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没有哪一种布施,会大过帮助一个人好好死亡

2018-5-3 18:32:38 阅读2853 评论83 32018/05 May3

尼采说:“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懂得敬畏生命。”但我们,至今还没学会如何谢幕。

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说:

“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关于死亡教育,我们需要那么一点“临终须知”。

索甲仁波切写过一本很透彻的书。这本书叫《西藏生死书》。很喜欢书中那句话:

“没有哪一种布施,会大过于帮助一个人好好地死亡。”

(本篇文字转自微信平台“拾遗”之“拾遗物语”。)

亲人临终前,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

壹|好心办坏事

一位亲人去世了。子孙们都很孝顺,争着照顾她。

为了让她多活几天,大家殷勤地做了很多事情,但后来我才知道,子孙们这种殷勤的孝顺,给她带来的不是愉悦,而是痛苦。

比如最后几天,她不想进食了,但大家希望她能再活一段时间,所以一直在坚持喂她流食,一喂,她就剧烈咳嗽,然后呕吐。比如,她喉咙里发着巨大的异响,咕噜咕噜好像有很多痰一样,大家就开始喂水,希望能帮她化痰,一喂,她就剧烈咳嗽,然后抽搐。

看着她痛苦而狰狞的表情,我隐隐觉得不妥,就去翻阅了很多资料,这才发现大家的殷勤多么地无知。

比如,关于喂食。人临终前,新陈代谢放缓或停滞,身体已无法消化和吸收营养物质所以不想进食,甚至闻到气味就想吐。这时候强行或者勉强她进食,不仅会给她带来巨大的身体痛苦,还可能导致食物进入气管,引发窒息。

我们,真是无知得可怕。

贰|临终须知

▲ 死亡质量指数排名

作者  | 2018-5-3 18:32:38 | 阅读(2853) |评论(83) | 阅读全文>>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素夜弦歌之41:<What are words>)

2018-4-17 23:27:37 阅读1876 评论74 172018/04 Apr17

1.

2011年5初《美国偶像》第十季第三集里有一首歌,名叫<What are words>,演唱的选手叫Chris Medina(克里斯·梅迪纳)。

一曲终了,泪奔无数人。

这歌背后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日常故事:克里斯曾是星巴克的服务员。2011年,是他和女友Julianne(朱莉安娜)相恋8年、订婚2年,计划办理婚礼的大好良辰。

可是就在此前的2009年10月,朱莉安娜遭遇了一场意外。医生诊断深度昏迷的朱莉安娜为创伤性脑损伤,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26岁的克里斯几乎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撞晕了。

人生一世,每个人都在寻找幸福,寻找乐土,寻找彼岸。但到头来一路上发现的常常只是命运。而且越是寻找地深刻,越是寻找地遥远,越是发现命运。

顾城说: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我们时刻都走在命中。

但是此时倔强的克里斯就是不认命,他坚信他的姑娘会挺过这一关,会醒过来。只要朱莉安娜能醒来,只要不死就行,这样他就可以一直陪着她走完余生。

2.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

一个半月后,朱莉安娜以顽强的生命力对克里斯的呼唤做出了回应,她打破医生的诊断和预测,竟然奇迹般醒来了。

爱是一种物质,也是一种看不见的磁场,会产生强大的磁场效应。人类的每一个意外惊喜,都发生在有爱的时空,母子之间、双胞胎之间、恋人和挚友之间,深爱的磁场产生的相互共振,可以起死回生,让奇迹降临在危险的地方。

在克里斯和母亲

作者  | 2018-4-17 23:27:37 | 阅读(1876) |评论(74) | 阅读全文>>

疏点空阶雨,长明古殿灯(忆旧游之4)

2018-2-18 17:38:46 阅读2100 评论87 182018/02 Feb18

1.疏点空阶雨,长明古殿灯。

1.

