、小河的味道中,仿佛感觉到由土地传过来上天的脉膊和体温,在清晰的嗅觉芬芳中,心变得十分安宁,俨然已是故乡。所谓故乡,不过是人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心安心定之处,有家人每天等着我们回家的地方,时间久了就有故乡的味道了。


3.

有时会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家的情形,一条小河,在外婆家院子的左边。记忆中的外公,就是夏天晒黑面庞的有皱纹的样子,高大,沉默。外婆呢,就是那个在夜晚灯下纺线,黑黑的发髻梳在脑后的侧影。每次念起这些,一种神秘而轻叩着的东西在我心中兀然出现,挟着我飘然脱离当下时空,浮游在往事的回忆里。

记得外婆去世后,有一次去看舅舅。外婆住过的那间小房子挂着锁,很久没人进去了。锁带着一条小铁链。轻轻一推,小铁链发出一阵忧伤的,断断续续的呻吟。这响声在我心中引起了冰冷的回响: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忙碌和言说,最终都会终于沉寂和无声。人不是该死的时候才辞世的,而是在怀念他的人不再想起他的时候才消失的。而人与人之间的遗忘,不只是一种不可弥合的感情疏远,而是另一种几乎无法体察到的苍凉,曾经有过的一份深情,在无法挽救地悄然死亡。

前几天整理散乱放在各处的所谓细软,又看到了外婆在我满月时几乎倾其所有送来的大大镀金长命银锁。红绸子上,它还是那么亮闪闪的。捧在手呆呆半晌。一晃几十年了,速忽之间那个在襁褓中深得众人厚爱的外孙女已经走向衰老。而那个送长命锁的慈祥外婆,已经带着她的女儿去那个世界,只把那个外孙女留在这个世界上。

有时候一件不起眼的物件,一句偶然看到的文字,一段扑进耳朵的歌词,却会把某个往昔的人一下子拉到眼前,随之许多场景跟着一一再现,寂然冷落的自己随即温润起来,想立即呼唤某个名字,呼唤某个人,轻轻喊一声,几声。

人哪,只要还活着,就是旷野里一个安宁的老泉,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再也流不出清水了,无法给予什么了,也总会有一个时刻有一样东西撩动心灵深处的某根弦——毕竟谁都不是生来就只愿享受孤独的,泉水叮咚,润人也被人润的潜质,念人也被念的本能,永远都在。


4.

那个周末下午和CW在我12楼的办公室闭门听《猪老三》。开了音响,煮了茶,一大盘杂色水果。

远处,依稀可见浦东以东方明珠塔为核心的那一群上海标志性建筑。

似乎人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的当下,能够一起听歌,慢慢品歌的人,太稀缺了。

况三人都是中文专业出身的女子,骨子里都有几分桀骜,风里雨里相交10多年,也都兼着专业和管理的活儿,所以话语体系空前相近,言说与静默都有相通的那份流动。

太阳极好。临着一面墙壁的大大玻璃窗,静默倾听。

大梦初醒    睁开眼睛

睡眼惺忪    心空空

大叫一句    无声

大哭一场    如常

让酒塞满杯  让杯装满泪

让泪散了愁  让愁去了悲

让悲空了醉  让醉去思是非

让我闭上眼  去识那秋变春分

猪老三      数年的知己

猪老三      浮世的清风

猪老三      旷世的奇葩

猪老三      最美的姑娘

让我把这枝梅 放在你的头上

在风来之前  看一看

能否将你留下 让我把这四季的花啊

都烧个干净  你说好不好

这样        你就是最后一朵

让我把这四季的花啊  都烧个干净

让我把这四季的花啊  都烧个干净吧

让我把这四季的花啊  都烧个干净

你说好不好    这样你就是最后的一朵

酒这东西,太丰盈了。

一个好友说:酒是男人的卸妆水。喝到位了,就不会胡思乱想,想做的不能做的就会做了。

呵呵,会喝酒的女人也是吧。

听那歌,想起《诸葛》了。当年刘欢唱的《哭诸葛》的头两句,就是这歌里的哭腔。

人,也许生于理想,死于欲望;生于爱怜慈悲,死于烈焰燃烧;生于柔韧绵长,死于抽刀断腕;生于隔海相望,死于奔赴相聚。

文字上,这歌集中了人们渴望又稀缺的诸多欲望元素(诉求元素):

