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为了向往中的梦不致失传  

2017-01-29 03:14:26|  分类: 随想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我们寻找相遇,寻找乐土的所有行动,

只是一种寻找陌上花开缓缓归矣的人生过程,

真正的寻找不是为了让我们的日子如何在花开的陌上安稳不变,

而是为了让我们向往中的梦不致失传。

为了我们岁月中的梦不致失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4年5月4日拍摄于美国纽约州一条通向尼亚加拉瀑布的公路上。


 

 

1.

每每听讲座,看书,听音乐,读贴,看字画,皆关注:他表达的是什么?如何表达的?切入点在何处?他在何处(即:精神是否在场)?

相遇总是这样。偶然之后,方知必然早就在此之前。之前的铺垫,才成就了这个必然。或者说,偶然,恰是此刻的必然。偶然和必然之间,总是有着无法言传的非同寻常和意味深长。

于是自然就有了专注,静默。就像站在悟空金箍棒划定的界限之外,静静注视一切。

有次听讲座,主讲人大概早就注意到最后一排有个人一直在专注静默地听,结束时他径直走到最后一排我的座位处。

之前并不相识,只是久闻其名。

“你听得很专注,可以听听你的感受吗?哪怕三两句。”他问,声音很轻。深感意外。但还是赶紧站起来,想了一下,轻言:“我看到一个老船长驾船行驶在海上,沿着航海局划定的航线,看上去轻车熟路,老成持重。但偶尔还会情不自禁冲到甲板上振臂高呼几声,对着天空和海鸥,像个年轻船员。我以为这是您的精彩处。”

他怔怔看着我有好几秒,然后伸手相握:“你懂,你懂。你是哪个单位的?愿意留个联系方式吗?”

谁都期望有人懂啊!人人最期望的,是有人懂。

懂是最有效的沟通。因为很多人置身其间却不懂,而你是那个懂的人,同盟会的兄弟自然结成。所谓感应道交。

看稼轩《贺新郎》,就明白遇到懂得的人有多难: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情与貌,略相似。 

 

2.

每个人看见的,都是自己的心。但未必是你的心。

要想交融,重要的是背景后的观照。

抵达你方有我,我方有你,有容乃大,这之前有多少观照在前面做铺垫。

看,是在外。观,是回到内心。以心光向心中看,向心中照,领悟事理,生死真谛。

人与人最稀缺的,就是源自内心的关怀。

没有内心的关怀,怎会真的懂?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如辛稼轩这样的悲凉主义者,笑中也有泪。 因为人性极美处,最是深寒。

就像马修·连恩的《睡莲》,原本写给他的初恋的。伤痛到骨头里,也温暖到骨头里——一个男人有这样一个女子可以怀想,是痛还是暖? 谁能说清他写此歌时,是在河的哪一岸?

当水波被光影揉碎,有人缓缓归矣 ,就是有飘摇,更有安于飘摇的心,如三生石有约,谁能说清此时那归人是在河的哪一岸?

懂,自身就是一种诗意流淌

对佛讲佛语。对菩萨持菩萨道。对众生言众生情。

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渔樵问答,由此成也。

它们的落处,全在心与心之间。它们的归属,就在江心那一叶舟上人的灵上。

如黑白八卦图,阴阳总是到极处即转。如痛,近身。如暖,转身。

大寒就是大暖的另一名词,所以有时候转身,是最大的爱,最深沉的爱。

最美处,常常也是最伤感处。

 

3

有人说女子娇柔点才好。

娇柔,作为一种审美表象可以,但在职场上不行,在丛林生存和社会生存也不行。

看职场上、爱情婚姻上、日常生活上,那些能够站得直走得远的女子,哪一个不是穆桂英?红袖添香的女子,也就是在烛光灯影下留一点经不住风雨的美,作为画面挂在墙上偶尔看一眼。最终可以对抗人生,无论单独作战还是和男人一起扛起责任和重负的,都是实质上的女汉子。很多男女喜欢看上去多少有点悍妇模样的维多利亚,就是因为她和贝克汉姆站在一起时,总是散发着强烈的“我和你并肩作战”的气场。

一个人,是“个”,两个人,为“竹”。每一个男人女人没有不孤独软弱的,都有各自的软肋,都需要和另一个并肩对垒来自各方的狂雨暴雪。

但是在形而上的层面,人来到这个世界,无论亲近的还是疏远的,深爱的还是浅近的,擦肩而过的还是恪守如一的,都是在彼此成全。

静默的,成全鹊起的;温暖的,成全薄凉的;仁慈的,成全阴险的;付出的,成全渴求的。富贵荣华的,在成全当下别家那贫贱枯衰的;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则在成全自己那破落的子孙。

有人因为失去过,才迷恋给予。有人因为缺失,才迷恋所得。我们为一些人所成就,也成就一些人。为爱,或者不爱。

 

4.

