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无法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2016-04-30 23:55:50|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有人,总有极少的几个人,可以忍住悲伤,却无法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沉默,如影,如黑夜,亦如一缕月光,静静照着这个深情又无情的天地

无法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4年10月5日拍摄于鲁迅公园。

 

1.

看弘一法师出家后的那些书法作品,篆、隶、行、楷各体,其于冲淡朴野和温婉清拔之外,兼具深山的宁静和云鹤的淡远。震撼,其内心静谧如佛,已至于超凡入圣。而其晚年之作,越发臻于谨严、明净、平易、安详之至境。所谓绚极之后的平淡,安然之中的冲逸,雄健之后的恬静,老成之后的稚朴是也。

每每惊叹:其幅幅作品皆一笔不苟,不扬不萎。墨色,则始终不饱不渴,如独模铸成。

所谓字如其人乃如此吧,“书,心画也。”

古人以为达于化境的书者,字,是其人体生命的对应,亦是其志向的外化,更是其心境的表白,情绪的写真。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出家之后的弘一,真的对世事聊无挂碍、全然放下了?

 

2.

想起弘一法师博涉文学、音乐、绘画、书法、篆刻、戏剧、诗词的聪慧和灵通。

也记起他幼年因庶出留下的那些伤痛记忆:作为出身卑微且是五姨太的母亲,虽然生了他这个聪慧至极的儿子,但因他4岁时其父去世,母亲受尽了一个失去呵护的偏房女人所能受的所有屈辱。那是不管他怎样受宠,怎样一个翩翩公子,怎样才华横溢,都无法抚平的痛。

也记起弘一原配夫人俞氏及所生三个儿子。长子早夭,余下二子在弘一出家时尚未成年。

也念起弘一剃度几个星期后,那个和他深深相爱,相伴日本6年,追随他回国又6年的日本女子。那个与他有过刻骨爱恋的人,闻知他出家而伤心欲绝地携了幼子从上海赶到杭州灵隐寺跪求他,对着关闭的大门悲伤责问“你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请吞下这苦酒,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怯懦的灵魂。愿佛力加被,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和一个女子相知相随12载,且有了羸弱幼子,寄出一封这样的告别信之后,他难道真的就不再牵念了?

 

3.

一次读木心记录他家世交赵老伯所谈一事:

弘一法师示寂前不久,赵老伯曾与弘一同上雁荡山。彼时二人并立岩顶,天风浩荡,澄心滤怀,一片空灵。默然无语之中,赵老伯发现弘一眼中有微妙变化,不禁启问:

“似有所思?”

“有思。”弘一答。

“何所思?”

“人间事,家中事。”

赵老伯对此一细节感慨:“你看,像弘一那样高超的道行,尚且到最后还不断尘念,何况我等凡夫俗子,营营扰扰。”

读此文,久存我心的疑问,焕然如冰释。

如果这样的弘一法师尚未能免俗,倒是世俗得越发可敬可亲可爱了。

联想到弘一临终前3天书写的“悲欣交集”四字。

那原件写在他写过字的纸片背面,宽约三寸,字如核桃大小。虽然四个字的分布依然井然,点划纵横错落,但结体已失往昔的严谨。墨色则由浓到淡,过渡自如,也不再是平时的那般精致,有着一缕悲怆而又恬然的韵致。

在“悲欣交集”两行四字外,还有三个稍小的字:见观经。此三字墨色,比那四个字更见枯淡。

不管学界对“悲欣交集”多少类似“大师一面欣庆自己的解脱,一面悲愍众生的苦恼”这样昂昂然潇潇然的解读,我从四个字那里听到的却是弘一心灵深处悲欣交集的微吟:“人间事,家中事。”

人世间,有多少严闭的门,都会无风而自开,在临近生命的终点。


4.

那个日籍女子与弘一诀别,是在一个清晨。薄雾西湖,她与弘一两舟相向。

“叔同——”

“请叫我弘一。”

“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爱,就是慈悲。”

有时,一个人面对千百个陌生人的悲哀,总觉不抵面对另一个会心之人的静静相知。似是只彼此一个懂得下的凝眸浅笑,便如同春风化雨般,霎那儿、春暖花开。

而有时,人之所悲不在于失之交臂,恰恰在于惊鸿相遇。那命运之神的悄然一瞥,先似垂怜,后如嘲讽,一击即中,将那重情者打入谷底。

人生的悲凉之一就是这情境吧?伊人向你投来深情一瞥,你怜爱地接住那眼帛,伊却忽然瞑敛,兀自静默,继而转身离去,决然绝然,只给你一个苍凉的背影,任你千呼万唤终不回。

跳跃的一颗心,要变得平常,成为一颗平常心,成为一颗再无微澜的心,要经过多少伤心欲绝,再结疤成几乎看不见的暗痕?

生命从来孤独,可是,行路天涯,总有三两个背包客同行,隐约左右。

所以,只要懂,就会有人在怜的目光里默默承受着种种;只要知,就会有人在疼的脚步中走完相陪的旅程。

活着是什么?是死前的一段过程。为了安然走完这个过程,人类缔造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让人怀着悲伤懂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看着远处的人。

佛家云:慈能予乐,悲能拔苦,因为众生都在苦难中。

身边的人,近处的亲人,不也是众生的一部分吗?

晏殊说:“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可实际上,有多少执意要成佛得道的人,真的能怜恤身边人,近处亲人?

 

5.

执着的皈依,丢下至亲至爱,让她们各自担当起自己在暗无天日里走,是不是一种自我的极致?

人生如朝露,稍纵即逝,本无需说,可是能把这虚无说到虚无又虚无,同时说得高大上又高大上的,是不是一种婉转的逃避?

放下该肩负的重担,无视至亲的哀哀恸哭,一屋不扫而去扫天下,一意去寻求解救芸芸众生之路,是不是一种矫情?是不是一种自顾自的执拗?是不是一种和生命的太极式对垒?

在所谓皈依的盛会上,是不是有些时候,大家端起酒杯,不知为何干杯,也就都跟着干了?

 

6.

史料记载,李叔同日籍夫人育有一子一女,但至今没有现身。

弘一的孙女李莉娟也在回忆文字里说:她祖母(弘一原配夫人俞氏)得知祖父弘一出家,流了许久的泪,却始终默然无语。在那样一个很难有人说知心话的大家庭里,祖母是寂寞的。为了打发时间,她开始学习绣花,后来在家中招了几个女学生。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陈升在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这样低低地唱。

聚散皆有时。

却总有人,总有极少的那么几个人,可以忍住悲伤,却无法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沉默,如影,如黑夜,亦如一缕月光,静静照着这个深情又无情的天地。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黄江琴二胡曲《把悲伤留给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3547)| 评论(1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