在米尔顿凯恩斯暴风雪骤至的那天黄昏,静坐窗下,看窗外漫天飞扬的雪花。

这里的十二月虽然天寒地冻,却处处可见耐寒的绿色植物,夹杂着深深浅浅的赭黄、深红的老叶和果子。

房内空调暖热,只需着短袖软衫,房外飞雪漫天,车与人皆行色匆匆,让人想起“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迫切和温暖。居高临下,起初还能依稀望见大地上的彩色,不高的楼宇,成行成片的各色草丛、灌木、树梢,半个时辰过后已是街宇皆白。

天黑时分,房内的温暖与房外的寒冷反差给玻璃窗布上一层白色的柔纱,透过它,可以模模糊糊看见楼下街道上,雪花围裹着渐次亮起的街灯飞舞。

待到深夜11时,大雪渐止。唤了几个同伴,去看雪后的皎然世界。着厚暖长款羽绒服,帽子手套一应俱全。

大街上了无人迹,如冰的清冽寒气扑面而来。刚从洁白中缓过神就猛然发现,白雪覆盖的地上竟然有月光笼罩。抬头来,见冷月高悬,夜空如洗。一阵阵风过,路旁老树枯枝上的积雪簌簌落下,洒在我们几个的肩头和帽子上。

或许是因为我们几个人都许久没见过这样的大雪了,抑或是因为很多年都没这样在深夜街头漫步的自由自在了,一种无言的欢愉在我们心中弥漫,像醉心于某种节日的孩子,除了脚踩在雪地的咯吱咯吱声,耳边掠过的风声,树梢雪落身上的扑簌声,和着浑然一色的洁白,其他都不存在了。

在这静谧的雪夜,几个人相伴着行走在玉洁冰清的世界,早已忘记自己是个客居者,是个肩负重任的职场人。

2.

第二天恰是周六,便和几人打车出城,寻找雪后古城小镇的清净。

作者  | 2018-2-18 17:38:46 | 阅读(2100) |评论(87) | 阅读全文>>

阅读三境界,你在哪一界

2018-2-2 21:39:30 阅读2379 评论71 22018/02 Feb2

去看生活;去看世界;去见证伟大的事件;

去端详穷人的面孔和伟人的手势;

去看奇异的事物——机器、军队、人群、丛林和月亮的影子;

去看别人的杰作——画作、高楼和发现;去看墙后的,看房内的;

看危险的;看男人爱的女人和孩子们;去看并享受着快乐;

去看并震撼;去看并领悟。

如何读书?应该读什么书?为什么读书?这三个问题困扰的不只是当下的大中学校学生,在职的成年人也一样。

阅读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大多数人究其一生都没有跨过第一境界。

第一境界是什么?是阅读通俗书籍。

最好的阅读,会让灵魂在路上,向上行走。而通俗书籍真的没法让我们的灵魂在路上。何以如此?

通俗书籍往往具备以下四方面特征:

第一,流行性。通俗书籍常常以“新、奇、灵、异”为热点,往往能满足读者猎奇涉趣的心理。读者循着惯常的叙事线索在“情”与“趣”的牵引下,可以毫不费力进入阅读活动,刺激精神兴奋点,触及社会热点,契合自己显在的心理需要与潜在的无意识欲望。

第二,商品性。通俗书籍是文化生产与商品生产的结合体。作为大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繁荣与市场经济、大众需求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一些作品最先连载在报纸上、网络上连载,报刊发行量或点击量大幅度提升;反过来,报刊发行量或点击量又要求通俗书籍能满足形形色色不同读者的阅读期待。作者、媒体、读者之间形成了连锁互动,共同构造了通俗书籍兴旺发达的市场效应。而迅捷、便利的科技复制技术,使产品源源不断地投入市场,以便作者和

作者  | 2018-2-2 21:39:30 | 阅读(2379) |评论(71) | 阅读全文>>

有一种深沉的连接感,源于读书

2018-1-29 0:07:37 阅读1830 评论60 292018/01 Jan29

每一个人和世界,和他人的这份整体的感觉,

就是这样进入自己生命更深的空间,连接那份和一那份融合在一起,

那份归属,这也是我们自己和一个更大的自己相遇的过程。

1.