人真正的爱,都是针对自己。

爱别人,在人性的深处,都有局限。而爱自己,没有疆域。

只有爱自己,才最能为自己所觉知,深刻的觉知。而对别人,无论多深入都会有被不感受的层面。

一旦有被不感受的层面,就失真了。失真就有了伪。

完全的彼此融入,那样的时刻是有,但不是常有。这在一种文化价值观里叫无常。恒常,无常,都要面对。

所以人的每一次绽放,其实都是自己在辉煌,在爱自己。那表面上爱和自己非常相近的人,其实仍是爱自己。

也因此,对每一个真正的遇见,要最大程度的真,最大程度的投入和凝神。因为那时,你所爱的就是另一个你自己。所谓清风入我心,明月解我意,在此时,双方是清风也是明月,是你也是我。

而最新的针对身心灵的研究结果表明,一个男人真正爱上一个女人并与之持久相爱的根本,是她能启发他,带他离开世俗的现实——她能提供他所缺乏的、或者帮助他发现自己潜质的视角和能力,扩展他无限的自我,给他以灵感,并且可以一同分享这种趋向永恒的经验,启发他不断超越自己梦想的领域。而性爱、社交技巧、好厨艺、温柔体贴等这些类似“好妈妈”的感觉,都远远不及她能启发他这一项,在关键时刻作为取舍的条件皆排在外围或之后。

爱情如此,友情,亲情何尝不是如此?最让人一往情深的知己朋友亲人,都是在日常温情之外,还能启发我们,引领我们,帮助我们发现自己潜质,扩展我们无限自我,给我们以灵感,督促我们不断超越自己的人。

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关键:让自己成为有能量的人。

 

5.

内圣才能外王。人内心清静了,才能成为自己想成的样子,有能量且自信。

坚守目标,叫执着。坚守方法,为固执。

智者所以不执著,不固执。也如此才是心灵层面的健康,自由,快乐,才是把心中的信仰落实到地上成三个维度。

逆袭,对抗,悦纳,都会以渗透的方式,都会使人变。使读者变,也使作者自己变。这叫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作品中没有荷尔蒙,没有逆袭,就没有动感和张力。

因此,红尘里才最见证人性的趣味。

有一种自在的好,柔弱中裹挟着强大,经常的自虐又自强。就像那些率性的文字,类似于个人独白的记录,那些已经发出或者尚未发出的信,那些在夜阑人静时空里到处寻找自己的念旧,那些寻找已经失落和正在失落纯真的感怀,那些拨开杂草拉出被世俗尘埃遮蔽的自己的发掘,柔弱中有强大,自虐中有自强,都有一种自在的好。

为此我一直努力在穿过身份的烟霭,寻找那散落在尘世的和我相似的书写这类文字者的灵魂。找到ta,确认ta,然后认领ta,告诉ta在这飘忽若烟尘的世界上ta不是一个人。

再然后我会带着那灵魂一起回家——那存在于广漠之野、无何有之乡的我和ta的精神之家,那片相隔天涯却近在咫尺、四季葳蕤的,只属于我们的芳草地,在行走世界的岁月中彼此时时回眸。

至于这灵魂所属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丑是俊,是俗是雅,是扫垃圾的还是设计院的,是成功人士还是一介草民,是衣衫褴褛还是华服美饰,是卖大饼油条的还是销售济世良药的,都不重要。

但是,这样陌上花开缓缓归之后的时光不可太久。一旦岁月使我们成为类似双胞胎者,用相近的词汇,相近的想法,就会夕阳西下,之后必将陷入新一轮黑暗和无路可走。

所有的东西都会如此吧,那迷人的只有在别处时才是梦,是诗,是期盼,而一旦变为同在此处,彼岸成了此岸,一切都将慢慢变味。就像人们描绘伊甸园,怀念伊甸园,只是一种美好的念想。亚当和夏娃一旦真的回去了,还是要再次离开它。

“幸福何堪?苦难何重?或许生活早已注定了无所谓幸与不幸。我们只是被各自的宿命局限着,茫然地生活,苦乐自知。就像每一个繁花似锦的地方,总会有一些伤感的蝴蝶从那里飞过。”(米兰·昆德拉《慢》)

也许我们寻找相遇,寻找乐土的所有行动,只是一种寻找陌上花开缓缓归矣的人生过程,真正的寻找不是为了让我们的日子如何在花开的陌上安稳不变,而是为了让我们向往中的梦不致失传。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  <A Gift Of A Thistle>(经典影片《勇敢的心》主题曲)。

  评论这张
 
阅读(2718)|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