第一,猪老三,昵称,我很丑但很温柔的那种昵称。当下正流行。

第二,数年的知己。只要人类还在,就会有这个渴望。渴望知己,其实是渴望找到另一个自己。

第三,浮世的清风。清微的、清凉的风,清惠的风化,高洁的品格,永远都是浮生中的一种畅想和仰望。所谓化养万物者也。所谓相处吸引是也,也即功能性吸引——伊的存在,对你的生活有着莫大的促进和助推作用。

第四,旷世的奇葩。珍奇的花,出众的文字、艺术,不落世俗、十分别致,乃至个性十足到世间罕见,无论人还是物,都有奇异的吸引力。所谓特质吸引,也即理想化客体。

第五,最美的姑娘(也即帅哥)。性别吸引,外貌吸引,抑或称之为性吸引力,最原始也最纯粹。美貌,无论在男人还是在女人,其吸引力常常会超过高智商、高才美调、高品格,尤其是相处伊始。

文字之下潜藏着的是情感元素:梦,醒,爱,思念,起誓。都很迷人。

呈现它们的意象元素是:酒,梅,花,火。

歌以梦醒始,以火烧终,以悲伤起,以惨烈终。莫不暗合爱的悲情原理——初雪美好,残雪不堪。

哀切的远观。暗夜的回忆。坦白的怅惘。无奈的洒脱——皆是真性情。

凡真性情的,总是动人。

可似乎,爱的荒诞之处也都藏在动人的背后了,如影随形。呵呵,爱的誓言其实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认认真真的乱语。(但你一定要相信我!)

即便如此,极少有人能够修炼到——爱到不能爱时,彼此不相爱也不相杀,江湖相望泯恩仇。

何大河这小子唱功一般。可民谣不需要太强的唱功。开口处,有当年张楚的味道。

唱腔呢,有点像南无乐队。

和弦简单。简单的和弦最利于凸显歌词的意境。直白的文字最有感染力震撼力。

歌词有点古风,开篇处娓娓道来,似梦醒时的自言自语。然后渐趋真挚热烈,情不自禁。再后来抵于迸发,背水一战,火烧八百里秦川。至结尾,转为低语。起承转合,风生水起北部湾。

大凡歌手有五种境界。第一,能唱出曲调的流畅。第二,能唱出歌词的情感。第三,能唱出韵致的转合。第四,能唱出他自己的人生。第五,能唱出了你(所有听者)的人生。

人生自我表达的切肤之痛,有时就像预感,总是倏然来临,灵光一现,一如一条确凿无疑的经年刀伤,会在某个瞬间哗然而起裂心裂肺的疼痛,却迅即散去,无从捕捉。

能在悲凉里玩味出冉冉升起的欢欣,也在欢欣里看见若隐若现的的悲凉,这样的音乐和日子,就是活着的深刻趣味了。

人间有味,是清欢。

 

(补记:最近忙乱,几乎没空写字了,然深知情随事迁,一些感触会稍纵即逝。且自家园子,无落笔为棋子之虑,草草成篇。恳请博友海涵。)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Cool Forest Rain》(微量森林雨),演奏者,Dan Gibson(丹·吉普森)。

 

1.海棠半开,点点胭脂闪在树梢。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一年一度,小区的垂丝海棠又要开花啦。2016年3月16日匆匆拍摄。下图皆同。)


2.听远山深处,有杜鹃振翅,归去来兮。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3.如浮世的清风,数年的知己。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4.沿荒漠古道,在风之前。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5.隐隐半天晚霞夕照。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6.茫茫大块烘炉里,不管曾有过多少荒烟废垒,老树遗台。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7.只要春风起,自有一番花谢花开。

人间有味,是清欢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50)|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