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一船明月一帆风(忆旧游之1)  

2017-02-07 14:48:36|  分类: 忆旧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黄昏,会把清晨驱散的一切收集回来,鸽子归棚,游子安宁。

春,早春。黄昏,黄昏后。那个流浪者会落脚何处?

一船明月一帆风(忆旧游之1)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22日下午拍摄于佛罗伦萨君主广场附近的一条街上。



1.

201522日下午,在佛罗伦萨君主广场附近的一条街上。

夕阳西下,暮霭正从远处冉冉升起,泛着一缕赭红。马路上车来车往,两边行人道上人流如织。繁华大街上行人匆匆,空气中弥漫着风信子的淡香。猛然间想起小区的腊梅——从古到今一任画角吹老的寒梅,也该开了。

恰在此时,一个画面出现在眼前:行人道旁,一个流浪者坐垫上正在喂鸽子——佛罗伦萨到处是鸽子,随处自在起起落落。从衣着上看,他是个沦落的艺术家或者艺术爱好者,面前放着求助的小纸牌,一个可以让人放零钱的小碟子,膝上是一个笔记本,一支笔在手。一片斜阳洒在他的身上,不慌不忙地,他正把一小块面包揉成碎屑,悉心喂几只落在他身边的鸽子。神情仁慈温厚,像是人间的一个温柔存在,就那么安然地对着鸽子。

此时的夕阳,是我见过的最有质感的太阳,柔软,温情,散发着静静的辉煌。

如果说一个人对待弱者的态度,就是他的教养,一个落魄者对待生灵的仁慈,就是他的天性善良。

世间的爱,常常如黄昏穿过林间的光辉,陪伴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

想起波兰作家普鲁斯写过的话:在漫长的道路上总是走着那些给人点亮灯光的人,每一个头上举着火种的人尽管没有人承认他的价值,但他总是默默地生活着存在着,然后像影子一样渐渐消失。

在这样的黄昏时分,是一个流浪者用自己仅有的面包收留几只鸽子,还是几只鸽子在繁华匆忙的大街边捡到一个流浪的心?还是几只鸽子、流浪者和匆匆而过的路人在这早春二月相互安慰?

黄昏,会把清晨驱散的一切收集回来,鸽子归棚,游子安宁。

春,早春。黄昏,黄昏后。那个流浪者会落脚何处?

世界沉入黄昏,一家家灯火亮起的时候,总有人站在我们走过的大街背后,安静的站着,点燃了一栋栋家居楼。

 


2.

世界,就是这样在阅读带来的庞大静谧里变得安静,孤单,寂寞,

回归自我,变成了一个让人悲伤也让人温馨的星球,无限大,亦无限小。

一船明月一帆风(忆旧游之1)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23日拍摄于威尼斯。 

2.

201523日,威尼斯。

那天阴天。

从当地独具特色的威尼斯尖舟贡多拉下来时,才发现和同行的人走散了。电话,约定在一个小码头相聚,然后站在水边等。

寒风微微,水边三四层高的楼房因年代久远又饱受水的侵蚀,显得黑暗而潮湿,门窗、墙壁、房顶皆已破旧斑驳,墙角浸水的地方长满了绿苔。从那些门窗看进去,黑魆魆的,似乎只有极少数的房间有人居住。

导游说因为旅游业的兴旺和人口少,当地居民收入很高,男人世代都可做船夫,不用为工作发愁,女人则负责生儿育女操持家务,所以他们大多不会去吃苦读书,求学深造。

那会儿小码头附近的水上停了不少贡多拉,每只贡多拉上都有两个船夫。大概随时要有游客上船,他们并不登岸,就在小船上说说笑笑。

虽然不懂意大利语,但从他们说笑时戏谑的神情,时而显出少许粗俗来,大致猜出不过是一些插科打诨、男女情事性事的半黄笑话。

在关于性的粗鄙话题中释放原始的欲望,也缓解劳碌的紧张和疲惫,这是不是一些人群的共性?

静静看他们。历史记载中的威尼斯当地农民、渔民,原本是游牧民族,彪悍善战酷嗜刀兵,大约公元五世纪为躲避战争来到此地的。看他们着统一的藏蓝色套装,几乎个个高大健硕,年轻英武,说笑声很响地在水上回荡。

一片喧闹中,却见一只靠岸小船上有个年轻船夫在安然看手机,始终静默无言。从他看手机手指的滑动速度和样子,感觉他在看电子书而不是在刷微信。任凭他的同伴怎样大呼小叫,怎样拨撩他。他始终就那么安静、平和、安稳如山,如一潭净水。

细细端详他。笃定,沉稳,内敛,还有一些文雅。和那些插科打诨的同伴相比,他的气质里多了几许书卷和绅士气。如果称呼那些人叫“汉子”,就得称他为“男士”。

心理学家在研究中发现,尽管人的气质差异是先天形成的,但经过磨砺和熏陶可以改变。当一个人具备自己的人格魅力后,从内到外必将得到质的升华。这称得上人格魅力的,包括修养、品德、举止行为、待人接物、说话的状态等,在经过长久内在修养平衡以及文化熏染的综合浸染后,就有了高雅、高洁、恬静、温文尔雅、豪放大气等不同气质。

