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  

2016-09-19 23:43:20|  分类: 情感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时候,

正是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才让我还不至于无可救药。

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秋日的京郊之夜有点凉,昨晚,素月高照。

在这个寂寥无人的大大院子里慢跑,像往常在小区里的大跑道上一样。忽然就接到了你的微信:“妈妈,我看到有你讲话的那个视频了,很棒,呵呵,加油,妈妈!”

你说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实验室,一组新数据就要出来了。

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两句歌词,“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能让我还不至于无可救药,”也想起了《初学记·鸟赋》里的那两句——“雏既壮而能飞兮,乃衔食而反哺。”

小子,总觉得迄今为止,你给妈妈的教育远远胜过妈妈给你的。

 

你两岁多的时候,我们养了个小狼狗。

那是因为你非常喜欢那些在院子自由奔跑的狗狗,只要见到了,就会奔过去,摸摸,抱抱,搂着小狗的头,就像是见到了十分亲密的伙伴。

看你那么喜欢,我就让你外公外婆找了个小狼狗给你。

那是一条刚出生不久的小狗。黄褐色,调皮而灵活。我们特地买了奶粉喂它,就像对待婴儿。一开始它想它妈,常常叫个不停,让人不得安宁。你几乎是一天到晚抱着它,不舍得放下,亲它的头,待它亲如兄弟,对它说话,和它一起玩,领着它一起跑,把你的吃的喝的玩的,摆满一地,都是为了它。看着你的样子,妈妈第一次领悟到在赤子般的孩子的心里,人和狗,和所有的生命共生共在,不分彼此,没有差异。

度过开始的几天后,小狗就习惯和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开始成为家里的一员。只要有机会,它就逗你玩,咬着你的裤脚,鞋子,摇头摆尾。有了这个伙伴,你快乐极了。每天早上我们还没醒,它就在床边叫我们了,看我们不起来,它急得嗯嗯嗯叫。

看它这样,我们很心疼,就索性离开卧室睡到了客厅的长沙发上,能够放下来当做床的那种沙发。沙发很低,小狗可以轻而易举跳上来和我们一起玩。

有动物的家庭远远比没有动物的家庭幸福,人是动物的核心,动物也是人的核心,互相温暖着,逗乐着,亲密着,让原本单面的生活立体化了,温馨而明媚。

但是事情很快来了。小狗和我们玩的时候把握不好轻重,先后把我们三人的脚都咬破了。赶紧去打狂犬疫苗针,先是爸爸,后是我,最后是你。那种针剂是一套的,每个人必须打三次,每次中间间隔十天左右针剂放在医院的冷藏柜里,到时间了就必须去打。

那天早晨看到你的脚趾流着血,妈妈实在气急了,拿起鸡毛毯就要去打小狗。此时,你一下子拉住妈妈的衣角,扬起小脸大声说:“妈妈,它不是故意的,不要打!”眼睛里是恳求,是劝阻,含着泪。

忽然就醒悟了——孩子天性中的善良和悲悯是一股甘泉,流淌在生命里。在你的心底,小狗只是在肆意和我们亲密,在和我们玩时尚不知掌握安全的分寸,不知轻重。我要打它,就是在以怨报亲,是非不分。

 

在你四岁那年秋天,有一次带你去商场。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品,你时不时会发问,妈妈就像个学生,每问必答。

牵着你的手慢慢走,到假发专柜前时,你停住了。

“妈妈,这是干什么的,这么多头发都挂在这里干什么啊?”

“这是卖假发的,儿子。”

“假发是用来做什么的?”

“如果一个人的头发掉光了,嫌难看,就来买一个戴在头上。”

“人的头发为怎么会掉光呢,妈妈?”

