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一些真实,只有在夜晚才能打开  

2016-12-28 22:26:57|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总是在日光那边很混沌,在月光这边很纯粹。

月光下,孤独大如累卵,独醉,无言。

 月光下,孤独大如累卵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6年12月17日雨中拍摄于泰国清迈市的清曼寺。



1

20161214 11时许,在抬头望天的一刹那,见一轮圆月正悬在对面的楼顶上。

彼时,我和几个同伴恰好从号称“清迈文艺一条街”的宁曼路闲逛回来,在酒店门前宽阔草坪边驻足。天上是薄烟微风,地上是晚树清影,远远近近的,似乎到处都有轩槛生凉,莲芰清香。

这个距离曼谷北面约700公里,海拔高310米的小小山城,全年只分夏季、雨季和凉季三季,气候宜人,冬暖夏凉。而每年的11 月至 3 月,天气最为稳定,雨水少,空气通透度也最高。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今夕何夕,如此月圆?

打开百度查询——原来此日是农历1116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哪。

 

2.

几十分钟后,悄悄出了酒店,我一个人坐在那个草坪边洒满月色的木椅上。

此时,月亮已经移到了靠近头顶的斜东方。

我若不来,月光不落。此一念起,惹得自个儿哑然失笑。

忽记起有次上课讲阮籍《咏怀八十二首》之第一首: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触摸当下之种种乱象,联想到生活在魏晋时代那一群落寞愤激的人间群像,以及阮籍一生足以睥睨八荒,牢笼万有的痛苦、抗争、苦闷、绝望,那一堂讲得纵横挥洒,几近忘乎所以。

临近下课,让学生各在一个纸条儿写字,哪怕一个字,随意写读此诗后的感受,交给我。可署名,可匿名。

收齐纸条后,我差点被好几个学生笔底雪莲般的文字雷倒了:

“不行,我得一个人去月光里笑一会儿;不行,我得一个人去月光里哭一会儿!”

“月光下,孤独大如累卵,独醉,无言。”

“这是一场月祭。一个人,把自己枪毙,抛尸荒野!

“月色下,我哭,在人世的苦苦辗转;我哭,千百次的疼痛千百次的绝望千百次的仆倒在地。”

“我让月光为我自己遮挡枪林弹雨,我拿月光稀释我的一生苦逼。”

“再孤独的月光也是月光啊,就像再坏的爱情也是爱情。”

“活下去的决窍是:保持愚蠢,并且不能知道自己有多愚蠢——请问,月光下就我一个人曾经这样想过么?”

“走在月光里,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走着走着就把自己倒挂下来了。”

“月光下,我感到众神降临头顶,又感到死亡光顾门前;我看见万花开放,又看到万物凋零。”

下课的学生不知何时都走光了。

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讲台上,我读着这些纸条,沉醉,微醺。

眼前像是有千万匹野马飞奔在草原上,烈烈鬃毛,威风凛凛,甚至有几分耀武扬威。

 

3.

据说男女间的爱恋大概有六个层次:

第一等的爱,是能爱,会爱,又不执著的超然之爱。

第二等的爱,是有所爱,又被对方所爱的爱。

第三等的爱,是能爱,会爱,而没有对方会爱的爱。

第四等的爱,是自己并不爱,但却被爱着的爱。

第五等的爱,是想爱,但无人可爱的爱。

第六等的爱,是不知爱为何物的人。

呵呵,可怜的人,真是太琐屑也太复杂了!

物我之间的交融合一远远没有这么繁复这么纠结。不管古往今来人有多少种月下情怀,月光一直就在那里,不变不改,不远不近。

只是人在一厢情愿地留下月光下枯瘦的街道、苍老的古墙、荒凉的大地、残破的客栈,留下自己的寂寞、黑暗、困惑、失败、沮丧、思念,有最激情的软弱,也有最柔细的坚贞。

谁能说得清1800年前的那个深夜,夜不能寐的阮籍起坐弹琴,听冷月清风、旷野孤鸿的时候,如磐夜色里漾起的是他生命的沉重死寂,还是他灵魂的崛起腾挪

谁又能说得清一个人最好的孤独是在月光里,在对月成影的深夜里?还是在挂满喧嚣的太阳下,在人影攒动的街巷里?是孤独里有月光的种子,还是月光里有孤独的种子?为何有那么多人每写孤独必在月下,每写月光总伴孤独?

年少时总以为“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陶潜,“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的王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太白,“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老杜,“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张九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东坡,皆是在写一个人的孤独,是落寞,是寂寥。慢慢的才知道,那其实皆是一个人的清欢,是一个人的圆融,通透,自我达成。

每一轮月光所成就的,也许不是思乡,念远,怀旧,沉痛,而是借由思乡、念远、怀旧、沉痛,抵达了自己,成就了自己。而写字、画画、作曲、出行等诸种,给人带来的最大益处,不是功名也不是金钱,而是自由,一任自我精神腾挪跳跃,然后墨落宣纸、羊皮纸,划出一道圆弧状的彩虹——在生活里,在生存里,在爱情里,在友谊里,在婚姻里,在所有这个世上能够触摸到的时空,有了自己想要的那种自由。

人活一辈子,到头来追求的,就是一个自由。

而月光,其实是一场盛大的虚构,人不过是在这场虚构里上演各自的悲欢离合、成败得失、爱恨情仇,一边痛苦,一边狂欢。在千万亿个有月的深夜,那些盼归、想家、望乡、念伊人的文字,是疼痛的更是温暖的,是绝望的更是希望的,是枯瘦如柴的更是丰盈自我的。

从天地初开一直就在的亘古绵长的月光,不过是各人打开自己的神秘宝盒,而后就地铺开一个人的家国,一个人的村落,一个人的祭台,一个人的瞭望,一个人的追铺,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独木舟。

人,总是在日光那边很混沌,在月光这边很纯粹。

一些真实,只有在夜晚才能打开,就像一些深情,只有在月色里才能看见。夜越深,月色越清远,人越透明,如同淘洗过的内心,坦荡而深邃隐秘。哪怕第二天再见面时,各人仍然仪态整齐,像是没有过昨天月光的洗礼。

月光下,孤独大如累卵,独醉,无言。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The immigront》(归去),演奏者Joanie madden(琼妮·玫登)。出自专辑《A Whistle on the Wind》(风之呢喃)。


 


  评论这张
 
阅读(2935)|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