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2017-01-09 22:24:22|  分类: 仰望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201717日拍摄于雨中小区,下图皆


1.

长途飞行空中的深夜,在机舱的最后一排,有一种无法言传的美好。

与世隔绝的空间里,灯都关了,白天的喧嚣都一一隐遁在不太黑的暗夜里了。飞机悬在辽阔高空的那种虚幻,以及虚幻裹挟着的淡淡飘忽不定,若有若无的担心,也都稀释在模糊的夜色里了。

靠窗的座位,膝上是装帧设计极简的《生命与记忆:柏格森书信选》,是柏格森写给亲朋好友的19封信,经济日报社2001年版。暖黄的阅读灯呈圆柱状照着它陈旧的书页,就像花瓶中的向日葵,照着深夜绘画的梵高,在暗夜里铺出一地金色,柔和又峥嵘。

如果把阅读和文学批评作为对另一个心灵的探问,在无声中和他碰撞、对话、交流,书信日记一定是最佳的文本。年少时读过的著名书信集,《奥威尔书信集》、《李希霍芬男爵书信集》、《穆佐书简》、《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往来书简》、《海明威书信集》、《乔伊斯书信集》、《夏洛蒂勃朗特书信》、《马拉美与莫里索书信集》、《里尔克书信集》、《卡夫卡书信日记选》,跟着我一路辗转,多次搬迁,一直深藏在书橱深处。

柔韧绵长的书信都是上等的散文。

一想到在往昔那些漫长岁月里,雨夜,飘雪的下午,狂风的黄昏,写信的人在异乡,在驿站,在战场,在狱中,就着黯淡的烛光、油灯、炉火、战火,一笔一划在竹简上、丝帛上、羊皮纸上、宣纸上甚至是手绢上,写着思念、牵挂、问讯、叮嘱。 然后一丝不苟地火漆封印,摸了又摸,又再三看了封口,然后慎重交给邮差,随飞骑或马车绝尘而去。

信在路上,有风沙侵袭,有雨珠飘落,有小船晃着,有牛羊吃草低头间瞄着,三两个骑士跟在车后护着。三月后,或更久的时间,蓬头垢面却面带微笑的邮差叩响了某个木门,一个女子从打开的窗口探出身来,先倾听,后凝视,在狂奔下楼,开门,对着送信的人千恩万谢,颤抖着手指拆开火漆封口,悲欣交集地泪流,心就会瞬间暖得亮起来。 

忽记起曾收到一友人来信,加在一起也是19封,皆毛笔宣纸,其中也有火漆封口,就觉得有些恍惚,有些怅惘——“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诧异自己是否是活在当下的世俗里,几小时前刚从雾霾沉沉的机场飞到这个万米高空。

 

2.

偶尔也会从书页中走出来,四下里悄然一巡。

各种或轻或重的鼾声,呼吸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站起来看一眼前面,机舱里所有人都似乎睡了,或者正迷蒙在睡去的摇摆上。只有我还像个守夜人,孤独却温暖地守着机舱外的星光,白天的太阳,太阳下的咖啡馆,路边的遮阳伞,和我一起出行的人,遥远国内那些在心里落了款烙了印的人,以及诸多使我产生甜蜜的东西。就这样,飘飘悠悠的,缓缓驶入一块安然的青草湖,或者森林地。

知道机舱外的头顶,是星空,是浩瀚无垠。脚下,是云层,是大地。有无数的生命,甚至星系,在这个飞行的暗夜里死去,或诞生,悄然无息,如同雪落于水。

喜欢这样的深夜一个人在,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喝茶,一个人写字,一个人听秒针滴滴答答在耳边走过。偶尔,也会在这样的时候收到一两个同样喜欢熬夜好友从微信发来的问候,推荐的文章,读书发现的三两行动心的句子。只是三言两语,便各自道安:快睡去!

最好的我就在这样的暗夜里寂然行走,就像我最默契的人也常在暗夜里行走。

而最好的人与人之间的状态不是相爱,而是“共生”。不惊扰彼此的世界,只在灵魂深处同行;不妨碍彼此的生活,只在精神领域共鸣。

能够经年的“共生”之后淡然而行,围绕那座曾经一起走过的老城挖一条环形的河,把互温互暖化作几缕柔韧的水草,在风起的时候在河里油油地飘,就是靠着一炉恒火越冬了。

 

3.

隔着过道,看到同一排的那个老人也睡着了。眼袋低垂,鼓鼓地凸现在毫无生气的脸上。

想起他白天里几次说起退休前如何如何有面子,如何如何有能力,如何如何一呼百应。就那么声音很大地说着,洋洋得意。

有位子的人,退休之后更易见其精神的有无。因为位子没了,位子带来的威风一点点减弱以至于无,气势就没了,一切附加的光晕没了,只剩下无风无骨老人的本色——目光浑浊,怪异执拗,或沉迷怀旧,或软弱伤感。如果没有一点内在定力作支撑,就会颓然而败,如废弃的砖瓦结构旧厂房,墙歪檐斜,窗破椽损,门前阶下长满了荒草,就等着一场暴风雪来把自己收了去。

昏昏欲睡的老人,睡着的老人,去掉了最后一点掩饰,愈发显老。

何必要求自己长生不老?真正的活着,就是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动静行止及远近事物存在的意义。

但绝大多数人都是有时肉身分离,有时精神幻灭,自少年时就不知不觉地殊途同归——半颓残垣,风烛残年。

一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次第经历着三个阶段:重要,重要过,不重要。我们在别人的生命里,也一样:重要,重要过,不重要。

相知,是一个人通向另一个人内心的地图。但蓦然回首,有人在灯火阑珊处,有人在灰飞烟灭处。就像有人死在大学里,有人死在婚姻里,有人死在退休里。

 

4.

心无旁骛地专注读书、默想,就是铁了心的安然,好比包裹里有个春天,一经打开,它就会跳出来。

在电脑上敲出那夜飞行中随手记录文字的此刻,书房空调的声音轻微而安。

窗外,细雨。

明天,预报说明天依然有雨,气温比今天更低。

可我知道,凄冷黑暗的夜空上,有月光。虽然看不见,它也该快圆了。月亮的对面,是太阳,也正渐行渐近,春天不远了。

无论人怎样深爱月光,当清晨的太阳跃出东方,照耀在草尖上,身体里总能拱出一支支梵高的向日葵。

也想在这飞行高空的深夜,在阅读灯的光柱下写一份信,但起笔问安,落笔无言。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静静地,待明天,长逢日色,雪花扑衣。


2.不惊扰彼此的世界,只在灵魂深处同行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3.不妨碍彼此的生活,只在精神领域共鸣。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4.起笔问安,落笔无言。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5.心无旁骛地专注读书、默想,就是铁了心的安然。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6.悄然无息,如同雪落于水。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7.静静地,待明天,长逢日色,雪花扑衣。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 凌万顷之茫然 - 驾一叶之扁舟的博客
 
 

注:本篇背景音乐来自虾米音乐,常石磊《问道》。

  评论这张
 
阅读(3270)|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