“不注意营养,不好好吃饭,或者老了,头发就会掉光了。”

“哦。”

我们继续向前走,过了好一会,你忽然轻轻拉着我的衣角,说:

“妈妈,你要好好吃饭啊。还有,假如你头发掉光了,成无毛小姐了,我给你买假发戴上,你就不难看了。”

我低下头,看着你,你的眼睛里有几分迷惘,还有坚定。

感动至极。妈妈俯下身,把你抱在怀里。

忽然就领悟了——孩子对父母的爱,也一样是要他们好好地,不生病,不衰老,一直健康,始终美丽,在人前人后都亮亮堂堂,都漂亮,体面优雅地活着。那些不能照顾好自己,不再健康,不讲究衣着外貌,甚至有些邋遢的父母,会让孩子心酸,让孩子怜悯,淡淡伤心,给孩子增添一份说不清的心理负担。

 

你刚过完五岁生日的那个黄昏,从幼儿园刚回到家,你就和几个小男孩一起呼啸着向操场跑去了。天擦黑你回家来,我忽然发现你的头发湿漉漉的。

“小子,你的头发怎么全是湿的?”我警觉地问。

“我洗了头。”你的声音有些异样。

我把你拉到灯下,天啊,藏蓝色套头衫的后面全是水和血。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声音立即变了调,与此同时,我在你的头顶上看到了一块一角硬币大小的伤口,那伤口还在流着血水。

你爸爸闻声从书房跑出来,看看伤口就拉起你奔出了门奔下了楼。到了医院,医生忙了半天才把清洗伤口与消炎的各项事务处理完。

后来,我从你断断续续的叙述里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一个小朋友扔石子玩时,一不小心把一个石块扔在了你头上,顿时血流如注。

那个小朋友吓坏了,你却处乱不惊地蹲下身,问身边的其他孩子:

“替我看看,伤到了骨头没有?”

一个孩子大胆地用手按了按伤口,说:“还硬着呢,好像没有。”

你马上安慰那个惹事的孩子:“别怕,我去公共厕所里把血洗掉就行了。我不会告诉爸妈,你也不要说,没有事!”

从医院回来,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低声说:“妈妈,我以后会小心的,你别让那个小朋友爸妈知道,否则他会挨打。”

看着你恳求的眼睛,那一刻妈妈忽然就知晓了——孩子心中的朋友和伙伴之间,天然有一分义气,那种稚气的担当和挺身而出的勇气,远远非我们这些会权衡,善计较的大人可相比。那是没有私心的友谊,是你不说我也不说的守信,是舍我其谁的纯粹。

 

你上初一的那个冬天,有天下午我们俩一起去徐家汇看话剧,结束时已是黄昏。

天是阴着的,冷风卷着满地的梧桐落叶,在空中飞舞,要下雪下雨的样子。

出来的急了点,我们俩都没戴帽子也没带围巾,一任冷风吹着。

因为着急带你转向不远处的地铁口回家,在一个偏僻的单行道街头,看看没有车辆驶来,就要和你一起走过街道,不管红灯正亮着。

你一下子拉住我的衣角,着急道:“这是红灯啊,妈妈,你还是教授呢,注意素质!”

如同一根棒子敲在头顶,妈妈呆住了,有点尴尬。

你看出了妈妈的窘相,拉起妈妈冰冷的手放进你上装的斜口袋里,和你的手握在一起。

妈妈立即就明白了——一个当下的孩子,在心中有他必定的规矩与守则,个人的坚守与社会秩序,个人行为与公共意识。

从那以后,妈妈再也没有闯过红灯,哪怕街头只有妈妈一个人,哪怕是在空旷的深夜街头。

 

你去美国读书的第二个春天,我去美国看你。

那天在芝加哥一家超市购物出来,我们刚把东西放进后备箱,就看见一个断臂的美国男人走向我们车子旁边。他没有左手,只有断臂,一袋子物品挂在断臂上。

他的车子就停在我们车子旁。见他有点艰难地用右手开车锁,一袋子东西在他左手断臂上摇摇晃晃,我想上前给他拉一下车门。

就在这时,你悄悄拉一下我的衣角,轻声说:

“妈妈,别轻易对一个身残志坚的男人表达怜悯,美国文化和咱们中国不一样。”

听你的话,妈妈楞了一下,只是对着那人笑一笑,若无其事地开车离开了。

回来之后,妈妈再次翻阅那些关于美国平民英雄主义精神内涵的文章,对他们文化中的个人主义、独立进取、绝对自信有了新的感受。

小子,感恩你来到妈妈的生命里,以你的方式给我启迪和教育。

有些时候,正是你轻轻拉着我的衣角,才让我还不至于无可救药。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 Dan Gibson(丹·吉普森)的《Quiet Rain 》(安静的雨)。

  评论这张
 
阅读(2511)|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