每个人的心灵花园里,不仅有鸟鸣啾啾,夏日喧闹,还有静谧之时、仁慈之心和明月朗照吧。“道生于安静,德生于卑退;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和畅”,“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伏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总觉得庄子说这话的时候,正在进行一场安静潜心的对天地万物的单恋,一如唐吉坷德的单恋——为了往昔的梦,在一默如雷中骑上战马,披挂上阵,一路向前。

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书中读自己,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

孤独的灵魂流亡到文字里,书画里,音乐里,寻求调适与休憩,以此疗伤止痛,就有了类似于儒家的入世、基督的救赎、佛的慈悲、庄子的超越等灵虚层面的东西,也有了不期而遇的一渔一樵。

世界,就是这样在阅读带来的庞大静谧里变得安静,孤单,寂寞,回归自我,变成了一个让人悲伤也让人温馨的星球,无限大,亦无限小。

常人所谓的幸福生活,也一定指向忙碌之后的安静,行舟之后的停泊。只有在安静的气氛中,才能产生真正的人生乐趣,如日落之后,有一轮皓月当空。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猜想年轻船夫安静读书的此时,他的内心会有类似王维的这种又寂寞又美好的寂寞式美好。

 


3.

那么清冷的街头,年迈已久的她,独自一人,衣装优雅,膝上是一只优雅的包包,

包包上是展开的报纸,样子温润慈祥,旁若无人地在阅读里。

一船明月一帆风(忆旧游之1)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525日拍摄于日内瓦一条街上。

3.

201525日,日内瓦。

午后,天色有点暗,无风。

从早晨开始,步行车行一个上午,先看联合国欧洲总部、红十字会、世贸总部在内的众多国际机构。看圣皮埃尔大教堂,听解说员以柔和悦耳的声音叙述加尔文在这里创立新教加尔文派的经过,以及教堂正面罗马式、后面塔楼却是哥特式的由来。

然后去了莱芒湖。

湖中的大喷泉是日内瓦的地标。当水柱喷起到100多米时,有一缕阳光冲破云层照下来。那一刻,有彩虹现出来。

只要有水珠在空中,彩虹时刻都会有,但人们看见它需要机缘。不仅要有阳光,还要有能看到它的角度和人所在的平面。

野鸭、海鸥等喜动善飞的鸟儿起起落落,白天鹅、黑天鹅、鸳鸯则静静待在水边,像是拍惊扰了湖水的清梦。水冰冷而碧蓝,远远超过之前看到的塞纳河。

慢慢走,慢慢拍海鸥,拍天鹅,拍远处的点点游船和湖水。和那些在湖边骑自行车的人、跑步的人、漫步的人、坐在长椅上低声交谈的人、独自发呆的人,相遇、交臂、错过。

伫立远望时,可以看到远处冰雪依稀的阿尔卑斯山。心静如水。

最后回到市中心,步行穿越大街小巷。只要大一点的街头小公园,就会有露天摆放的钢琴,任意涂鸦的艺术墙。即兴坐下来的弹琴者时时有之,男人女人老人少年。

熙熙攘攘的街头,冷不丁还会碰到一个吹萨克斯的,拉手风琴的,弹吉他的。和湖边的宁静有别,是一种居者的从容和优雅,神情与举止一如湖边不拒游人的悠然天鹅。

在一处简陋质朴的艺术墙边,看到一个老太太安然在轮椅上静静看报纸。那么清冷的街头,年迈已久的她,独自一人,衣装优雅,膝上是一只优雅的包包,包包上是展开的报纸,样子温润慈祥,旁若无人地在阅读里。

一瞬间,我想起了早已去世的奶奶和外婆,说不清是温暖还是思念的东西涌上来。在奶奶和外婆年迈的那些年,在奶奶和外婆去世的这些年,只要在街头遇到步履蹒跚、风烛残年的老太太,都会陡然想起她们:慈爱、仁善、和蔼,对儿孙有无边疼爱,越接近生命终点越凸显的和善安详,让她们越老越显得慈眉善目、慈祥和煦。如满月,引着她们子孙要以她们的样子在世间行走。

一个人活到老,吃过苦、受过累、享过福、静了心,只要善心依旧,就有了自己的定力,就会以慈祥来对自己、对世人,静静等待生命的终结。否则就可能走极端,变得专横乖戾,自私自利怨声载道,仿佛天下都欠他的。这些人大概是因为一生都未曾自我觉知过,未曾自我修行自我磨砺过,到老了,脱离了原本滑行的社会轨道,去掉了不得已加在身上的约束和限制,原生状态和本性随之活脱脱露出来。自己在痛苦的油锅里翻滚折腾浑然不觉,还会把灼热的油星溅到离他近的人身上,让人跟着疼,痛。

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之“如是我闻三”中这样剖析:“人之一心,慈祥者为阳,惨毒者为阴。”梁启超说“中国凡百学问都带有一种‘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的神秘性,最足为智识扩大之障碍。”

正解也!

使人面容变形的,不是繁重劳碌的琐事和生活,而是心灵吧。

纵是渺渺烟波老处,枫叶也不是随意红起来的,须有万里飞霜,断霞千缕。

而人间冷暖万端,莫不肇始于情与怀。

没有人可以逃得掉,我们的脚步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一点点靠近。

迷途漫漫,终有一归。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纯音乐《斯卡布罗集市》。

 

  评论这张
 
阅读(2929)|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