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一本书,是心理学方面的。因为读得很匆忙,所以书名印象不甚深刻,似乎叫《失去连接感》。但是,其中阐释的原理却留在了我心底。

该书作者认为,每个人在最初的胚胎状态时,都是和宇宙(也即爱)的能量是合一的。也正因如此,那期间的人和宇宙、和爱,是一体的,不需要、也不渴望被别人了解。然而,从脱离母体,成为一个小小婴儿开始,一切都变了,每个人都开始自我独立的旅程,无一例外的都需要遵守规定的期待,遵守扮演角色的期待,而和宇宙(也即爱)能量分隔了。从此,每一个人心底的自我(主体)和他人(客体),就处于了分离状态。

分离,就会感到孤独寂寞,就会成为单打独斗的独行侠。与此同时,人便失去了解自己的能力,越来越触摸不到自己深层的本质。于是,渴望连接他人和世界,寻找连接感,并通过寻找连接感而找到深层的本质自我,也就成了每个人心底永存一生的期盼。

这个作者还说,人的很多快乐都是来自于有连接感,而所有的悲伤,抑郁绝望,都是因为没有了连接感。诸如分离、分手、失去、逝去、死亡、分开,失业,失恋都是因为没有了连接。因为生命就是这样简单——你连接的越多,你的生命就体验就越多,那些美好就融入在你身体里边,然后产生一种美好的能量。

2.

这本书所阐释的原理给了我很多启迪,让我对生活中、网络中的很多现象有了更深的体验和感悟,尤其是读书。

作者  | 2018-1-29 0:07:37 | 阅读(1830) |评论(60) | 阅读全文>>

雪落在异国的土地上

2017-12-13 2:11:23 阅读2824 评论109 132017/12 Dec13

前天,纷纷扬扬的大雪几乎下了一整天,积雪近半尺厚。米尔顿的当地人说他们这里十几年不曾这般大雪了。而我也有十几年没有经历过这样大的雪天。

1.

从房间的窗子望出去,但见漫天雪花飞舞,萦空如雾,乱云低压。半个时辰过后,已是日暮苍山,天寒白屋。

大雪弥漫的美,有庄严宏大的气息。

它是上天赐予的一份慷慨,给万物一份勇敢,一份静谧。

本图片及下图2017.12.11-13拍摄于英国米尔顿的校园。

2.

刚下的雪松松软软铺在青石的行人道上,

落在四下旷野里,人走上去嘎吱嘎吱响。

街上几无人迹,偶有公共巴士缓缓驶过,

在雪地上留下悠长的划痕,像是林海钢琴曲的绵长结尾。

巴士过后,又可见劲风摇动路旁大大小小冬树枝上的积雪,

簌簌落下,洒在草地上,黄叶上。

3.

两个时辰过去,雪落渐厚,慢慢覆盖它能覆盖的一切,

将色彩斑斓的地面变成洁白的田畴,平易、深厚、丰饶,

似梦如幻,天地之间都是万物大千的喜悦,

仿佛整个宇宙都走在九九归一的路上。

4.

暮色四沉,静谧的雪夜,伴着窗外玉洁冰清的世界,

享风清野静,听流泉无声。

笃实古朴的长桌边,是宽大舒适的圈椅,

赭色罩灯下,安坐,在柔光泛泛中读书、记笔记。

宁静,温馨,微醺。

5.

