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诀别诗 两三行 (素夜弦歌之34:《诀别诗》)  

2016-05-07 19:03:11|  分类: 素夜弦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诀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诀别诗   两三行  (素夜弦歌之34:《诀别诗》)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6年4月27日黄昏拍摄于贵阳。

 

1.

风落的夜,四下沉寂,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坐电脑前,跟着耳麦流淌的音乐飞扬,挽起看不见的珠帘,上穷碧落下黄泉。

音乐具有一种罕有的生机勃勃,它以自己特有的计量时间方式在营造无可比拟的诗意和诗性,让人头脑清醒,精神焕发,回归价值追寻,激发人享用时间,疗愈庸俗、乏味、懒散、邋遢、下坠等各种病。

有一种歌,锋利如裂帛,清厉如长空断雁叫西风,每听一遍,都会像突然陷入锋利的回忆,有头尖或刃薄的东西刺入心灵,在尖锐的声音和目光中陷落无名深潭,深不见底的潭水在凝视你。

长歌当哭,远望当归。无一例外,它们是爱情,友情,战斗和死亡。

它是一个群落性的新生代歌曲汇集:诸如吴品醇的《忆长安》、陈思涵的《兵马乱》、河图的《倾尽天下》、后弦的《若相惜》、董贞的《相思引》、郑中基的《英雄寞》、许嵩的《清明雨上》、南拳妈妈的《花恋蝶》、周杰伦的《东风破》、《青花瓷》、《菊花台》,陶喆的《苏三说》,王力宏的《落叶归根》、《花田错》,信乐团《离歌》、《千年之恋》,林俊杰的《江南》、《曹操》,何炅的《看穿》,弦子的《醉清风》,胡歌的《逍遥叹》,张杰的《天下》,胡彦斌的《葬英雄》、《笔墨登场》、《天若有情》、《蝴蝶》、 《愿望》、《潇湘雨》、《超时空爱情》、《红颜》、《诀别诗》、《月光》。

生命,会对每一个一丝不苟的深情战栗,不管它是男女之爱,至交之情,还是生离死别。

 

2.

《诀别诗》有一股逼人的气质荡涤人心:一个铁血男儿在生死离别之际,对心中伊人的千般不舍,辗转徘徊,徘徊辗转。那种对生命之悲无可奈何的体悟,对所爱之人不舍爱怜的疼惜,对自我与江山大业的舍弃,全都融进了对歌曲游刃有余的掌控和凄美华丽的旋律。面对敌人一往无前、生死置之度外的杀气,前尘今世恍然一梦的蒙太奇回首,世外桃源空谷幽兰的爱之纯净,汇成了一首荡气回肠回肠荡气的诀别诗:

出鞘剑 杀气荡 风起无月的战场

千军万马独身闯 一身是胆 好儿郎

儿女情 前世账 你的笑活着怎么忘

美人泪 断人肠 这能取人性命是 胭脂烫

诀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诀别诗 两三行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

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出鞘剑 杀气荡 风起无月的战场

千军万马独身闯 一身是胆 好儿郎

儿女情 前世账 你的笑活着怎么忘

美人泪 断人肠 这能取人性命是 胭脂烫

诀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诀别诗 两三行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

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诀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诀别诗 两三行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

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一首成功的歌,必是杰出的歌词、契合的旋律、灵性的歌手的完美合一,缺一不可。

诀别,永无会期的离别死别也。

人间的诀别,其实就是一种疼痛的温情和美丽,对着依依不舍的世界和人,或者挥手说再见,痛彻心扉;或者看着一个背影远去,而后凄然守候余生。

犹如一个高度浓缩的小电影,开篇处是一段似真实幻的想象与铺垫:将刀光剑影、黑暗战场、千军万马、孤胆英雄、儿女情长、前世因缘、美人泪水、三月春雨、打伞守护等,所代表的英雄美人、江山大业、生死离别等人生梦想与拼死一搏之愿望蓝图,都交织在了一起,点燃了听者对事业、爱情、功名的渴望与梦想。

而后忽然转身仰天叩问:“诀别诗,两三行,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却原来,前面都只是设想,是想象,伤怀人生的孤独与知己难觅,渴盼得一知己,且甘愿为之生为之死,才是悲壮一曲最终的正解。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歌英雄梦,一如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红颜梦。

形单影只,形影相吊,孤苦伶仃,孓然一身,顾影自怜,孤家寡人,纵然有几分高大上、几分超凡脱俗,总是孤而冷的吧?“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纵然有一缕安稳和淡定,也总是在自己慰自己吧?只要清醒的时候,总会有剑煮酒无味,这一杯为谁的寻思吧?

