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真情,像梅花开过(素夜弦歌之40《一剪梅》)  

2017-05-06 12:5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情 像梅花开过冷冷 冰雪不能掩没,就在 最冷 枝头 绽放

 真情,像梅花开过(素夜弦歌之40《一剪梅》)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八大山人的老梅。



1.

开始打开这首黄渤和左小祖咒对唱的《一剪梅》,真有点光脚走石子路的感觉。又似乎看见一个丑到哭的流浪汉,隔着三层楼满脸苦相对着楼上的温柔帅哥喊话。

一个年轻同事一边听一边调侃:“要是我一边单曲循环这歌一边红烧鲤鱼,红烧鲤鱼都得魔性了。”

另一个女同事听了大笑:“这个唱得!厉害了我的左我哥!我不能让我弟听这首歌,他是开挖掘机的,边听这歌边开挖掘机,挖掘机真会翻呢!”

可是,创建艺术家部落“北京东村”、组建NO乐队、出过20多张唱片,把那首《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唱得一地金色,且能作曲、能写词、精吉他、会提琴、擅绘画、获得多项摇滚大奖的左小祖咒,毕竟不是个凡角,作为一个黑色的存在,就那么咯人石头子一般地在着,就是这首歌的一抹绚烂了。

万物相通——在色彩学里,黑色可以是缺少光所致,如漆黑的夜晚;也可以是吸收了所有的色光造成,如黑色的瞳孔。所以它最虚空,也最丰富。

而宇宙的底色是黑色,皆因它是安宁,亦是一切的归宿。

也因此在时尚界,黑色是几乎所有颜色的好搭档。有它在,其它颜色看起来更亮。

这就是黄渤和左小祖咒《一剪梅》的妙处吧。

再说,谁不喜欢不屈不挠的才子呢?不管什么世事什么种族,看死水池中开出莲花,荒漠草原有鸷鸟盘旋,韧竹从瘦土中崛地而出,寒门里走出不服不甘的弟子,谁不振奋呢? 

 

2.

这些年,手机换了许多个,电脑换了很多台,《一剪梅》却一直跟着我。

听过张明敏唱的、费玉清的、黑鸭子的、曹颖的、高胜美的、马蕊的、阿木的、吕思清的、张恒的,从未听过这种格调的。

但是,很多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走着走着就互相连接了。就像春过无痕,夏过无迹,走着走着就到秋天了。听着听着这首歌,就有味道出来了。不知不觉就在沉浸中接受了、悦纳了。

黄渤的声音有雪中寒梅悄然暗香的感觉,而左小祖咒的哼唱,就像一个落寞由心存温暖的人,顶着寒风坐在马路牙子上自言自语。两厢链接,同时两相映衬,就有了梦和现实感、美好与荒诞感、心悦与苦涩感。

活着,可以低八度,举步维艰,如左小祖咒这样的黑黑系;也可以高天流云,夜行八千,如黄渤这样的明媚系。生活的原汁原味,就这样一点点在歌里渗出来了。

沉醉不知归处,有时候是因为溪亭日暮,有时候则是因为春归无觅处。

又像是做题目,不在一个坐标系的一般人做不来,能做出来的,像黄渤和左小祖咒做出的这道,自有迷人处。

面对左小祖咒的调,一般人早跑到美国西部去了,黄渤竟然还能找着自己的调,合上两人的调,这要多强的就低呵护内力。

张力,其实是活力;而活力,实际是生命力。自带生命力的人,会让黑炭变成光。

 

3.

左小祖咒唱歌的颠覆性,在于他与众不同的声线和演唱方式,不在旋律和配器。

至于他唱的好不好,韩寒的形容最贴切:“酒后不能驾车,但是酒后可以唱歌”。

左小祖咒唱歌的妙处,不可用旋律声调是否优美去打量,而是感情的表达,那种率真而收敛,灼热而绵邈,一般人做不到。就像深爱一个人到魂牵梦绕,却不纠缠、不癫狂、不燃火,就那么每天坐在你经过的路边看着你,一任大火在内心烧自己。

黄渤呢,其妙处也不在于唱歌,而在于唱歌是他的业余长项。当年北漂时,他就是为了做歌手,和沙宝亮、毛宁等曾在一个酒吧驻唱, 因为形象不帅一直没火 ,就转行做演员了。做演员成名之后再回来偶尔唱歌,原先多年铺下的底子就亮出来了。《正义之道》、《男人好难》、《水手》、《不醉》、《过去了》等许多人唱过的歌,就有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韵致了。

有时,上帝给你打开一扇门,其余的门也都跟着打开了。前提是,你必须向着自己的目标走,矢志不移。“在没有到来的时候,我们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等待,一个兔子会来,一个声音会来,甚至神明。”顾城说。

 

4.

一些老歌,适合一个人慢慢听,听不同的歌手。

每个歌手的声音里都有他走过的路,有过的悟,燃过的情。

静静听一个人的歌,就像看着一个人悄然拉着一个黑色旅行箱去机场、去车站。你不知他是去看一个人还是去接一个人,却明白他是怀着一份深情在走。

也许他要看的人已经不在了,走着的他让你感觉那人还在。

犹如在月光下,你会感觉光影婆娑的那些树、那些风、那种空明,就是你的皈依。

每一份深情都是一株梅,曾经把它的香隐隐约约洒满你的院子里。每一朵小花都是一颗心,一个人。就在那一季,那段日子,它那么竭力把它的芬芳从大地中汲取起来,沿着它多须的根,遒劲的干,输送到每一枝。而后以做弥撒的虔诚,持续散播它清清浅浅的香。

过了那一季,梅花老了,落了。过了一些年,梅树也老了,不开花了。可是,你还会在许多个深夜站在院子里,回想那一树一树的暗香,静静的,不敢转身,仿佛在目送。

可以久久在暗夜里目送的人不会失路,梅香就是场,月色就是光,星辰就是方向。此时,风也总是从远处落下,带来黄渤和左小祖咒的对唱:

真情 像梅花开过

冷冷 冰雪不能掩没

就在 最冷 枝头 绽放

 

 


注:本篇主题音乐黄渤、左小祖咒的《一剪梅》来自网易云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