次日,清晨,雪后初晴,

作者  | 2017-12-13 2:11:23 | 阅读(2824) |评论(109) | 阅读全文>>

每一缕从大洋吹过来的风

2017-10-6 22:33:04 阅读2796 评论84 62017/10 Oct6

每一缕从大洋吹过来的风,都有海的讯息。

2013年9月9日拍摄于巴西的大西洋岸边。

假日一天和C、W相聚吃饭喝茶闲聊,从午间11点一直聊到下午5点,散散淡淡,又意兴阑珊。从当下铺天盖地的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到假日里商家的各种装点,大众文化背景下的商家市场运作,网络传媒,市民心理,到自媒体状态下的消费与被消费。但说的最集中的还是一个同学的三次婚姻,另两个好友的对簿公堂,以及婚姻和友谊背后投射的诸多东西。

1.

对于重精神追求的人而言,友谊和婚恋中,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根本点不在外貌、物质,而在精神。

高晓松不是因为丑到那个样子才离婚的,而且还是主动方。王菲执意要和李亚鹏分道扬镳,也绝不是因为李亚鹏不够帅。默多克舍弃邓文迪,更不是因为她不够美丽。

对于那些执意追求精神对等的朋友和恋人夫妻来说,如果双方精神层面差距太大,什么也阻挡不了他们转身而去的脚步。

外貌的魅力在婚恋中会引发明显的晕轮效应,美即是好的——这是人类的一种集体意识。美丽和漂亮自身就是魅力,且大大影响人在婚恋中的选择和判断。但是,由外貌诱发的吸引力来得快,下降的速度也很快,只是在最初印象,或在其他方面等同的情况下,才发挥显著作用。

双方关系一旦稳定下来,吸引力的内涵就会慢慢转换,重心转向与外貌毫不相干的意志品质,内在涵养,自我定力,以及由此决定的和世界相处、和别人相处、和自己相处的方式。如果人们发现那有外在魅力的人,在滥用自己的美貌和漂亮攫取金钱物质利益,对其则会引起比一般人更大反感,以及更严厉的惩罚。

作者  | 2017-10-6 22:33:04 | 阅读(2796) |评论(84) | 阅读全文>>

月夜

2017-8-31 20:03:02 阅读3773 评论105 312017/08 Aug31

你的你着,我的我着,

情止于礼敬,思落于天涯,神清朗逸,林下幽风。

2017年8月22日晚好友林拍摄于上海。

1.

再读过去耳熟能详的所谓传统文化的东西,时常震惊:纰漏之处太多,荒谬误导不少,很多都需要重新认知和评估。

例如愚公移山这个寓言故事,自小到大,家长、老师、领导等几乎所有人提起它的时候,都在耳提面命我们:要不畏艰难险阻,坚忍不拔,没有什么是战胜不了的。

其实这是个伪鼓动——最终不是愚公移山,是天神移山。因为愚公感动了天帝,天帝派手下把山移走了。整个线路上,走的是鼓动人的路子,达到的是打动神的结果,根本就是一种欺骗和荒唐,无法在现实中实现。但是这么多年,鼓动的人没发现,被鼓动的人也没知觉,傻乎乎一路走来,还荣光满面,激情澎湃。

再如“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也是个伪命题,是一碗引人亢奋的鸡血。自古以来真有在位的任马唯贤的伯乐吗?真正能发现千里马的伯乐有推荐权吗?制定鉴定千里马标尺的人,真的以一日行千里的能耐为衡量标准吗?以一日行千里的能耐为衡量千里马标准的伯乐,能上位吗?

所以那些史书中记录在册的被相中的千里马,是真的千里马吗?白纸黑字的档案是真的吗?那些千里马和伯乐真的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去掉这些涂抹在上面的脂粉,“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的期望还剩下什么呢?只剩下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的马屈辱了吧?只剩下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的马悲情了吧?遇见伯乐,也是千年等一回也等不到的吧?