人之为人,情不知所起,却会终其一生,否则何为人?谁不渴望得一知己、得一红颜相伴慰风尘?谁不期望在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有人可以送别有人可以诀别?到那个世界等一个人,或者有一个人等在那个世界,任怎样的劳苦人生也是从容的。

“诀别诗,两三行,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到这副歌部分,曲子的旋律线条更加明朗大气,在回环往复深情绵邈的情怀中,把生死离别的坚定演绎到坦然释怀的境界——如果有你在,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生生死死皆如履平川,安步当车。

 

3.

跳出三界之外看。

似乎自古以来江山与美人就是男人们的最高追求。所谓八千里路云和月,三十功名尘与土,所谓黄沙百战穿金甲,冲冠一怒为红颜。男人的才情,男人的志向,男人的闻鸡起舞,男人的十年磨一剑,都是奔着功名征伐、江山大业来的。而功名征伐、江山大业又是为了赢得美人红颜做准备的。所以是否功成名就,是否有美人红颜,似乎就成了一个男人器宇轩昂、俯瞰世事的标尺了。

而在世俗的目光里,美女红颜之所以爱英雄,成为英雄的配角与烘托,也是因为英雄出人头地、功绩赫然了。

实际情形呢?“男人自以为是英雄,但始终和小孩子一样。男人喜欢战争、打猎、摩托、汽车、也像小孩一样。当他睡去时,那就更看得清楚了。所以女人才这样喜爱男人,这一点用不着说假话。”

杜拉斯如此这般一语道破女性之所以对男性着迷的秘密之所在,一切的一切便在于“女人爱猎人、爱战士、爱小孩。”

也许,自古以来女人们所仰慕的那些英雄始终都是孩子,女人们爱他们就像爱孩子一样。而男人们那些在所谓的宏大志向下痴痴追求的江山大业,不过是儿童时代游戏的放大。其间体现的好胜心、进取心,主要的成分乃是自我征服欲的一种外化。他们在向着创业目标乐此不疲的拼搏之中,破坏的东西不比建设的东西少。尤其是那些在名利场上拼杀得遍体鳞伤的战士,那些在茫茫旅途中四处寻觅的游子,左冲右突的过程中,自己头破血流,也连带着山川大地、亲友故人也跟着鸡犬不宁。可是男人们把这些个体欲望化的东西都冠之于人生历程中的“功名成就”,并且鼓噪得让它闪烁着炫目的光,以至于女人们也懵懵懂懂地跟着欢喜跟着愁,不自觉地紧随其后挥洒着她们的母性、妻性、女儿性。

 

4.

《圣经·创世记》说上帝用泥土造男人,然后将生命的气息气吹入他鼻子里。在造女人时,“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那根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这个寓意太深刻。

女人的细腻、柔软、体贴,坚强与支撑力,是引发男人致命之爱的根本吧?她包容男人,也该支撑男人吧。女人受伤男人会痛,男人受伤女人会疼。

似乎天赋使命——女人需要男人的关爱,男人需要女人的呵护。女人注定为了回报男人的创造之恩奉献自己,男人必须要为他爱的女人在所不惜。

男人为何在深爱中总是主动出击,穷追不舍?是因为他在寻找自己的骨中骨肉中肉。女人为何在情感中总是被动接受,然后义无反顾?是因为她回归了自己骨中骨肉中肉的所在故里。

也许,因爱而痛,痛而仍爱,甘心情愿为爱而死而生,世世代代地生死传递,就是人世间男人女人的共同宿命。

 

5.

女人为何常常可以包容男人,却无法在需要的时候支撑男人?

西蒙·波伏娃说过一段智慧的话:“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变成的

在岁月中,慢慢地明白该怎样担当好自己应有的性别角色,不只是女人吧。


注:本篇主题音乐来自音悦台,胡彦斌《诀别诗》



  评论这张
 
阅读(2350)|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