“三十六计”是祖祖辈辈奉为法宝的宝贵

作者  | 2017-8-31 20:03:02 | 阅读(3773) |评论(105) | 阅读全文>>

“单身狗”剪影:我曹本是沧海客

2017-8-21 14:14:46 阅读1911 评论69 212017/08 Aug21

我曹本是沧海客,夜观星斗垂孤钓。

孤钓不如天地宽,白头俯仰天地老。

2013年8月2日拍摄于敦煌鸣沙山。

写在前面:

“单身狗”本是一个网络俚语,肇始于2011年初,特指单身男女,近似于“光棍”。

“单身狗”多用于“单身狗”们自称或互称,带有自我嘲讽、亦自我威风之意。

非“单身狗”者如果以此称呼“单身狗”,就有不守交往边界、甚至有没素质缺家教的嫌疑。

举目四望,身边30岁以上直至50的“单身狗”越来越多,且大多是高学历、高收入、有位子、颜值也很高的人。

有房有车,且是大房豪车;神情悠然,安之若素;旅行健身,说走就走。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克林南柏格(Eric Klinenberg)在他远播全球的著作《走向单身潮,一个人生活的惊人吸引力》里说:“想想所有的高科技,现在要见一个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但是当今的人更注重找寻灵魂伴侣(soul mate),他们不太会做妥协。”

俺的挚友里有几个是“单身狗”。可不管彼此有多熟悉,多要好,多随意,俺也不去询问他们为何单身——因为坚守边界意识,也因为内心深处一直对所有孤独行者持有一份莫名敬意,更因为明白婚姻与否完全是个人选择,是一种人际关系,不是每个人的必须。结婚并不意味着人生的成功,就像离婚并不意味着人生的失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婚姻更不是。于每个个体而言,经济、精神的独立,内心的圆融与沉静,享受自由亦尊重他人,热爱自己热爱的,放下自己想放下的,就是人生佳境,与婚姻与否无关。

作者  | 2017-8-21 14:14:46 | 阅读(1911) |评论(69) | 阅读全文>>

凉月纷纷,丁香一院

2017-8-15 13:01:44 阅读2132 评论75 152017/08 Aug15

米哈斯小镇上佩尔圣母礼拜堂的顶部,是守护镇子的佩尔圣母像。

2017年7月8日拍摄于西班牙塞维利亚的米哈斯小镇。下图皆同。

1.

2017年7月8日下午,西班牙塞维利亚的米哈斯小镇,在佩尔圣母礼拜堂附近的瞭望台上静坐。眺望不远处的地中海,苍茫蔚蓝;俯瞰小镇远远近近的风光,层次错落的是,满眼翠色,玲珑白色楼房。

密密的树荫,如水的凉风,清雅的冷饮小店。偌大的平台上,疏疏朗朗散坐着当地居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即便是说话,也都是对方能听得见的喁喁细语。除了偶尔几声鸟鸣,听得见的,只是来自树梢的风声。

找了个水磨石靠椅坐下,要一杯果汁,看那些安安静静的人,听风,看地中海。

视野所及,前面,一个着黄色T恤的男人在独自发呆,一个灰色简装男人在向远方眺望,各自沉浸。一对夫妻在自拍,男人轻揽女人的肩,一起微笑对镜,无声无息。一个父亲在陪伴他的三个儿女。大的那个女孩,在默默喝手中的果汁。小的两个,一男一女,看上去像是双胞胎,在吃父亲喂给他们的冰淇淋,轮流,你一口,我一口,不吵不闹。稍远一点,坐着孩子们的母亲,在静静看着。

右前方,一个年轻女子在手机拍照,对着地中海的方向,时不时给坐在她身边的老太太看一下。那神情,像是母女,优雅淡然。她们的右手边,有一家三口在小声聊天,说话的是男人,女子则张开双臂,一左一右揽着丈夫和儿子,像是筑起一个小小港湾。她们的左手边,是一对老夫妻,妻子在轻语,丈夫在倾听,若有所思。

左前方,靠近平台最边沿,有个老太太独自在,清

作者  | 2017-8-15 13:01:44 | 阅读(2132) |评论(75) | 阅读全文>>

春去春来春不败,世间欢乐与悲哀

2017-8-10 15:19:43 阅读2430 评论88 102017/08 Aug10

穿越时空 万物万事无踪  传说中的爱 总是那么朦胧

春去春来春不败  世间欢乐与悲哀

2017年8月1日拍摄于上海。

写在前面:

昨天中午收到一好友微信,前天夜晚九寨沟发生地震时,他们本单位十几个同事就在“九寨千古情,丽江千古情”晚会现场,大家是一起来休年假的。那时和他们一起观看晚会的现场有几千人。他说:就像神差鬼使一般,地震发生那一刻,舞台上恰巧正演出5.12汶川地震的剧目。当时房子突然摇晃的瞬间,大家还以为是舞台设计效果所致。等到巨大声响从空中炸起,众人才反应过来,迅速涌向各个出口。

尽管他们同行的整团成员皆安然无恙,但还是让他有巨大的劫后余生的惊惧和震撼。

他说,他们整晚一夜未眠,在一个清冷的小广场惊魂未定熬到天亮。接近黎明时分,四周一片安宁,冷得像深秋,大多数人因惊吓疲惫至极睡着了,他却始终清醒着,一边循环听着mp3里窦唯的《春去春来》,一边想着生死,想着诀别,想着家人,亲人,想一切可想的人,一切可想的事。好像把全世界的事和一辈子的人都想了个遍,同时下决心回家后,放下所有的所谓恩恩怨怨、磕磕绊绊,珍惜余生的每一天每个人。

1.

人很奇怪,每当生死存完关头或者寂静无人处,都会想起很多人,想起和那些人曾经在一起的日子。那些曾经的宽慰,细心叮咛,点滴温馨,深情许愿。想起这些,笑就会在眼角漾出来。很多时候,幸福就是在漫漫长夜或踟躇困境时,双手交叉抱起自己的肩,禁不住想很多人给过的温暖。

这个世上极少有人能始终不离不弃陪伴在身旁,聚聚散

作者  | 2017-8-10 15:19:43 | 阅读(2430) |评论(88) | 阅读全文>>

夏卧北窗风

2017-8-3 21:38:41 阅读2129 评论87 32017/08 Aug3

夏卧北窗风,枕席如凉秋。

2017年8月1日拍摄于松江。

1.

文房四宝之中,最爱砚台。

笔多动而易夭,纸无骨而易碎,墨常磨而折,维砚淳朴厚重,静对沧桑,可得永传。

看古人写砚台的文字,句句皆美到不可胜收。

“苍砚有池残墨在”、“古砚微凹聚墨多”、“墨丸入砚细无声”、“涤砚滩头无渍墨”、墨试小螺看斗砚”,只陆放翁一人笔下的砚台,已是至美深秋水墨了,爱到不能爱。

偶尔寂静的周末午后,会一时兴起,小心翼翼拿出书橱深处的几方徽砚,注入一点清水,看穿窗而入的光影在它们上面移动。

仿佛远郊野塘,有新荷照水,空灵,寥廓。又像空落城头,有新柳拂动,轻逸,超越。

2.

时常单曲循环,很久很久听一支曲子。喜欢那种把丝绸放在清水里浸泡的感觉,一如置身精神瑜伽。

沉浸在这样的世界时,且会莫名想到临刑东市时神气不变,索琴奏《广陵散》的嵇中散,最终时刻手挥五弦目送飞鸿的嵇中散。

至性、血性、男性——是我心中嵇康的样子。

中国古代志士仁人中,那个全然不一样的人。

但凡有些别致的人,心思总是不一样的。

那种别致,别人眼里心里的别致,一如自山谷深处冒出的一道激流。

3.

谁都有自救的能力,但前提是必须有究竟的自觉。

一个人的小船,其实只能承载自己。超载了,迟早会覆没。

纵使小船看上去还在水面行驶,并未沉,船底却已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作者  | 2017-8-3 21:38:41 | 阅读(2129) |评论(8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上海市 杨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